"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日, 12月 25, 2005

[CF] 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 !



給今年還沒有頑皮一下的人: 假期愉快!

上個禮拜在高雄火車站巧遇可能是大學四年影響我最深的教授-芭芭拉奶奶。她正好要去買票,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看到我理個一頭的小平頭,驚訝的說不出來。連忙拿出手機幫我拍一張說要帶回系上給其他人看。讀一所"排名不怎麼前面"的私立大學外文系還是有好處的,至少系上的五六個教授我都蠻熟的。大概都有一起吃過飯、聊過天,在他們面前提到Leon至少都會有印象是哪顆羅蔔頭。


芭芭拉的專門是語言學,大一的時候她教我們Teaching Approach (中文翻譯好像是教學法之類的),課本是用純英文的原文書,一個美國的奶奶教這門那麼硬的課對 Freshmen 的我們來說真的蠻alien的。紛紛在第一堂的下課(點完名之後)翹課,上課同學幾乎都在竊竊私語、低頭苦幹,奶奶要不時的叫我們"Quiet, quiet!" ....我們上課都在混,想當然爾期中考的成績也是慘兮兮。結果逼不得已她實施殺手鑭- 劃定考試範圍、上課點下課點兩次名。當時的印象就是- 這個老奶奶好嚴肅! 在不要跟自己的分數過意不去的大原則下,我低空飛過她的教學法。


後來才知道她是語言學教授,她的專長是教學法與社會語言學。大二的時候我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系上開的課少的可憐)選了她的美國研究,當然在這門課程也是睡成一片。在眾人皆睡我獨醒之中,很自然的我又變成上課專門回答問題的乖小孩,於是被她記起來了"Leon, Leon" 我很快變成她的助教,幫她點名、幫大家收課本費用,同學都會問考試範圍或是作業的問題。記得那時播放影片"The Last Mohican"(中譯: 大地英豪)沒有中文的subtitle ,依照當時大家的聽力程度,配合上關燈關窗簾,又是風行草偃(風一吹過,草倒成一片)。其實影片不錯,也很符合America Study 裡英軍在美州殖民地跟印地安人作戰的情節,只是教授似乎高估我們的英語聽力的程度了。


後來一直沒有機會上她的課,芭芭拉的課不是開的很硬(XXX語言學)就是開課人數不足,被系上cancel掉了。大四在一次偶然的情況下,得知她徵助教,於是正覺得缺少英語會話機會又缺錢的我自告奮勇跑去應徵。她那時正好要幫精英會的同學準備教材,我於是跑了圖書館找遍了所有的原文雜誌(Economist, Newsweek, Fortune, Reader's Digest...)把她設定要找的題目全部copy下來,在一堆堆過期的英文雜誌找不到一篇適合的教材有時候還會緊張到胃痛(She's taugh after all)比較起來,幫她發發信、同步翻譯中文信件->英文,搞定mail的亂碼問題實在不算什麼。那段時間也養成我泡圖書館的好習慣,現在我很自然的成為Newsweek的忠實讀者。


「Barbara, they can't read this sort of articles, it's too hard for them!」我說。
「They are elite, right? then they are supposed to understand this」芭芭拉笑著說。

那時候想想也蠻諷刺的,我在圖書館找的是連外文系本科學生都不會碰的原文雜誌,而這些都是我沒有資格參加的精英會的教材。讓人實在忍不住懷疑精英會成立的目的(據校長說,這些是為了培養接待外賓的人才)可是我沒有參加精英會還是到機場接待德國姊妹校的交換學生,還當導遊跑去帶團了一個禮拜(公假喔)


提外話歸提外話,真的蠻想念那些老朋友。尤其是跟很多的外國人交了朋友後,有一些文化上的misunderstanding 真的變成微不足道。今年我寫了一堆賀卡,有給波士頓的James, 還有應用外文系上的那群教授,希望他們在台灣的聖誕節過得不孤單。

星期日, 12月 18, 2005

Mattew and Constantine



"I'm Constantine, John Constantine, you ASSHOLE!"

艾莉絲很喜歡看Keanu Reeves 演的電影,像是漫步在雲端母體(Matrix) 三部曲,Keanu 當然也是帥到沒話說,所以我們去華納看康斯坦丁幾乎是沒有什麼爭議。走出戲院,我對劇中基諾賤賤的表現實在是佩服得五體投地。康斯坦丁劇情緊湊、特效逼真、對白幽默,還有跟基諾跟瑞邱懷茲間在劇中若有似無的曖昧場景掌握真的很好。等到DVD ON SALE 我馬上買了一份回家跟老弟複習一遍。

就中文的譯名而言,驅魔神探-掌握的比較傾向自由發揮,英文並沒有"神探"這些字眼。等到搜尋G大神才發現這部電影是改編自漫畫,原來Hell Blazer還有demon-slayer的副標題。甚至連電影的最後一幕跟漫畫都有不可思議的巧合。



最近看聖經新約馬太福音裡,猛地想起康斯坦丁在懇求加百利延長他的生命(an extension)的那一幕, (加百利幾乎是以憐憫的眼神望著康斯坦丁) 聖經是這樣說的
"Not everyone who says to me, ' Lord Lord,' will enter ther kingdom of heaven, but only he who does the will of my Father who is in heaven." Many will say to me on that day, 'Lord, Lord, did we not prophesy in your name, and in your name drive out demons and perform many miracles?' Then I will tell them plainly, ' I never knew you. Away from me, you evildoers!'
- MATTHEW 7:21
凡稱呼我主阿,主阿的人不能都進天國,唯獨遵行我父旨意的才能進去。當那日,並有許多人對我說:主阿,主阿,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 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 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做惡的人,離開我而去吧!
馬太福音 七章二十一節
所以經上都記載了,康斯坦丁趕了再多的鬼、行許多的異能,他也不能進天堂(The Kingdom of Heaven)。(誰叫劇中設定他禱告不夠多)直到撒旦跟他交易,康斯坦丁選擇自我犧牲(sacrifice) 把自己當成活祭換枉死的Isabel 回來, (案: sacrifice 在英文中含有祭品之義),於是他蒙主寵召了。
閱讀聖經真的可以得到英文很多有趣的來由與典故。例如馬太福音中提到這麼一段
"All the nations will be gathered before him, and he will separate the people one from another as a shepherd separates the sheep from the goats. He will put the sheep on his right and the goats on his left."
- MATTHW 26-5
萬民都要聚集在他的面前。他要把他們分別出來, 好像牧羊的分別綿羊山羊一樣。把綿羊安置在右邊,山羊在左邊。
-馬太福音 26章5節
如果手邊有一本英文字典的話,查閱Sheep 的用法,這就是英文中分辨善人與惡人 (Tell the sheep from the goats) 用法的由來。.... 我們下禮拜見(笑)

星期一, 11月 28, 2005

Goden Legend



回到家裡一種不舒服的厭惡感就會浮上心頭 ,那種感覺讓我大學四年一千四百個日子回家的次數可能手指攤開來就可以數得完。 原因不外有它,就是我最親最親的弟弟。

我小弟差我六歲,生為他大哥的我有時後真的會對他沒輒。我跟愛莉絲比起來算是非常不愛乾淨的那一種,東西使用完畢愛亂放、對空間物品收納苦手。可是對於我小弟,---我強者弟弟來說,這根本不算什麼。

穿過的襪子可以丟在床下,吃完的碗筷可以放在桌上、喝過的飲料罐可以隨地亂擺,....進入房間裡就有一股酸酸的怪味,滿地都是煙蒂、用完瓦斯的打火機、過期書皮發霉的漫畫周刊。沒喝完的綠茶擺著讓它變成深褐色....用目測法統計襪子的數量應該超過十雙,可回收的碗、茶杯應該有兩組以上,有一次過年大掃除還從他的抽屜裡搜出一碗又像是乾掉的麵又有乾掉的蛆的不明物體。(我想CSI小組看了也會為之側然) 當然,這麼多豐富的食物自然引來為數可觀的小強、安特(ant)、莫斯基多(Mosquito)在深夜開party. 甚者越界到我的房間來漫步。 有時候忍不住想黃金傳奇的日本收垃圾節目如果有台灣版,我弟弟應該報名參加,真的!


最要命的是老弟把這種好習慣也帶來我的房間,於是所經之處無不留下吃過的餐盤碗筷、滿是煙蒂的煙灰缸、老爸加油送的礦泉水瓶、飲料罐plus吸管套.....我這次從部隊裡回來,第二天就開始整理我的房間,花了兩個多小時,拿著掃把用力把桌下的一堆像是在嘲笑我的煙蒂用力清掉,使用抹布擦拭桌面乾淨,總計清理出二十餘個空的保特瓶、五小袋不可回收的一般垃圾。

你可能會想,為什麼要幫弟弟擦屁股? 自己的垃圾難道不會自己清嗎?

老爸跟我已經為了這件事情傷透了腦筋,磨破嘴皮、好話都說盡了,弟每次都以好啦好啦、會啦會啦兼噘一副賽臉帶過。罵也罵了,老爸也指派過我「協助掃蕩」,但是老弟總以「內政問題」禁止外力介入。就算清了,不到一個月還是回復原樣。


佔掉1/2床位的垃圾桶,左邊小小一塊的是棉被and睡覺的地方。

長兄如父,記得還小的時候,爸媽外出工作都是我照顧著弟弟,哄他吃飯、洗澡等,對著凡事以我為榜樣、從小就愛纏著我的弟弟,生氣也不是、講道理也沒用,慢慢的有一種深深的無奈感。爾後轉變成了自我嘲諷,形容我弟的房間是"生人勿近" 、"養香菇" (真的有長出來過) 。

國中基本教材"習慣說"作者劉蓉的父親曾對他說過:「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國家為?」(一個房間也整理不好,怎麼能夠治理天下國家呢?) 衷心希望老弟他有一天會明白這個道理。

星期六, 11月 12, 2005

[Rabbit On] 草莓大頭兵日記(一 )

寫在前面的話: 其實這次放假只有很有限的時間,三天的假期扣掉搭車的時間大概只有兩天半,我希望下個禮拜的五天假期(11/20)的時間能夠多寫一些部隊裡的趣事:D


10月25日 Day of Defeat


今天一大早到了苗栗火車站集合,看到一群理著平頭年輕人提著包包在門口徘徊,遇到兩個高中同學,一問大家都是要去台南。稍後市長邱柄坤來餞行後,我們搭乘莒光下到了台南龍田,再轉乘巴士進了新中營區。一路上有說有笑不像要去當兵,反倒是有點像觀光團。

經過大門荷槍實彈的衛兵崗哨就那麼有點像部隊的感覺,遊覽車停下來是像網路上提到的樹木林蔭的區塊,我們苗栗集合的同梯次兵約莫30餘人,跟著大夥兒集合成一個連,一問有從台北、桃園、新竹、....到彰化,甚至也有花東地區等的同袍。 帶領我們的教育班長們非常的兇,套量衣服(其實根本沒有量、直接丟給你)的時候如果自己挑一套,他還會冷冷的回一句:「有叫你拿是不是」

中午煮了一鍋完全沒有調味的清湯麵,裡面放了幾片青菜還有些許香菇,大家輪流去打來吃,可能是餓壞了,整連的人都吃的津津有味,有人還打了三四碗。第一天大致上都在拿衣服、鞋子、填寫基本資料中渡過。分配完學號後就是傳說中的「洗澡」。我們的教育班長很喜歡新兵動作快、而且安靜、集合整齊,所以洗澡時幾乎沒有什麼時間慢慢的洗,一開始大夥兒對裸體這檔事還扭扭捏捏的,但是在班長的斥喝聲中,顧不得羞恥,而後終於「迥然吾亦見真吾」只見兩三個人擠一方小隔間,抹肥皂、沖水、整個浴室好漢們都"繳械"了。

第一天的九點四十分,部隊回到寢室,當躺在床上,回想起一天的忙碌,赫然想起今天是光復節。班長命令我們關燈後要整齊的說「連長晚安、連上長官晚安、各位弟兄晚安、晚安」未乾的頭髮、身體,遠方傳來熄燈號,然後播放費玉清的晚安,眨著睡不著的大眼睛,很奇妙的感覺,...這就是當兵嗎?

10月26日 Training Day


一大早就在班長的喝斥聲中起床,急急忙忙的拿著盥洗用具在連集合場集合,然後開始洗臉刷牙,隨著教育班長的"愛心感化"下,規定越來越多,鞋子的擺放、衣服、棉被、蚊帳的摺法,....你想得到的都有其Regulation,(就連牙膏牙刷在臉盆的方向都有統一規定,我自暴自棄的想哪天乾脆統一上廁所要"左手持槍"還是右手好了) 另外一件很沒效率的是做任何事情前都要集合。上廁所要集合、吃飯要集合、睡覺要集合,.... 集合有什麼大不了? 簡單的說,一個連大概有160左右的兵,如果沒辦法體會,試著想像國小國中要朝會就知道了,人數要乘上四倍,但是整隊的時間要少上兩倍,這就是集合。 集合有多浪費時間? 可想而知。

班頭(每班第一員)清點人數,排面班報數... 有人放炮(動作不一致)就是重來,口令一直下,累的卻是我們這些新兵。休息的時間並不會因此增多。吃飯時還要拿著餐盤碗筷大聲喊「親、愛、精、誠」「服從!」等答數。班長們不滿意又會開始咭咭咭...(咭咭叫)說做不好我們可以重來,我們時間還有很多,練習到好為止等bullshit。這不禁讓我想起教我家的小白時也是拿著骨頭一直訓練它坐下、坐下,...剎那間覺得角色好像對調了。

下午理完頭髮後穿上聳到扣八的體育服裝短褲,換上白色膠鞋,摸著十年前國中規定的和尚頭,看著斑白、長滿壁癌的宿舍外牆,真的有坐牢的感覺。鄰兵還挖苦說:「囚犯都還可以打籃球」我想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某個來演講的長官說了一句我覺得可以表框貼在中山室裡萬古流芳的名言:

「誰叫你菜?」

在階級主義至上的部隊裡,平常在學校裡一兩顆梅花學生不太愛鳥的教官到部隊裡都是管理五六百人的大咖,我們卻是連最小的二兵都不如的新兵,low到不行。

0800-534995 (令盃營營,我申訴,救救我!) 這支電話不知不覺在長官的玩笑中記了下來,根據廁所的壁畫記載,有一個機車的S班長被申訴到了伙房,但坦白說現階段用到的機會不大。(休息時間連上廁所都要排隊了,哪有空打電話呢?)


10月27日 So It Begins.


今天是傳說中的"適應期"的最後一天,據信也是阿兵哥們最想過的一天,因為禮拜四是不出操、沒有室外課的莒光日。主要的任務是在狹小、悶熱不通風的中山室裡觀看洗腦的「莒光園地」,然後寫官樣軍旅日誌。(批評長官的人通通被輔導長約談了)

下午營長召見四個連的新兵,營長是個好好先生,(至少表面上是如此)宣導志願役士兵等,新兵注意事項。還特別叮嚀我們不要逃兵,他說遇過一個很誇張的案例,一個役男一直逃,然後又被抓回來軍法審判,一直增加役期,當營長跟他面談的時候,他這次保證不逃了,營長很好奇的問他原因,他老兄很低聲的咕噥:


「我兒子在隔壁連啦! 見面都不知道要叫學長還是爸爸.....」


中山室裡還有大幅的字寫著「平安退伍掌聲起、逃亡役期永無期」等恐嚇字樣。其實現在操兵要求體能並不像從前那般嚴苛了,班長還怕你中暑暈倒,集合時還不時命令喝水,確實填寫飲水紀錄,每天還要檢查。如果體能訓練跟不上隊伍,還可以停下來休息。除了會咭咭叫很吵外,現在的輔導班長其實不太像報告班長演的那樣有權利體罰新兵。

打個比方,營長就像疼孫子的爺爺,連長就像不管事情的爸爸,任由哥哥來"管教"我們,爸爸看到哥哥在訓示弟弟,還會加入一起雙手連彈(吱吱吱~)。把「不要當第一個,更不要當最後一個」奉之為圭臬大致上就可以逃過哥哥們的關愛。

To Be Continued....

星期六, 10月 22, 2005

[Here We Go!]在晴朗的一天出發



最近住家的對面動作頻繁,原本以為是鐵工廠的大倉庫改建,起初還不已為意,結果後來才發現是家7-Eleven。大動作的翻修, 不出一個月我家對面就多了一顆在夜裡閃閃發光的紅綠大電燈泡。 (晚上我們家照明靠對面就夠了)

要吃宵夜或是影印都很方便,老弟還笑著說要應徵工讀生,履歷表上面住址欄只要寫著"對面"就可以了。

公館真是奇妙的地方,小小的一塊地人口不及苗栗市,卻有三家200坪大型的超市比鄰而居。還有統一、萊爾富,7-Eleven 這是第二家了。(150坪超大的空間應該是苗栗第一大了)不止如此,還有小型的雜貨店雜然而處,商店的密度之高,不禁叫人懷疑到底消費的人口在哪裡?

照下這張照片也準備收心去當大頭兵嚕。

算算從畢業開始,七月、八月、九月、十月... 放了兩個暑假,等了快要半年,花了萬把塊準備考試->落榜,終於時間的齒輪又開始動起來了。我跟老爸說,爸,四年都在外地讀書,今年我陪您最久。老爸默然。

台南新中,報到訓練地點,遙遠又熟悉的名字。

不知道我深愛的人事物下次回來會變成什麼模樣呢?

星期六, 10月 15, 2005

[KO] 盜壘刺殺



「You hear me, ... you hear me... you gotta PUSH IT! PUSH IT」


當我十一號早上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手機傳來一通電話,打開來一看,Well, 從台北打來的02電話。接起來另外一端是說考選部,當下立刻醒了80%。

「喂,是XXX嗎? 這邊是特種考試司」
「是,我是,請問有什麼事情嗎?」我很緊張的問,心裡想大概是通知提醒我15號要去面試吧。

你體檢沒有過,口試不用來嘍」一個不帶著感情的口吻的女生這樣說著。

我這時候百分之百醒了,幾乎是從床上跳了起來,「怎麼會?」幾乎是快崩潰,抓著頭髮問說:「哪個沒有過?」「嗯,航空醫務中心檢查的,我們只是負責通知」噢..............我瞠目結舌的甚至不知道怎麼掛了電話。一定是(應該是)那次該死的遲到,結果集中力不夠,分心了吧。

接完電話很難過,第一時間通知家人準備衛生紙,改MSN暱稱,唉。
煮熟的鴨子飛了,然後就是安慰啦、跟對我寄予厚望的親友們解釋。老爸聽完我的裝況後勉勵我要專心,然後........ 天殺的鬼知道做幾個性向量表會沒過? 我心裡忍不住激動地想。

考完這場考試(車馬費+住宿費),我窮到快被鬼抓走了。這個節骨眼竟然給我出ㄘㄟˊ,網路上的民航特考體驗完全沒提到這檔事阿?!煮熟的鴨子飛了 ,本想當兵前搞個公務人員資格(飛航管制),悠悠哉哉的去從軍(空軍),然後出來的月薪不到一年就可以還清助學貸款了。沒想到.....
真是計畫趕不上變化,變化趕不上臨時的一通電話。

後來冷靜後仔細想想。I Got Nothing to Lose. 這次考試真的算起來唸書的時間大概不到一個月。不到一個月的K書時間,要準備民用航空法,航空氣象學電子計算機概論等等完全沒有學過或學過忘得差不多的科目(且是申論題),另外還有國文、憲法等不是很拿手的學科,特別是電子計算機概論只有考16分(我的平均有63)。完全是靠三科英文(英文、英文聽力、英文口試)拉分,這樣考進去也很危險(考進去要受訓)。

老媽的一個十職等同事說,如果你是考官,有兩個考生,一個服完役,一個還沒當兵,妳會選哪個通過?

這樣想想就平衡了一點,如果準備了二十天的考試就給我考上了,坦白也沒什麼成就感(Orz)
非得要點戲劇感、辛苦的汗水等才能顯得有價值。明年的七月準備外交領事特考吧!真的考不上再來一次航空特考嚕XD

星期四, 10月 06, 2005

[Rabbit On] 美國教育展(一)

北德州大學


四號當天我大概搭十二點的左右的莒光到台中,再轉市內公車到了長榮桂冠。這是第二次來,還是有點不習慣有人穿制服幫你開門(沒有小費給啦)
發現來得有點早了,四處逛逛結果看到一群制服很可愛的高中女生,後來一問才知道是私立新民高中。看到展場負責人招呼他們佈置會場,我大概心中有個底了(這些應該是義工)果不其然,稍後他們就一個個穿上義工的藍色背心。



制服很好看的新民高中,牆壁上貼的是跟春季展一模一樣的海報



其實義工的背心比起翻譯(payed)的要好看。我簽到領取黃色醜不拉雞的背心後真的不太想穿上去(不搭配黑色的西裝)。掛上識別証後,才發現自己忘了影印身分証,四處找找發現了可疑的飯店服務生。猛地的回想起秘書實務課的教授告誡我們飯店裡頭的東西都比外面貴N倍,在很小心地確認價格後,把我的身分証拜託他們影印。結果一傳十、十傳百,大家都跟服務生要求影印身分証,一樓負責的櫃檯小姐不堪其擾,於是下來問我們還有誰的証件還沒影印。然後就是工讀生&講習,負責的老師開始交代一些非常瑣碎如工讀生不能走出攤位發傳單、中途離席要跟學校代表商量、上廁所要舉手跟老師說噢....等好像很重要但是又不是那麼重要的常識暨注意事項。尤其負責的小姐拿的那本小冊子不停的前後翻頁讓我想起學展前網路上人人都可以下載的工讀生守則。



有點冗長的規則說明,圖中穿黃色背心是翻譯,藍色是義工。



OK, SHOW TIME!

時間大概約下午四點,翻譯跟義工們開始魚貫入場,慢慢的找自己的攤位,抬頭看會場的招牌發現很多來自CA (California),我負責的學校是加州州立大學(Califonia State University) 。「該不會學校的代表就是華人吧」我心想。在美國加州,海關看到你是華人都會用中文對你說:「你好嗎?」聽過最扯的事是有朋友在加州考駕照,路考第二次,結果那位戴著墨鏡考官略過"PASS"的印章,正當他心裡想可能要考第三次時,考官拿起一個印章用力蓋下去,定睛一看,上面大大的印著"合格"這兩個字。在美國的官方文件上印著中文真是前所未聞的事情,他老兄拿回家裡老媽都認為他想考駕照想瘋了,自己刻印章來蓋。



結果到了攤位一看,中國面孔的中年女子正在整理DM,心想: 「不會吧」然後跟她打招呼「HI」。她留著一頭短髮,非常的有精神回答「你好」我當場頭暈了一下,看來今天晚上沒我的事情了。(我是來翻譯翻譯翻譯的阿~)後來跟他簡短的交談幾句,她約莫20年前是台灣人,後來歸化成美國國籍,現在是招生部門的Assistant Director. 講的中文還捲舌,我沒有問,但是我猜可能是外省家庭。Voila 跟她聊了一陣子,提到我上次負責翻譯的費雪商學院(Fisher College)我說我想去看看這次James有沒有來,因為上次高雄展來參觀的人還蠻少的,我跟招生部門的副主任James還 chat了一個晚上云云。她睜大眼睛:「你說那個光頭阿」呃.... 我忍住笑說是阿「他今年有來阿」是嗎? 因為上次跟他聊天,他說這次會派手下來。我急急忙忙跑到他們攤位找人,結果只有穿黃色的工讀生在枯等。




果然人還沒來,我還提了一大包的Souvenir,草莓酥、草梅巧克力等等,大湖名產(上面還印著Farmer's Association, Dahu) ,於是拿起像雞東拍拍西拍拍,各個學校的Banner都很有特色,Johnson& Wales University 還有印中文的說明。


(To be continued...)

星期三, 10月 05, 2005

[Rabbit On]美國教育秋季展(貳)

水牛城(NY)的招生管理辦公室主任&翻譯,他是台灣人



忙著忙著人開始多起來了,本來還想代表會說中文,我不用翻譯在旁邊涼就可以了。想的太美好了,因為他說中文,所以忙不過來時我也要幫忙回答一些他回答過問題,如University State California 在哪裡? 學生人數大概多少? 有沒有提供博士學位? 條件式入學是什麼東東? 之類的,(在洛杉磯以東,約一個小時車程,學生數大概一萬兩千人左右,州立大學沒有提供博士學位,條件入學是GMAT還有大學成績達到標準,附財力證明等等只缺托福成績,可以到美國的校區念語言學校再考)至於學校有沒有某某科系,某某科系有沒有開什麼什麼課程、哪些學分可以抵掉這些問題就得問她了。

這時候我犯了一個錯誤,有一位同學問有沒有開Language School,我並不太清楚,於是介紹他到Boston 的費雪(我知道他們有開),這時代表很嚴肅的告訴我不能這樣。她說: 「如果沒有指定學校,你可以介紹Fisher,但是他問的是我們學校,如果我們沒有,你要介紹到我們的姊妹校」原來還有競爭這個,我心想。主辦的 AIEF (American International Educat-

ion Fundment) 倒是沒有說這點,我心裡小滴咕了一下,後來慢慢的我開始也接手更多她的業務,如查詢開課項目、申請條件、申請日期等。有時候一個問題可以衍生出很多相關的問題,如Nursing 需不需要GMAT? 那研究所有開嗎? 需要工作經驗嗎? 大學非相關科系可以申請嗎? 申請截止日期是什麼時候 ?

突然跑過來我們的攤位的Sharon,我也被嚇了一大跳..."Who,...Who are you?"

我能回答的也只有概括性的問題(我只是個翻譯阿XD) 像這類的問題也只仰賴專業的負責女士Cynthia回答了。於是看她翻翻課程表,回答「噢,我們沒有Engineering 但是姊妹校有開,我帶你去...」滿場跑,看她好忙。來問問題的人也是龍蛇雜處,有些是已經文件齊全、已經申請完畢只等學校代表蓋章,也有學生家長不知道要問什麼,要拿什麼,於是來問代表很"很籠統的問題(General questions)"。 我遇到兩個令我印象深刻的人,一個是說話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學生,另一個則是無禮的家長。

有兩三個看起來像是高中生的小女生跑來問說請問這個有開什麼什麼系嗎? Cynthia問說是誰要申請的呢? 一個看起來一臉迷糊樣的小女生說,我在美國高中唸,加州的大學收(我)嗎? Cynthia一臉不理解的問我她說什麼? 我說,她的意思是別的州學生可以去唸我們的大學嗎?

那位一臉稚氣的小女生扭扭捏捏又問了兩三個"需要我翻譯"的問題,如: 你們的資料國際學生是嗎? / 外面賣的書留學資料是給國際學生嗎? 等等

從她後來問的問題,我直接問她你是不是在美國高中唸然後休學? 她說是。Cynthia也被她那種無頭緒的問法有點激怒了,她說: 如果我在美國,我一定會罵妳。我看過非常有錢的學生轉學過三四個學校,遍及好幾個州,一定不學好,來申請我當場就會reject。妳去找commu (社區大學),這是為你好。

要結束時,幾乎看到人就狂拍啦XD


還有一位台客樣的家長,披頭就問一個非常沒家教的問題,連我差點都動怒了。他來我們攤位看了看我們的學校名,說: 這是UCLA嗎? (University of Los angels ) 我回答不是,那是私立學校,我們是State 州立。他竟然說: 好像不太有名.... 都沒有中文翻譯... 沒聽過。我們的代表Cynthia 不慍不火的說: San Bernardio 是取自於詩,無法翻譯,我們San Bernardio 已經有四十年歷史了,很多科系在美國排行前幾名。然後那個家長又看了看我們攤位,說: 資料怎麼都沒有中文的?

我好氣又好笑,說: 要去美國唸書當然要看英文資料阿! Cynthia不太想理他,他又問了幾個如: 我們有幾個校區啦、怎麼每個科系有沒有考GMAT都不一樣、不能一次申請全部校區嗎.... 等等像是抱怨的問題。(我很高興他還知道有GMAT這個考試) 然後手中拿著一大疊來當作紀念品的入學資料,慢慢消失在會場的人群裡。

忙著忙著到了六點,去吃個飯回來後時間就過的比較快了,我還跟攤位負責的義工妹妹Penny聊起來,她是親民高中外語系的,非常非常的Shy。似乎不太敢說英文,也不敢跟Cynthia 說話。偶爾跟隔壁攤位的University of Art 的攤位的同學Tracy 講幾句話。我抽個空跑去Fisher College的位置找到James ,把那一大包Souvenir給他,還調侃他 「今年在比較好的位置嘛」「人好像有比較多喔」「請問有提供MRS 學位嗎?」(註一)

然後約在學展後去喝杯小酒,吃個宵夜什麼之類的。

(註)美國校園裡很多女生會註冊一個學位,然後藉機會接近男碩士或博士,有機會就嫁做人婦,我們通常戲稱為MRS (Mrs.) Degree

頭很亮的James, 想必工作壓力很大


經過兩個小時的工作,很元氣的Cynthia也有點累了,直說:「呼,好累好累,趕快結束去逛逢甲夜市」我是喉嚨有點沙啞,整個晚上都在回答重複的問題,真希望AIEF在每個攤位有設立觸碰式螢幕,來參觀的人可以按一下"嗶~!" 就可以得到解答。

八點五十分左右我們就開始拿Souvenir,印有學校名的紀念筆、精美的學校簡介、小傳單等等,都搜括一空,好像Cynthia還要去新加坡,所以我沒有拿太多簡介,不過我問了一個長久以來困惑我的問題:"聽說公立大學跟私立大學在國外的計算方式不一樣,是嗎?" 她說: "並沒有" "也就是台大的成績八十分跟沒有名氣的私立學校八十分是同樣的囉?" "是的""那這樣不是很不公平嗎"我接著問。 "她們自有一套計算的方式不會讓學生吃虧"Cynthia笑著回答。


後來就是大合照,跟一群小女生照相,還有互留E-mail之類的,感覺自己又像回到高中(笑) 等學展結束,簽退後跟James去附近的炭烤店吃了宵夜,聊一聊最近發生的事情、他給我看小孩的照片、說說最近的趣事、在台灣的市場,話題很廣。從卡翠那颱風到This Land像是唐氏症兒的布希等,我跟他說了關於我考過了ATC第一試,要去當兵、現在在駕訓班給教練盯,不去駕訓班他又不會讓你考過(他聳聳肩說美國也是這樣,女生只要對豬哥男考官眨眨眼睛送送秋波就過關了)。我們邊聊天邊灌海尼根,聊的高興時忘了關小火,也吃了不少致癌物。別離時互道珍重,希望明年能看到他。(James的聲音很像DJ,跟他聊過天都會不由自主的被他穩重的聲音吸引,春季展跟他聊的時候,他聽我說話不時微笑插話說: Exactly, Exactly...Right... 我偷偷叫他Mr.Exactly)

每年的美國教育展都可以遇到不同的人、不同的學校,跟這些來自地球另外一端的大人物工作、聊天,變成朋友真的是很有趣的一件事,這些不是酬勞多少可以衡量的,也是吸引我一次又一次來當翻譯的原因。

(全文完)

星期六, 10月 01, 2005

[Rabbit On]美國教育秋季展預告




美國教育基金會每年定期舉辦的秋季教育展,又要到台灣和大家見面了!今年的台北展展期為十月一號、二號在福華大飯店舉行,高雄展即將於十月三日星期一下午四點到晚上九點在漢來飯店舉行,台中展即將於十月四日(星期二)下午四點到晚上九點在台中長榮桂冠酒店舉行,小弟Leon今年是第二次參加展場翻譯,歡迎各位來捧場喲!

強力推薦來展場跟學校代表聊天、拿精美的美國地圖、聽聽新托福演講等等,對增進英文能力、取得第一手的留學資訊等非常實用喔!




在留學展中,美國學校的外國學生顧問都會參加,而學生和家長有機會和這些人面對面地交談。參展的美國教育機構全部經過認證合格,包括美國大學、學院、社區學院、語言學校或寄宿學校。

在教育展中,你可以有以下這些收穫:

可以收集到許多關於美國學校和美國文化的寶貴資料
你可以和學校代表直接討論你未來的留學計畫。
可詢問學費、簽證或課程方面的問題,保證得到滿意的答案,有關留學問題,一次解決,節省你許多時間


有許多單位舉辦教育留學展,我們怎麼分辨那些展示會是正派經營?那些是擺烏龍呢?下面幾
點在你參加教育展之前,要先看清楚:

主辦單位是否為常設機構?信譽如何?
美國國務院、商務部或美國使館或代表處支持這個展會嗎?
主辦單位提供翻譯給所有參加人員嗎?
參加大展的美國學校,其素質如何?



這是我第二次(第一次是在春季展,高雄)擔任展場翻譯啦~
上次負責的是一個非常Tiny的Fisher College,這次負責的是加州大學,
不知道展場的代表是怎樣的人(期待中),我會把很多展場的花絮在下禮拜通通貼上來的!
See you guys next week! :D


相關連結:

新托福非常重聽說 明年4月起用
留學非營利單位-美國教育基金會

星期四, 9月 29, 2005

黃金小鎮協進會

苗栗公館很典型的三個景色- 農田、農田、農田!


說來奇妙,我一直都在網路上漫遊,但是直到最近才發現居住的環境其實還被媒體報導過,這篇是我轉載東森的來去苗栗/黃金小鎮一日遊看遍浪漫田園 



苗栗公館鄉福星村之所以稱為「黃金小鎮」並不是因為這裡產黃金,而是因為整個小鎮裡的農作物與遍地花朵,特別是沿著台六線栽種出來、串聯福星村、福基村、館南村3個村落的「阿勃勒樹」,每年5、6月間開花就會在陽光的照射下泛起一片金色的生命力光芒,彷如黃金雨灑落大地,因此村民自己將命名為黃金小鎮並對外行銷。


這個小鎮真的不大,但特色景點的數量多到很驚人,例如有以陶藝為主的「隘寮小站」、以荷花及後龍溪生態為主的「荷塘居」、以開放遊客自己採花為主的「郁花園」、以竹雕工藝為主的「車城竹堂」、以向日葵為主的「楊家溫室」、以石蓮花與桑椹為主的「茅鄉亭」、以香草餐跟香草植物及玫瑰庭園為主的「歡樂田園」、以擂茶跟陶藝為主的「宜興擂茶」、以草莓為主的「大苗栗草莓園」,還有位在山區間,以飲料跟桐花步道為主的「原始咖啡館」,還有許多花朵與漂亮民宿的「柿子紅了」....等等。






東森的網頁裡還有一篇關於黃金紅棗節的報導,也是蠻有趣的,不過就我這個在地人來看,其實本屆的黃金紅棗節辦得還蠻失敗的,就一個大的"祭"(Mazuri)慶典來說,來參觀的人實在是少的可憐,甚至地方耆老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大有人在。自從黃金小鎮成立後,紅棗節擴大舉辦了兩屆,今年這一屆給農會搶去主辦,黃金小鎮協進會協辦。




黃金小鎮的執行長叔叔(長的很像農夫的那個)說這次宣傳不夠,下次一定會配合傳媒好好的辦他一次。其實黃金小鎮(公館)這幾年極力發展觀光業遇到的難題很多,比方說快速道路的開通,車流從公館交流道下來後可以直接接通到大湖,而不用經過曲險的台六線,算算公館的民宿、餐館生意大概下滑了三成左右。假日旅遊業興起,投入競爭的對手也多了,單打獨鬥的英雄主義不再,像公館黃金小鎮這種聯合業者組織在苗栗大概就有150個左右嚕。


黃金小鎮,加油!

星期六, 9月 17, 2005

[Rabbit On]Au moins de Septembre

這個月都在坐火車跑來跑去,8/29穿的西裝畢挺人模人樣地下台中參加美國教育展秋季展的面試,撘公車到了台中長榮桂冠酒店,看到跟上次春季展是同一個面試官大概就猜到會錄取了。那個老伯伯很愛跨耀自己是外交部退休、在英國大使館工作云云,然後說他認識某某某,常常一起吃飯,很熟之類的。(英文稱之為name dropping,藉由誇耀跟別人的關係來抬昇自己的身價(笑)


我倒不討厭他,這位老伯伯舉手投足間散發著與同年紀的人不同的氣質,有機會倒是很想跟他請益。 面試照慣例是幾個人排排坐輪流自我介紹,強弱高下立判。有人說得一口流利的英語,也有人詞不達意,口音超重,而我最擅長的就是即席的演說(笑),考完很輕鬆的就離開了。算算去台中的旅費,其實美國教育展的翻譯真的不適合非本縣市的人去參加(台北兩天、台中、高雄各一天),才一個晚上,才一千塊,你就要去會場來回兩次,算算賺洗西裝的錢都不夠。Anyway,我只是要賺個經驗,順便認識點人脈,以後留學用罷了。


九月七號我最愛的愛麗絲終於出國了,萬般無奈的下了高雄跟大學死黨艾力克斯借住了一晚(臨走還不小心把他的牙膏跟洗面乳帶回家當紀念品XD,對不起阿,艾力克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愛麗絲走的很瀟灑,通關時幾乎沒有回頭望,倒是送機的妹妹雪莉哭了。


那兩天跟愛麗絲還有他兩個妹妹又跑去大立百貨旁的佐佐義排隊吃義式拉麵,照例又拍了不少白痴照片,不過,一想到今朝一別,要看到愛麗絲要等到一年以後就食不下嚥 第二天要通關時,發生了小插曲,愛麗絲帶的行李太重了! 只好掏出來一堆行李在機場旁邊就開始"減重",愛麗絲爸爸忍不住斥責愛麗絲,看得出來他愛女心切,只是不懂得怎麼表達。 (其實我也忍不住想說兩句,後來作罷)



從左而右是雪莉、愛麗絲,穿紅衣服的是她表妹


該走的時候終究還是得走,愛麗絲通關沒有帶著一絲猶豫就直直的往前大步邁進,同時也把我的心帶到兩萬哩外的曼徹斯特,英吉利海峽隔不開的是無止境的承諾與期盼,望穿秋水。 Ces't hiver est trés froid! 未來的岳父後來送我去車站搭車,跟雪莉妹妹一起去。我們一起吃了一頓油煙很大的中餐,愛麗絲爸啊跟我分享幾本他在看的書,奇妙的是他是基督教長老會(Presbyterian)的長老,但他涉獵的卻包跨了佛教的書!......然後我們在高雄的火車站分手,一個人搭自強號回苗栗,其實還小感傷就是了。就在我就搭公車從苗栗回家,走呀走的竟然不預期在公館的大街上遇到我爸開車,說來還真是巧。就這麼被撿(pick up)回家了。



沒什麼時間好感傷,接下來的禮拜六就接到考試院寄來的限時掛號函,通知我航空管制(Air Traffic Control, ATC)第一試通過了。我必須在禮拜一早上八點報到開始體檢。於是前一天拖著感冒病厭厭的身體上台北,在捷運中山國中站下車,開始用走路到松山機場。走了大概15分鐘左右,如果不是行李太重(兩天份的衣物加一本家用聖經),那應該是感冒影響,台北的室外很熱,室內的冷氣又像在合歡山,這次的台北行像在洗三溫暖。


我穿一件短袖忍不住穿穿脫脫外套,狂打噴嚏,一直咳嗽。 在機場服務台跟很有元氣的實習生研究了一下周遭的地圖,在一堆滿天星的旅館中發現一家沒有網站的旅館,而且距離松山機場不遠,當下趨之若鶩,結果按圖索驥走了二十分鐘後迷路了~~~好不容易發現旅館,但是大門口裝飾的豪華地可怕,當下心頭泛起不祥的預感。一問房價果然很讓人傷心,但是比起路過問的的幾家算是很ok了。


說我是因為感冒喪失體力也好,因為迷路體力耗盡也好,再多的理由也不能我從讓住兩晚3700的悲傷中回復過來。 (我還問美麗的櫃檯小姐說... 這裡有柴房可供借宿一晚嗎?)


心裡有點小難過也小受傷。如果我今天是XX部長,當然來台北不會在乎那區區幾百塊的計程車費,把信用卡往櫃檯一丟,管他幾顆星的飯店,一個晚上幾千塊都不痛不癢吧! 可是今天是可憐的待役青年一枚,出入費用都得跟老爸拿,自然得斤斤計較了。看! 有洗面乳可以A耶! 出門就有早餐店耶! (體檢禁食早餐)不斷的找理由來安慰自己花錢很worthy.


第二天很早就到了松山機場的航醫中心,填了很多份基本資料,可能某些人士會覺得這是一種性別歧視吧! 裡面是這樣寫的,如果有病史請打勾,琳瑯滿目的從青光眼、梅毒、B型肝炎等等到暈船暈車(這也算是生病阿),裡面竟然出現一個"我是同性戀"! (阿哈哈~) 抽號碼牌後也跟其他兩個ATC聊了一會兒,只是真的不知道體檢的順序到底是不是按照第一試的成績排就是了。(第一試筆試成績佔90%,第二試面試佔10%) 量身高體重血壓是一定要的,光是抽血就抽了兩次(空腹一次,在營養室請你塞了兩片土司兩個小時後再抽一次) 心電圖、一些心理測驗和協調性、視力測驗,還有醫生在你身上敲敲打打,聽力測驗.....


中午跟前輩們去復興機棚的小洞買了便當回來啃,然後因為眼鏡度數不夠,硬是趕在五點前搭計程車去小林買個日拋的隱形眼鏡然後很費力的通過了(我右眼快到1000度~~大嚄啦) 這次的體檢真的紮實地做了一整天~ (累) 最累的可能就是度數吧 ! 光是眼科就有分測視力、立體感、散光.... 一堆沒看過的儀器真的會讓人測到挫折感攻心(Frustrated) 然後還要你填三份幾百道問題的心理測驗(行為量表,裡面有很經典的問題如: 我是從火星來的 是/否 ,過去的一年內,有人試圖在我的食物內下毒謀害我 是/否 ,還有一題是這樣描述的: 我會想不停的洗手、關窗戶即使已經重複好幾遍了....這不是強迫症嘛?=_=)


第三天又要做腦波,一大早頭上被塗了導電膠,然後還有繃帶(?)插滿了電線在很昏暗的房間裡測腦波,很想睡覺但是又不能睡,閉上眼睛又要張開,最後還對你的眼睛打閃光燈,真的不是很愉快的體檢。然後又對你的眼睛測眼壓(又是很奇怪的機器,調距離對你的眼睛噴氣)、測眼睛的弧度. ...等,好不容易終於搞定了,與同伴們相約禮拜五見。 註: 其實體檢跟網路上看過的民航特考體驗描述的大致符合。



妙的是在台北火車站要搭火車回苗栗時竟然有人在叫我,定睛一看,這不是老爸嘛? 怎麼會來台北? 老爸說: 總不會是來看你的吧! 我啞然失笑,
父子倆還真是有緣。


自強號上看到的可愛底迪,跟爸爸要"水水"


後來禮拜五的心理測驗(9/16)發生了點小插曲,十點的自強號搭車後突然發現自己忘了攜帶身分証,趕忙在竹南站下車搭回來,請老爸幫忙拿身分証,然後再買一次11點的自強到台北。這一路上不停的祈禱,幸虧老天保佑,匆匆忙忙趕到台北,然後轉捷運到忠孝復興、忠孝東路,搭計程車到航站大廈時僅僅才遲到5分鐘,允許補考。然後又是一連串的測試,集中力、數理、空間、邏輯....


算算這次投資在民航特考,往返台北的食宿加車費大概快破萬了,這還不包括準備考試時的花費,考完第一試因為準備不充分,考完腦海裡只浮"Game Over "這個念頭,特別是準備的不多,這次專業考試(民用航空法、航空氣象學、電子計算機概論,三科申論題)的鑑別度跟難易度擺明針對外行人來,讓打"考得超難,大家都一樣考砸"如意算盤的我大失所望。(專業科目大家一起砸鍋,然後我就靠英文拉分,This is my strategy)



然後蒙主眷顧,月中又接到了第二試的通知,又燃起了小小的希望(可是第一試真的考得蠻爛的,及格62.6,我只考63.9 而第一試成績佔90%,第二試只佔10%),現在我只希望在第二試面試能順利過關,人在無助的時候真的只能靠禱告了吧!


次回私の的行程予告

10/4 美國教育展台中展 American Education Fall Fair,
Taichung
10/15 考選部國家考場 (Air Traffic Control, ATC interview in Taipei)
民航人員第二階段面試

See you next after school! ^^

星期五, 8月 26, 2005

我的收藏音樂年鑑<一>


U2 in Dublin

1996 (點以下的唱片連結可以試聽)

1996Grammy Nominees
(1996 葛萊美的喝采)
Eastern 17 - Up All Night
(東方十七 - 徹夜狂歡)

Mariah Carey - Daydream
(瑪莉亞凱莉- 夢遊仙境)

還記得小時候,老媽不知道從哪裡摸來一塊亞洲唱
片發行的<<黃金特輯>>,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Tom
Cruise 還很"綠"的時候拍的"捍衛戰士"(大陸譯:凌
霄壯志) 主題曲"Take My Breath Away",有很經典
的老歌"The One You Love" , "Stay a While", 像是百
老匯的"Smoke Gets in Your Eyes" ,等等,不一而足
,自從學會怎麼操作後,家裡的幾十萬的音響就成
為我的大玩具,東翻翻西找找放置CD的盒子,有CD
就放來聽,可能也是父母親聽音樂習慣使然,小時
後的我對於黃梅調、百萬雙鋼琴那種純音樂沒有興
趣,自然的就迷上了翻唱的英文老歌。像卡本特兄
妹的"Yesterday Once More", 強尼卡須的"Green
Green Grass Home"(綠草如茵的家園)還有"El CON-
DOR PASA "(老鷹之歌)等等。


記憶這種東西真的很奇妙,有時候一首歌可以勾起
腦皮底層最深的印象。差不多八九年前鄰居劉大葛
格從洗衣台的鐵欄杆中偷偷的遞給我一捲郵購來的
西洋精選,小小的羅蔔頭對黑色的錄音帶裡神秘的
語言與強烈的節奏興奮不已,只知道是英文但是一
點也不知其義便跟著哼唱,從此開啟了我對西洋音
樂的喜愛。


逐漸的懂事後才知道那捲錄音帶收錄了1996 葛萊美
喝采(Grammy Award Nominees) 的得獎歌曲,如方
基墨主演蝙蝠俠3 的主題曲 "Kiss From the Rose" 蜜
雪兒菲佛的危險遊戲 電影主題曲"Gangsta's Paradise"


還有一些"不可能會被收錄在合輯"的音樂如蔓越橘
(Cranberry)的"Zombie" 還有"Odd to My Family"
,濕濕濕合唱團(Wet Wet Wet)的成名曲 Love Is All
Around (最近因為 一部喜劇電影愛是您,愛是我
Love Actually 又被翻出來重新詮釋了一次) 還有 King
Diana 唱的Shy Guy .... 太多的大廠歌手跨刀演出,難
怪我那時候會如此浸淫在那捲夢幻的台灣番版合輯中。


食髓知味,也跟著郵購買了不少的"合輯"聽了許許多
多的西洋流行樂曲如修女也瘋狂阿波羅13、俠盜王
子羅賓漢......

當別人在聽中文的流行歌曲時,我發現跟同學有了語
言隔閡,因為三句話不離英文,問我在聽些什麼? 不
太懂歌詞的我也很難解釋到底那些歌手在吼在低喃些
什麼? 一時為之語塞後,往往只能徒呼負負地以一句
"這首得過葛萊美獎的"帶過,至於為什麼好聽、好聽
在哪裡、為什麼葛萊美沒有台灣的歌手得獎之類的問
題要很久很久以後才能回答了。


這種情況越演越烈,最後我終於演變成完完全全的中
文歌白痴,直到了大學仍視錢櫃、好樂迪為禁忌(一次
也沒去過)

因為只要在遠足、班遊的Occation裡,要點歌的時候
就是最頭痛的時候,什麼? 哭殺? 是哭沙啦! 腦袋裡迴
旋的那幾首歌不是年代久遠就是強強想不起歌名,就
算點了也只能唱副歌,看著永遠追不上的字幕是痛苦
的夢靨。


1997 (點以下的唱片連結可以試聽)

U2 POP, ( U2 , 流行超市)


Oasis -All my people right
here right now,

Michael Jackson - History

Backstreet Boys - Backstreet Boys


Michael Bolton- The Greatest Hits


可能也是這樣子讓我慢慢的變得孤獨的,不想讓別
人明白也無法解釋,但我知道 ,一直都知道有某個
豐富的世界讓我盡情的嘶吼、發洩現實生活的不滿。


當時年紀還小,尚在玩樂為第一優先的年紀,初中
上了所以升學為導向的私立學校,天天考試(包含六
日),成績就是一切,對於讀書不是很用心、數理不
好的學生而言,壓力大得讓人想自我了斷,那時認
識了好朋友小森,他介紹了我U2,這個改變我一生
(?) 的樂團。


小森拿給我一捲沒有標籤的錄音帶,說是從CD Copy
下來的,然後很不可思議的當按下普淚按鈕(Play)錄
音機流出來緩慢的電吉他,然後主唱時而高昂時而低
緩磁性的聲音,第一次讓我驚訝

原來搖滾樂也可以這樣唱!


U2發行的那張discotheque 專輯裡,很不可思議的,
每次當我遇到難過的事情或是低潮總喜歡拿來聽,
每次從第一首Discotheque 聽到 Staring at the Sun,
很奇妙的心情就會慢慢的變得平穩、安定,可能是
主唱Bono的歌聲、可能是綿密而細緻的鼓、也有可
能是電吉他加上些許的電子音樂,無論如何,這張
Discotheque經過了這麼多年始終陪伴著我搬了三個
家 (第四個住所預定中),即使有再偉大的搖滾樂團
出來,我心中的第一名也有所屬了吧。

(To be continued...)

星期日, 8月 07, 2005

[Rabbit On]新版型上線



夏天天氣熱,看看這版型也用了快半年,炎炎的夏日還
是換個清爽點的版型吧!.....現在為您播放的是"波卡
丘",(波卡+皮卡丘 )如不喜歡舞曲的人客可以往左手
邊瞧落去,有撥放面板可以取消播放。

(留言版已經加了TAG BLANK語法,現在點下去不怕音
樂會中斷嚕! )

炎炎夏日,在家閒閒無事玩小品遊戲最好,今天為大家
介紹的是"直昇機大進擊"-Heli Attack(暫譯)不過以
後應該也不會有確定的中文譯名啦 XD


(點圖可以另開連結遊戲)

這是一款很像"越南大戰"系列 (METAL-SLUG LIKE)的
小品,不同的是他是以打直升機為過關方式,武器從小
刀、弓箭、手槍、火焰槍、榴彈炮、電擊槍、火箭炮..
....到黑洞產生器,琳瑯滿目的武器十分的滿足您的破
壞欲,豐富而有趣的場景還有保護色的子彈會讓你不禁
佩服作者的AI設定。


關卡越到後面、地形越對主人公不利,甚至會有像大型
橫式捲軸電玩- 雷電一般整畫面的攻擊、子彈佈滿整個
螢幕。不過別擔心! 遊戲主人公不比血薄的跟什麼一樣
的越戰或是用紙糊的雷電戰機、畫面左下角的一排長長
的HEALTH就是血啦~


更值得一提的是遊戲中按住Shift - 猶如駭客任務經
典畫面的慢動作定格,可以以Alt+Q 或Alt+E切換兩種
模式,還有空中兩段跳躍(可以藉著空中平移到達三段跳
,除此之外還有利用空白鍵+W的超跳躍(HYPER-
JUMP) 等等有趣的設定另遊戲增色不少。


另外,遊戲也不斷的寫入與增加武器,官方的遊戲討論
版還公佈了作弊碼(Cheat Code),開放武器解鎖的關
卡時間,不過特別聲明了絕無God-Mode 跟 Infinate
Aemo (不死跟彈藥無限) 以確保排名的公平性。


遊戲官方網站還建立了日排名、周及月排名,筆者曾看
過中華民國國旗飄揚在日排名的前十名裡為國爭光(真
感動阿)玩家稱號是: ROCTAIWAN. 這讓我想起電玩
小子曾政承 :) 在WCG裡奪冠時大喊TAIWAN NO.1
被中共新華社記者怒斥的一幕。


動聽的音樂、高人工智慧的敵人、豐富的武器加獨創
的設定,是這個小品遊戲的賣點,可惜關卡沒有任務
性,最後一關的X-Zone 無限產生的直昇機讓人有恍
然惆悵之感(竟然沒有破關畫面?)若加入一些過關條
件如奪旗、救人質等,會讓此遊戲的耐玩度大大提升
不過對於一個小品遊戲而言能做到這個境界已經讓筆
者很吃驚了,整整兩個禮拜廢寢忘食的沉迷在這個遊
戲上。


依筆者不及格的雷電與越戰經歷勉強能能擠進日排名
的百大之中,諸君又如何?

星期三, 8月 03, 2005

Well我(終於) 要去當兵了



我真他O的
恨公務人員
特別是基層
的 打混,辦
事沒效率,
完全沒有人
民公僕的意
識,我應該
偷偷拿我的 P10拍下來他們打混的樣 子,然後寄給東森(噢,現在因為腳尾飯下台一 鞠躬了)或
是其他大媒體。拿我去辦理體檢的事來說好了,....

You Not Gonna Believe What I've Seen

在旗山的鄉公所,每次要找承辦的人員,大概十次有
七次不在座位上,還有一次早上十一點多去找他,根
據其同事的說法是他"外出洽公",然後大聲的說:『兵
役應該早上九點來阿?怎麼會拖到中午? 中午人都要吃
飯了阿!』

我下意識反應就是那位仁兄大概是到飯館洽公了吧。

突然想起相聲瓦舍裡頭描述公務人員的一句妙語:
「五點下班? 四點半就在家裡吹冷氣看電視了捏!」

好不容易隔天在"正確的時間"找到那位承辦人,他老
兄隔壁同事又說: 「等一下他就會回來了」

噢,我想,早上九點不行,因為太早了,基層的公務
人員每天都很辛苦的,每天爲了人群服務、任勞任怨
、所以早上難免會遲到,這是很合理的。辛苦了一個
早上,所以要吃午餐犒賞自己,午餐要好好的吃,不
能咽著了,看醫生請假是浪費工帑、對不起納稅人民
的行為,所以要好好吃,慢慢吃,從十一點吃到一點
多,這也是很合理的。

公務人員也是人阿! 也有小孩、家庭的壓力,所以要
提早下班買菜煮飯,大概四點就可以走了。

我坐在鄉公所的位置上看著牆上的時鐘滴答滴答忍不
住想到這些念頭,不遠處一位女性主管的LCD螢幕上
五顏六色的執行畫面,我都不知道什麼時候用DATA
BASE 寫出來的軟體可以這麼生活化、人性化,完全
不會有讓人覺得這是程式軟體。仔細定睛一看,原來
是復古遊戲小精靈,那位主管正在利用上班閒暇時間
訓練腦力、刺激手部靈巧哪!

好個公務人員,真是太上進,太會利用時間了!不禁讚
嘆著國家機器的巧妙、公僕素質之高遠,我望著承辦
人員空蕩蕩的座位上,一疊公文旁邊擺著高普人員用
書,心裡這樣子想著。

後來回到苗栗後更是誇張,打電話還有親自上門問,
鄉公所的人說縣政府的人沒給他,縣政府兵役科說旗
山醫院沒有寄來,等到一個禮拜過後,兵役科說要判
體位,遇到颱風又是判了兩個禮拜,然後等到要通知
抽籤的時候,同學早就去當兵了!

(BTW 體檢也是沒有拿到通知書,自立救濟申請的)

當然申請替代役作業早就結束,還好蒙主眷顧,抽到
了軍種是空軍,不然我真的想提起行政訴訟。

喔,對了,公館承辦兵役業務的人也沒說要交畢業證
書,若不是經由高人指點,我看死老百姓等到民國一
百年也不會入伍吧!

星期四, 7月 21, 2005

[Rabbit On] Heart's On Fire!



回到苗栗轉眼間要一個月了,以下我最不能忍受的五件事........


阿熾以 (日文)

無法想像天氣怎麼這麼熱~ 住在在二樓加蓋的房子,中午溫暖的太陽公公開始照著天花板,把蛋放在主機上都可以煎熟了,連電風扇吹出來的都是熱~熱~的風,ADSLmoden也開始抗議工作環境,一天平均會斷兩次線。

蛇虺蚊蚋

公館是非常Country Side的地方,我所知道的有三個,一個在台北、一個在屏東、另一個就是在苗栗,我居住的公館,距離產草莓的大湖僅僅不到二十分鐘的車程。這樣說其實還是有點容易混淆,因為屏東的那個公館旁邊也有大湖(地名
也有菜市場名字,巧的是連二發碰在一起).....
Voila le Gongguan J'ai connais Et Je Partique, 吃飯的時候必須點蚊香,平均一天要打死超過7隻以上的蚊子。還可以看到青蛙或蟾蜍跳呀跳的從你腳邊過去,田邊有白鷺鷥,廚房有比哈姆太郎大兩倍的老鼠,晾衣服的倉庫有巴掌大的蜘蛛,儼然是個小型的生態食物鏈..........由於舍弟不太愛乾淨,隔壁房間裡的小強似乎有越界的傾向。


可怕的苗栗市

我住在公館鄉,三萬多的人口繁榮程度大概跟美濃鎮差不多,前幾天跟國中同學的大學同學們一起去苗栗市打球吃飯,席間問我苗栗有什麼好玩的呢? 我說:真的沒什麼,十點過後鐵門就喀拉喀啦的拉下來的,戲院只有兩間(今年剩下一間)
三商百貨是最大的百貨公司(大型雜貨店?)也沒有誠品、敦煌、書林..。市中心的展書堂在兩個月前收起來後,苗栗真的連堪稱"書店"的地方都沒有了~~~~@@高鐵苗栗站竟停在鳥不生蛋連自強號都沒停靠的豐富! (住在苗栗十多年還真的沒去
過那裡)


剩下的時間在Ticking

七月底要考試了,最沒有把握的三個科目- 民用航空法、航空氣象學、電子計算機概論,不要懷疑,這三科都是申論題。厚厚的法條、子法、衍生題、時事外加國際公約,不會就是掰掰了。很害怕英文會退步、憲法又沒有唸的很熟,....應該
說各科都沒念得很熟吧? 沒有人可以激勵,沒有人會幫忙,一切都得靠自己....只能禱告祈求上帝眷顧了。


沒有女朋友

遠離在高雄小港的愛麗絲,魂牽夢縈的兩人世界,騎著機車開始懷念空蕩蕩的後座有人抱著的感覺。現在週末一到就望著遙遠的南方天空發呆....

我懷念高雄的空氣,懷念騎著摩托車大老遠找愛麗絲的日子, 我們一起逛遍了高雄、玩遍了高雄,Warner's Village的電影 、大歷百貨的壽司Le Marche、西子灣黃昏的夕陽。真是懷念打工、寫報紙的學生生活,... 可是我又不想延畢那種被大夥兒遺棄的感覺。(父母親可能會殺了我,如果延畢)希望能夠分在高雄當兵、在小港機場工作,唉,我真的得了思鄉病,彷彿生活了四年的高雄才是我家,...Je suppose.

星期日, 7月 03, 2005

Pathetic 男人是可悲的動物


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 按此觀點,如果總是讓小頭控制大頭,那就做脫光衣服做禽獸算了....


隨著情慾肆意跟異性發生性行為,那跟動物實在沒什麼分別。我的建議是,沒辦法控制自己的慾望的話,請跟自己的左手/右手約會,起碼人在做愛前得先懂得什麼是愛。高喊口號愛與和平,那是約翰藍儂與小野洋子的時代,但是既然精神都可以出軌了,我實在看不出來肉體出軌有什麼分別?所以請別告訴我柏拉圖式愛情,既然外遇就應該是外遇,那麼愛一個人甚至連慾望都能克制住了,那就跟元配說Bye Bye跟你想愛的人在一起坦承面對彼此的生理需求就好了,這麼心酸守活寡幹麻?..搞什麼現代版的阿伯拉與哀綠綺思?


有好人俱樂部、有去死去死團,我建議新好男人應該成立反乾妹妹聯盟(乾妹妹=備胎)

問題來了....當男人的性慾像楚納米(tsunami)一樣襲捲而來時,沒有幾個男人像柳下惠那般的有定力。
(被精蟲附身是很可怕的!)


繁衍是生物的本能,盡可能的與複數的異性交尾以確保後代的存續,而人類是已知的唯一爲了生理快感而發生性行為的動物,理智在大白天告訴我們不可以跟女朋友/老婆以外的人發生性行為,而在深夜裡打開電腦跟白石瞳、黑木瞳展開大戰.....更而甚者就在pub找女生搭訕、站一個晚上(One night stand)

隨著市場趨向,有需求就有供給,A片 因為主演的對象分為人妻、護士、老師、學生、空姐,劇情分類又分為強暴、純愛、素人自拍、偷拍、SM、獸交,英文裡有個術語叫做"Fetish" 來形容人的性癖好,有人是絲 襪癖、有人愛看泡泡襪、更有人喜歡被高跟鞋踩、被鞭打,甚至迷上虐殺的影片。...隨著慾望的高潮,拿衛生紙清理現場,螢光幕前、理智回來看到影片不禁回想:這是演戲嗎? ...還是在親眼目睹犯罪實錄?


曾經有個公益廣告拍的頗叫人醒思: 一個上班族去色情酒吧應酬,身旁坐的陪酒女孩大約十六七歲,幾杯黃湯下肚後,他跑到廁所醒酒,看見鏡中的自己,於是反思:我到底在幹麻?...剛才陪酒的女孩大概跟我的女兒差不多年紀大吧?


男人真是種可悲的動物,像是流連在櫥窗前想買A書,卻又不好意思跟女店員買,買了看完後又棄之如敝屣一樣。


不說了,深夜問題多,關機睡覺最好。(上面的圖片翻譯: 怎麼辦哪?好可怕...這麼大聲,都沒辦法甩開...卡達、扣咚)

星期三, 6月 29, 2005

[Rabbit on] 回到苗栗的第三天


俄羅斯的八度音(點圖觀賞)

今天稍微空下來了,做點更新吧.....(免得有倒站的嫌疑XD )前天把鑰匙還給打工的語言中心老師後,在校園拍了幾張照片,然後就收拾行囊(不巧我的DSC被老媽借去了)把高雄的家當都打包搬回家,順便把摩托車也一起運回來了,東西滿滿載了整個小貨車,跟叔叔一起清完在旗山的寢室,算算時間整整快花了四個多小時,... 看看沒穿拖鞋的腳底都是一層灰塵,然後就是Pack回苗栗home
sweet home...


Voila算算就這樣跟四年求學的實踐USC say goodbye了,說感傷真的還有點,每年寒暑假都這樣搬來搬去,但這一別可能要很久才會回來了。


在專業上,覺得總是學得不夠多,每次跑去問關於英文的問題,Diran 總不厭其煩的解釋跟耐心的更正,雖然我沒有給他上過一堂課,他是我遇過最好的老師,還有語言中心工讀負責的淑瑛老師,記不得我有多少次打工遲到,或是忘記,而老師也是笑著聽著我的爛藉口(Lame Excuse)是她鼓勵我考多益,也是她提供我有美國教育展訊息讓我當上翻譯,...更別提她讓我在語言中心每個月有64小時的工讀時數,讓我吃飯有著落......


回來苗栗的一路上下著大雨.............. 遠方的煙囪吐著灰濛濛分不清是煙還是雷雲。


總之我是回來了,直到第一隻蚊子的屍體在我的手上開始喚醒我在苗栗的事實,昨天的家裡養的小白被人目擊丟到大水溝裡,騎著摩托車去跟爸爸找呀找,然後在家裡附近約三百公尺的地方找到了,牠這條狗仍不改一票悠閒的坐在水中的乾燥沙洲上,看到主人來了用搖搖尾巴還有喉嚨的呻吟聲裝無辜,但是水溝有兩個人高,我和老爸也只能回家拿鋁梯把它抱上來,唉,愛亂跑哪天被人打死也認了,我爸說。


還欠淑瑛老師一篇翻譯稿(約三四個工作天),然後就是七月底的民航人員特考了......讀經禱告、趕快唸書..
..加油!

星期三, 6月 22, 2005

[Funny]This Land (這塊土地)





點這裡觀看flash




#感謝蘇狄然老師提供文法校正與故事提供

Bush :This land is your land. This land is my land.
布希: 這是你的土地,這是我的土地
(Mass-un-chew-sits是嘲諷布希不會拼麻省諸塞Massachusetts
以及經常性的不經思考的bad grammar)

I'm a Texax Tiger. You are liberal weiner.
我是德州老虎,你是共和黨的ㄋㄠ種 (註一)

I'm a great crusader, you are Herman Munster.
我是偉大的十字軍,你是富蘭克林科學怪人(註二)

This land will surely vote for me.
人民一定會把票投給我。

Kerry :This land is your land. This land is my land.
凱瑞:這是你的土地,這是我的土地。

I'm an intellectual. You're a stupid dump ass.
我學富五車,你是不學無術的笨蛋。

I'm a purple heart winner. Yes, it's true I won it twice.
我是紫心勳章得主,我還拿過兩次。(註三)

This land will surely vote for me.
人民一定會把票投給我。

Bush:You have more waffles than the House of Pancakes.
布希: 你政策搖擺不定像烤鬆餅一樣翻來覆去。

You offer flip flops. I offer tax breaks.
你主張很模糊,我開支票減稅。

You are a UN pussy, and its true. Kick ass, hah!
你是聯合國的婊子,哈,修理她!
(右邊是法國總理席哈克,中間是安南,左邊是
德國總理施羅德)

This land will surely vote for me.
人民一定會把票投給我。

Kerry: You can't say nuclear. That really scares me.
千萬不要說"核子",那真的會嚇死我。
(此為嘲笑布希的德州口音)

Sometimes a brain can come in quite handy.
有時候小聰明或許有點鳥用,

But it's not gonna help you because I won three Purple Hearts.
但是並不會太有用,因為我得過三枚紫心勳章。

This land will surely vote for me.
人民一定會把票投給我。

Bush:You Liberal Sissy!
布希:你這個民主黨娘娘腔!

Kerry:You're right wing nutjob!
凱瑞:你這個右翼極端份子!

Bush: You're pinko commie!
布希:你是共黨同路人! (Pinko:粉紅,有點紅又不會太紅,左傾)

Kerry: You're dumb as a doorkrob.
凱瑞: 你跟球型門把一樣呆。

Bush: Hey! You got that botox!
布希: 嘿!你打肉毒桿菌裝少年!

Kerry: But I still won three Purple Hearts.
凱瑞: 但至少我得過三個紫心勳章。

Bush&Kerry: This land will surely vote for me.
(布希、凱瑞) 人民一定會把票投給我。

Indian: This was my land.
Together: But now it's our land!
印地安人: 這曾經是我的土地。 眾人: 但現在是我們的!
(背後的招牌都是富比士上的大企業)

Arnold Schwarzenegger: From California.....
阿諾: 從"咖"利福尼亞州.....

Clinton: To New York Isla... Whatna do?
柯林頓: 到紐約島.... 幹麻?
(左邊是路文斯基 或譯:柳文斯基, Monica Lewinsky)

Kerry: I'm Liberal Weiner.
凱瑞: 我是共和黨ㄋㄠ種。

Bush: I'm right wing nutjob.
布希: 我是右翼激進派份子。

Together: This land belongs to you and me.
合唱: 這塊土地是屬於大家的。

Bush: Dick Cheny too.
布希: 噢,別忘了副總統錢尼。





(註一) Weiner 在維基大百科的解釋是1. 美國阿肯色州的一個不到八百人的小城鎮 2. wiener 的常見錯別字,wiener為壎肉香腸(應該是這個解釋) 3.人名 ,蘇狄然教授解釋為"沒有男子氣概"等的貶義。凱瑞手上拿的那罐番茄醬是諷刺
他依靠有錢的太太Teresa Heinz (世界上最大的番茄醬公司的遺孀)
(參考 Heinz 公司)


(註二)布希的進軍伊拉克有人認為是21世紀的十字軍東征。The Munsters 是美國電視劇,在美國1964~1966年在CBS上播映靈感來自科學怪人,由Joe Connelly 和Bob Mosher這兩位<<飛躍比佛利>> 目製作人共同製作。Herman Munster是裡面從科學怪人演變而來比較不恐怖的主人公。同期還有類似的在ABC上播映,較廣為人知的<<阿達一族>> (The Addams Family) 後來還拍成大螢幕的阿達一族 (The Addams Family Values) 參考 TV Land http://www.tvland.com/shows/


(註三)紫心勳章
<<紫心勳章>>(The Purple Heart)是美國軍方的最高榮譽獎章, 一般贈與於對戰事有重大貢獻,或於參戰時壯烈犧牲的人員。(維基百科)
而事實上紫心勳章頒發有爭議,因為無論是一點點小擦傷或是重傷到截肢,都是頒發紫心勳章。 阿甘正傳的阿甘就因為屁屁被子彈擦到就頒發了紫心勳章。美國民主黨約翰‧凱瑞(John Kerry)也被頒發了三枚紫心勳章,這個卡通是諷刺凱瑞沒有殺一名敵軍而得到第二枚紫勳的經過。

#參考美國越戰反凱瑞老兵: 凱瑞的三枚紫心勳章


(註四) 以上的歌曲是JibJab改編鄉村民謠This Land is My Land (By Woody Guthrie)為非營利性質的網站,但因為這個Flash太紅了,以致於有Liberal Weiner T恤、造型娃娃等週邊商品熱賣,甚至民主黨跟共和黨都以Liberal Weiner 和 Right wing nutjob 這兩個綽號自居。

星期四, 6月 09, 2005

電影的譯名

譯文是一朵香甜誘人的花,傳遞花粉的工蜂只能意會而不能
言傳。翻譯之妙在於幾千片拼圖中,找到剛好缺少的一塊,
好像找到了,卻又懷疑是不是正確的那片?.... 於是在推敲推敲間,瓜熟蒂落,蜜已成釀,而我們卻不斷的找尋下一塊拼圖。

以下是我之前發表在Endless Fight裡的關於兩岸三地的翻譯拙見,聊備一說。


TOP GUN 的大陸譯名"好大的一把槍(直譯)"在台灣被消遣許久,但是真實的是譯名是"壯志凌雲"(請參考G大神) A Bug's Life 也並非是傳說中的"共產制度下莊園螞蟻的奮鬥記" 是"螞蟻特工隊",大陸電影譯名一向以"忠於原著而稱",如Black Hawk Down 黑鷹墜落(台:黑鷹計畫)

Amelie 天使愛美麗(艾蜜莉的異想世界)
I am Sam 我是山姆(他不笨,他是我爸爸)
The Day After Tomorrow 後天(明天過後)
The Lord of the Rings 指環王(魔戒)
Bridget Jones's Diary 布理吉特瓊斯日記(BJ單身日記)
Monority Report 少數派報告(關鍵報告)


其實台灣的翻譯傾向"讓觀眾知道在演什麼",而大陸的翻譯是"一板一眼、有什麼翻什麼",倒也沒有"好大一把槍"如此般的離譜。仔細比較之下,兩岸三地的用字淺詞、語言用法還有文化背景都不盡然相同,沒有一個標準,或是定則,港譯的譯名"二十二世紀殺人網路"(台譯:駭客任務)在台灣人聽起來或許有那麼點奇怪,但是也符合電影要闡述的主題,也算OK。


(BTW: 駭客任務大陸譯"黑客帝國",黑客=hacker或cracker ,個人認為是很滿點的翻譯,至少沒有出現類似直譯的"母體"或是"馬其克斯"= Matrix之類的譯法)


日前在高雄電影博物館翻閱早期60,70年代台灣電影的翻譯,很明顯的早期台灣電影有很深的古典文學傾向,如A River Of No Return (台譯: 大江東去)頗有蘇軾的《念奴嬌壯魄的文學意象,The Sun Also Rise(旭日東昇),My Fair Lady (窈窕淑女,詳見)《詩經‧國風‧周南》


台灣使用"窈窕淑女"這個詞十分平凡,倒也不為過,我比較好奇不知大陸與香港這個譯名在文字意像上的呈現。 老電影中譯名最令在下印象深刻的是"Gone with Wind" , "隨風而逝"或譯為"飄"。第二的譯法不但符合郝思嘉在南北戰爭身世坎坷的遭遇,簡而有力又富有文字的想像空間,可謂反璞歸真而集大成。


譯工不可一蹴可及,急就章考驗的是譯者的功力,如"Minority Report"台灣翻譯為"關鍵"報告,為何Minority 是少數、弱勢,卻要翻成關鍵? 這跟劇情有關,阿湯哥在片中急欲為自己平反,他得逃避追捕,找出預知犯罪系統中的缺點(minority) 因為是各方人馬爭奪的報告,所以譯為"關鍵"。 從這裡就足見得台灣的譯者脫離"字譯"而提升到"意譯"的境界了。


然而提到台灣的電影翻譯不得提到令人詬病的<<神鬼系列>> 神鬼戰士、神鬼傳奇、神鬼奇航、神鬼交鋒、神鬼願望、神鬼第六感、神鬼制裁、神鬼任務、神鬼疑雲、神鬼認證..... 不同電影,一次滿足。題材可說從搖籃到墳墓(Cradle to the Grave)全包了。


這些翻譯可謂是用盡了"神鬼"二詞之能事,舉凡Gladiator(古羅馬競技場鬥士)Mummy(木乃伊)、....到"傑森柏恩的身分" 讓我忍不禁想起了一個用"喋血"命名的年代.... 喋血雙雄、 喋血雙煞、叛艦喋血記、喋血街頭、喋血巡洋.....

這真是不負責任的譯法,有志從事翻譯者應當引以為戒。


前幾天正好余光中教授來學校演講,提到學習英文時,他老人家仍不住強調中文的重要性,並說若要譯筆好,中文先得站得住腳。在余教授的求學歷程裡,師承拔貢(清末縣狀元),自幼學習古文,飽讀群書,通曉詩疏,課外讀物為三國演義、水滸傳、西遊記等,在英文造詣上,高中已能自修莎翁劇本,甚至譯拜倫(Byron)著作。(-自豪與自幸,余光中精選集)


在演講上講述旅行經歷,列舉各國鈔票典故,灑灑如貫珠,談到周遊各國的經歷,更是令人咋舌。

做學問這條路,任重而道遠阿!







茲列舉幾部電影供參考,

有興趣可以參考雅虎中國的入口網站

內有詳細的電影譯名

http://cn.ent.yahoo.com/movies/

星期六, 6月 04, 2005

[Rabbit On]於是,剩下20天


從右為Maggie, 丹尼, 愛萍, 艾瑞兒, 呃還有一個一起修口譯課像是乙班的女生= =

四千多個日子終於剩下不到了一個月,回顧了四年,我幹了什麼足以讓自己稱上好事?


我想想.... 企管學報告(拿了將近滿分),電腦報告(Database)、軍訓課的辯論、商用英文秘書實務InterView,這些是稍微有印象的報告,把網際網路學概論重點放在網路上供人下載,撐過號稱應外系女巫的陳允寧三回,認識馬丁、亞歷、芭巴啦、高更、麥口、敵Run,外籍老師除了自大狂白樂山外都很熟(以後寫推薦函很方便?)幫馬丁玩票式的上過半個學期的中文,當八八啦助教,幫忙找精英會的教材(諷刺的是精英會我沒有資格申請)老愛上修、選些跟分數無關的課,本屆唯二修過英文戲劇與英美文化概論的小學弟(現在要畢業了)。



加入過大腳登山社被操了一學期(攀岩)、跟資管系學弟拼湊出一隊拿下校內盃的CS冠軍,(記得獎金好像每人可以分到五百)從初賽三十幾隊打到決賽,從Bloodstrike到de_aztec, ...
隊伍名稱是我臨場想出來的叫Mister,狂電其他的參賽者,被旁觀的同學形容成"像搶食一樣",加入南實踐英文報當到主編,每次出刊接受別人批評好像心臟要停掉一樣,主持會議,邀請敵Run主任開會、校稿、發會議通知,很期待下任的主編能夠帶領英文報走上高峰(High Peak)。不過好像人選有...?
還有零零星星的帶過德國交換學生參訪(一周)、美國教育基金會教育展翻譯(一天)、美濃教過小孩子(三個月),工地扛過水泥(是真的,一個暑假!)摘過橘子摘到臉凍傷(一個寒假,六點起床,寒流來時覺得比工地還難混~.~)


大學四年最難過的是AmyYang的往生。


那是在高三的暑假,一次不經意騎車經過國小附近,看到一家漫畫書店(皇冠),裡頭剛開張不久,還有整修過後的味道,因為真的沒什麼書好看,於是挑了一本馬羅的浮士德(Dr.Faustus),可能是在漫畫書店看這種書真的太奇怪了吧!跟老闆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起來,然後認識了他的姊姊Amy,大概快四十,老闆Yang大哥大我大概十幾歲,他的未婚妻妮燕姐大我五六歲左右,然後那個暑假就是古典音樂、小說與人文的對話。我跟AmyYan姐姐借了布蘭詩歌(O, Fortuna)、皮爾金組曲、阿根廷別為我哭泣、歌劇魅影... 在我到高雄前那段日子真的很難忘,我們還一起騎車到新竹(大概快一百公里),他還偷偷幫我加了500在我的租書帳號裡,楊大哥說"只有我在提到一些衣服、摩托車時覺得我像二十歲"


我真的有點老吧!Je suppose.


然後我搬離苗栗市的家,透天的屋子賣掉,慢慢的沒有消息,之後AmyYang到一家LCD廠當翻譯(她是信州大學學成歸國),再一次聽到卻是她得到了癌症,然後病入膏肓,最後的那個暑假,我跑回去看她是因為化療掉了一頭的髮。把握最後的時間請她教我日文,面對痛苦的病魔,她始終鼓勵我,回我的信,甚至勉勵我走出自己的路。


而不知道為什麼聽到她往生的消息並沒有掉淚。


或許是聽到他臨終前投奔主懷,或許是不願意再看到那張蒼白卻帶著令人心痛的笑臉,我對她只留下了一張未兌現日文一級支票。

楊姐姐,魂兮歸來。

扯遠了。大學生活是很忙碌的...轉眼間,皇冠,曾經陪我們渡過無數個話題的書店,在幾個暑假間因為房租等因素,楊大哥決定收起來,不做了!....於是我每次經過那裡總是莫名的惆悵。


我對楊大姐並沒有所謂的親密的感覺,只能說是好朋友,真正有想要成為男女朋友關係的是夏綠蒂。 在英文話劇課遇上的她,我想用我笨拙的言語並不能形容她帶給我的感覺,愛上她是一種美麗的錯誤,在告白的那瞬間知道她有交往兩年的男友。卻一相情願的認為她會放棄元配,結果可想而知。為她隨傳隨到,做護花使者、做卡片...還在半夜飆車到她的宿舍陪她。現在看起來都是很瘋狂、不可思議的事。這中間她始終瞞著她男友,也半接受我的追求,就像嗎啡一樣愛情反而教人欲罷不能,然後,在交往第三個月,她下定決心跟我分手,進入我的信箱刪掉交往的信件,把網路相簿del,我像個海洛因重度患者毒癮上身,行尸走肉活在校園。



不過沒有多久就遇到艾莉絲了^^
跟可愛的艾莉絲開始是因為戲劇課老師要的一本書(Waiting For Gortor)等待果陀於是我請她帶我去高雄的書林、敦煌等書局,然後去西子灣看海...於是帶著帶著就這麼起來了一段緣分,交往了一個月的晚上我在簡訊裡終於忍不住跟她告白了。這段戀情非常的平穩、甜蜜,連夏綠蒂知道後都忍不住抗議:

怎麼這麼快?


跟艾莉絲交往到現在已經兩年又3個月又15天,高雄的華納、誠品、城市光廊、鼓山、高美館、工藝館、海洋之星,等等可以說玩遍高雄、吃遍高雄,我也可以自稱半個高雄人了。


唉,捨不得離開這塊充滿回憶的土地。


終於,剩下二十天。剩下的二十天,我想做兩個專訪,第一個是旗山的景點,第二個是我的死黨。目前剩下的功課還有英文報的最後會議、答應別人的一篇翻譯,畢業典禮畢業生代表致詞,接下來就要回家嚕!

Au Revoir!

星期三, 5月 25, 2005

[Rabbit On] 王者天下



前一陣子跟愛莉絲去華納看了王者天下,看完的感覺只有"普通"
這兩個字。


如果以最近的幾部大卡司的片來比較,馬奇克斯(Matirx)、
康斯坦丁、 劇情與特效都遠比[王]片有張力,如果王者天下
要說讓人進戲院觀賞的理由我想大概是帥帥的男主角、耶路
撒冷的佈景(真的用噸重的石塊 搭的)還有幾幕攻城的畫面做
得驚心動魄吧!

大導演雷普史考特以拍寫實的紀錄片見長,
但我給這部片的評價並沒有超過他拍過的神鬼戰士(Gladiator)
或是黑鷹計劃(Black Hawk Down)。甚至攻城的鏡頭也沒有
超越魔戒(可能CG用得不夠多)直得一提的是導演在開拍這部
片時遭到回教基本主義派的批評,而天主教人士對這部片也
是毀譽參半 ,史考特也坦承 "在911後如果處理這類的電影體
裁還是以善與惡傳統二元論的方式可能會使事情變得更加複
雜" 於是他忠於史實把防守耶路撒冷的貝里昂來當成主角,
回教也安排了一位英雄-撒拉丁,在兩面都不得罪的情況下,
塑造出基督與回教共存(片中的基督徒都會簡單的阿拉伯問候
語) 的歷史紀錄片。


簡單的提一下劇情,奧蘭多布魯在片中飾演貝里昂(Balian),
法國的小鎮一個貴族後裔(私生子),影片開始他的老婆因為
兒子意外往生自殺,而貝里昂也殺了貪心取走她老婆遺物的
教士。未曾謀面的老爸也在找尋他的途中,因為包庇兒子犯
下的罪行遇襲掛點,於是苦命的貝里昂一個人來到耶路撒冷
,為他的妻子、還有自己贖罪。(註一)


故事精采的部分開始於老爸在臨終前為他授與騎士的稱號,
大概是保護人民、維護真理不惜犧牲性命之類的狗屁宣言,
最後還賞了他一巴掌要他不忘記。,(面對敵人、毋須恐懼、
捍衛真相、即便代價是死亡、保衛無助的人、不行不義之事、
這是你的誓言) ....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不蘭多被打心裡小爽
了一下(笑)


於是貝里昂就成為偉大而愚蠢(?)的騎士當時耶路撒冷的城主
愛好和平,無論回教徒與基督徒都可以在耶路撒冷朝拜,而
野心勃勃的蓋路西安與旗下的聖殿騎士卻一再的與回教徒挑
釁、屠殺回教徒商隊,導致回教領袖撒拉丁派遣二十萬大軍
包圍耶路撒冷。貝里昂為了保護領地的人民,不惜率領少得
可憐的部下攻打撒拉丁的前鋒部隊,奇蹟似的生還後聲名大
噪。可惜當耶路撒冷的城主臨終欲將王位傳給他時,他秉著
騎士的精神拒絕了,於是別無選擇下,耶路撒冷的兵權交託
在主戰派蓋路西安(Guy of Lusignan)的手上。


儘管貝里昂苦勸蓋路西安勿出兵攻打撒拉丁(Saladin)-回教
智慧的領袖,蓋仍然執意出兵,以神為名,全數出兵迎擊撒
拉丁。


結果電影把史實傳達的十分逼真-缺乏水、補給的十字軍戰
士們被全數殲滅,禿鷹蔽日啄食屍體。於是貝里昂動員組織
城內所有的男丁,防禦聖城。當然最後,他仍然無法贏得這
場戰役,畢竟這麼可憐的陣容根本無法和對手的20萬大軍相
提並論,但他至少團結了城內剩下的老弱殘兵,與拉丁周旋,
取得有利的談判條件,得以讓城內的基督徒全身而退。
(這是史實)


故事最後還留下一個伏筆.... 當貝里昂回到法國時,有一位騎
士來請教貝里昂的大名,貝里昂謙稱自己只是個鐵匠,這名
騎士不是別人,正是赫赫有名的英國國王獅心王理查。(註二)
而半虛半實的劇情到這裡與歷史正式接軌,理查就是第三次
十字軍東征的主角,與撒拉丁爭奪耶路撒冷的過程更是史書
上更多著墨的地方。

感覺上王者天下只是開場,接下的獅心王與撒拉丁的勾心鬥
角才是主戲...如果有續集的話。:)





[b]註一[/b] 基督教義裡,自殺者必下地獄,而耶路撒冷在當
時被喻為 The Kingdom of Heaven (天堂的國度),而根據馬
可福音".... the kingdom of heaven is at hand, repent ye"
(天國近了,你們當悔改、信福音)故耶路撒冷朝聖被視為一種
對罪惡的懺悔。

[b]註二[/b] 守城的貝里昂真有其人,但歷史上(估狗裡)著墨
不多,下面提供幾個連結,可以比較大導演忠於史實的程度。

歷史上的撒拉丁
[英]幕後專訪

獅心王理查(Richard the Lionheart)就是讓弟弟亨利奪權、
讓英國最有名的盜匪羅賓漢橫行的英國國王。

[Rabbit On] Feure Frei

-




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時是在電影(限制級戰警)裡非常經典的一幕,
美國特務闖進搖滾樂團的會場,主唱聲嘶力竭的唱著"Feure
Frei...BANG BANG!" 還拿著火焰槍不時對空開火,一看差點
昏倒(剛好他穿的是西裝)後有追兵,非得在一群狂熱的Fans裡找
掩護,最後要穿過舞台時被人用槍做掉,然後掉在人群上被人抬
來抬去~ 很暴力、很血腥的一幕,現在每次聽到Feure Frei時就
想到樂團拿火焰槍的樣子...特別是一連串的聽不懂得德文,翻譯
之後更是充滿性暗示、暴力美學,Feure Frei 的意思是"射擊!"
(軍隊的用語)真是愛死這種Hardcord Rock'n Roll了
getadelt wird wer schmerzen kennt
vom feuer das die haut verbrennt
ich werf ein licht
in mein gesicht
ein heisser schrei
feuer frei
bang bang
bang bang
geadelt ist wer schmerzen kennt
vom feuer das in lust verbrennt
ein funkenstoss
in ihren schoss
ein heisser schrei
feuer frei
bang bang
bang bang
oooooo feur frei
bang bang
bang bang
oooooo feuer frei
gefehriich ist wer schmerzen kennt
vom feuer das den geist verbrennt
bang bang
gefehriich das gebrannte kind
mit feuer das vom leben trennt
ein heisser schrei
bang bang
feuer frei
dein gluck
ist nicht mein gluck
ist mein ungluck
bang bang
bang bang
oooooo feur frei
bang bang
bang bang
oooooo feur frei
bang bang
bang bang
oooooo oooooo oooooo feur frei
BANG BANG

# 感謝Dr. Wanek的英文翻譯

The one is blamed who knows pain from fire that burns the skin,
I cast a light in my face
a hot cry
Fire! ('Feuer frei' is the order to shoot - in the army, etc.!)
bang bang
bang bang (i.e. THE SOUND OF shooting)
the one is ennobled who knows the pain
from the fire that burns in lust
A blow of sparks
into her lap
a hot cry
Fire!
oooo Fire!
bang bang
bang bang
dangerous is who knows pain
from the fire that burns the spirit
bang bang
dangerous is the burnt child
with fire that separates from life
bang bang
Fire!
Your luck
is not my luck
is my bad luck
bang bang
bang bang
oooo Fire!
bang bang
bang banb
ooooo ooo oooo Fire!
BANG BANG

星期二, 4月 26, 2005

[snap shot] 拍賣葛萊分多學院



[法新社]JK羅林女士表示,因為霍格華茲連年的招生不足與
財務運作上的困難,葛萊分多學院在台分校設立不到兩年便
宣布退出競爭市場,消息傳出將影響後續在台的巫術學院的
設立,NASDAQ 哈利波特魔法股重創三百點,以每股兩百一
十塊作收,投資人也對魔法學院的設立持觀望的態度。那斯
達克發言人Scott Peterson 開玩笑式的說:似乎分類帽對
葛萊分多學院有嫌隙,一個學生都沒有了







上面的消息當然是....騙人的....


注意看看左邊的... 龍下面打的...Gryffindor,可是不折
不扣的葛萊分多學院喔! 只可惜葛萊分多的代表物是獅
子,這裡拷貝版的只有兩條龍...... 你一定很好奇這間學
校在哪裡吧? 這間應該是補習班...(吧)在高雄市內的十全
一路上,每次我經過都會忍不住莞爾一下..(噗)

沒想到過了一陣子竟然傳出要拍賣了,趕快趁還在拍賣
時給她補兩張照片,以免向隅

I'm still alive ...part II

我還活著.... 活著就是要面對一堆有的沒有的,
狗屁倒灶的事情,比方說撞壞的摩托車要牽去修、
要跟人談和解的事情。室友學弟開我玩笑,ㄟ,
從前面看是一台新車耶! 我笑了笑對阿! 你也可
以撞一臺阿!




不過從車子的後面來看的話,真的看得出這台車子
的年齡了,從大二買來就是二手車,陪著我上山下
海,跑高雄跑台南甚至到屏東墾丁,有著無法磨滅
深刻的革命感情。




小武問我說:那和解有拿對方錢嗎? 我回答沒有,因
為直覺上來說對方也很勉強的要拿兩三千塊出來,後
來想一想,對方有車險阿!嘖...不過真的完全沒有印
像我是怎麼被撞、怎麼去撞人或是被抬上救護車了。
我後來去Sym的車行估價,老闆估出來超低價四千多,
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因為我去YAMAHA修是要七千
塊滴...而出事當天Sym剛好沒有開。

總之,人平安就沒事了,跟對方做和解也算是一個結束
吧! (不過我不敢到車禍現場拜拜,聽說那地方常出事
....)

星期一, 4月 25, 2005

[播放音樂說明]這種事情要偷偷幹

-




我的網頁播放的歌曲寄放空間其實要大力感謝學校
的贊助,但是一首歌MP3動輒兩三mb,在免費提供
網頁空間(不是網路硬碟)的情形下,我不可能提供
每一首歌的載點給各位下載,學校也三令五申說了
不能放mp3,所以每個禮拜我都會換一首歌僅供BGM
欣賞,喜歡的話有相關資訊還是去購買支持正版吧!

不過學校的立場是這樣,仍然有辦法鑽漏洞:)

只好在其他的網頁上,供各位下載試聽嚕。聽起來很
不可能,但是藉著異想天開的程式設計師,往往這類
的資訊upon request (^_^),比方說韓國人的HP相
簿就是很好的範例,藉由Rar Faker這個好用的軟體
顧名思義把Rar偽裝分割成Jpg圖片檔,再上傳到免費
的相簿裡。

而且因為分割過,一個檔案大到數十MB的影片檔也沒
問題喔! 而且經過偽裝,管理員也不容易發現有問題
而被砍檔,我就曾經下載過一部70幾MB的卡通,更重
要的是,HP相簿是免費的。

以後只要說歌曲的相關圖片,給個HP連結就心照不宣嚕
,請大家跟著連結去瞧瞧關於HP相簿的使用說明吧!

大致的內容如下:
一.WINRAR分割壓縮
二.利用WINRAR FAKER偽裝
三.HP相簿申請和上傳
四.HP相簿下載


噓.....這種事要小聲說喲! 基本上你看到的圖檔,
都是rar檔,這樣用rar解壓縮就明白了。

星期六, 4月 23, 2005

The Star Spangled Banner 美國國歌

-
September 20, 1814By Francis Scott Key


hotlinked from Web Gallery of Art




Oh, say can you see, by the dawn's early light,
What so proudly we hailed at the twilight's last gleaming?
Whose broad stripes and bright stars,
through the perilous fight, O'er the ramparts we watched,
were so gallantly streaming?
And the rockets' red glare, the bombs bursting in air,
Gave proof through the night that our flag was still there.

O say, does that star-spangled banner yet wave O'er the land
of the free and the home of the brave?



音樂在這裡

*通常不唱
On the shore, dimly seen through the mists of the deep,
Where the foe's haughty host in dread silence reposes,
What is that which the breeze, o'er the towering steep,
As it fitfully blows, half conceals, half discloses?
Now it catches the gleam of the morning's first beam,
In full glory reflected now shines on the stream:
'Tis the star-spangled banner! O long may it wave
O'er the land of the free and the home of the brave.
And where is that band who so vauntingly swore
That the havoc of war and the battle's confusion
A home and a country should leave us no more?
Their blood has wiped out their foul footstep's pollution.
No refuge could save the hireling and slave From the terror of flight,
or the gloom of the grave: And the star-spangled banner in triumph
doth wave O'er the land of the free and the home of the brave.

Oh! thus be it ever, when freemen shall stand
Between their loved homes
and the war's desolation! Blest with victory and peace,
May the heaven-rescued land.
Praise the Power that hath made and preserved us a nation.
Then conquer we must, when our cause it is just,
And this be our motto: "In God is our trust." And the star-spangled
banner in triumph shall wave O'er the land of the free and
the home of the brave!

1812 年在美國保衛獨立的戰爭中,詩人Francis Scott Key

在巴爾的摩親眼目睹了英軍對麥克亨利堡的進攻,以
美軍的英勇抵抗。1814年9 月13日凌晨,Francis Scott Key
透過炮火的硝煙,看到一面美國國旗仍然在城堡上迎風
飄揚,他被這景像深深感動,隨手在一封信的背後寫下
了幾行詩。第二天,他把詩稿送給法官尼科爾遜 Nicholson
,得到大力贊賞,並建議用一首當時非常流行的曲子”
To Anacreon in Heaven”做為配曲,同時取歌名為“
星條旗之歌”The Star Spangled Banner,這首歌深受
美國人民的喜愛,很快就傳遍全國。1931年,被正式定
為美利堅合眾國的國歌。

#轉貼自 http://www.go2travel.idv.tw/aboutusa2.htm



白說 我看到最後一段美國國歌詞真是覺的毛骨悚然,
In the god we trust 表現出基督教的信仰,一手聖經,
一手持劍,用武力傳教的信念百年來不衰,從十字軍
到布希入侵伊拉克,還有Then conquer we must,
when our cause it is just. 這讓我想起JFK(甘迺迪)
曾經說過, 沒有永恆的朋友、沒有永恆的敵人,只有永
恆的利益。老美還寫在國歌裡要他們記起來勒,我的
天哪,如果哪位仁兄真的相信美國是世界警察,為和
平奮鬥而努力的話,建議把他抓來聽聽看美國國歌歌
詞吧! 去他的人權、民主!

[閱讀心得] 科長島耕作

-




最近看了科長島耕作這套漫畫,目前進度在部長島耕作,
目標是取締役島耕作(科長->部長->取締役->社長),按
照劇情的推演,我想哪一天弘兼憲史推出了社長島耕作
我也不會訝異。


弘兼的這套漫畫鎖定了上班族島耕作在出芝-一個日本大
企業社小小螺絲釘的奮鬥故事,藉由不段的調動與出差,
體驗世界各地的風俗與產業,島耕作自始至終不願意加入
企業的派系,願意為自己的良心而工作,不過,成功的
事業背後,他跟妻子離異,而小女兒不習慣跟他的新爸爸
,常常來黏島耕作。作者把島耕作描繪成一個理想的上班
族,沒有家庭、愛情的累贅,生性自由的島到每個出差的
地方總不乏女人圍繞,總會遇上某某大人物,得到漫畫式
不可思議的幫助。


日本的商業總離不開酒,從高消費的銀座到有錢不一定
能進去的紫園,反映了日人談生意總是從杯中物開始,
三杯黃湯下肚總有女恃陪伴,不管是出場費可能是上班
族一兩個薪水的銀座媽媽桑,或是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焉
的歌舞妓,島耕作這套漫畫裡女人總是扮演著檯面下、
幕後不可或缺的推手,特別是情婦、外遇的對象,或是
發生一夜情後不應該會再見面的陌生人。


根據漫畫的附錄,日本外務省(外交部)甚至把這套漫畫
視為日本人對外國投資產業價值觀,以及上班族的文化
表徵,在亞洲一次大型的會議上甚至還致贈一套給予會
的每位代表。


最令人咋舌的是作者的考究功力,從京都的紫苑到日
本在菲律賓的投資、音樂產業的競爭、葡萄酒代理、隨
著辦事與外語能力一流但是個性不羈的島耕作,讀者的
視野也跟隨著他的貶謫外放從越南、菲律賓、到美國、
法國等等,島每每能化險為夷,成功完成上級交付的命
令因而獲得升遷。作者在背後的涉獵包括日本在東南亞
各地的投資、BOT、日本兩百年京都藝妓文化、美國電
影業的併購、法國葡萄酒產地資訊、日本藝能界生態、
地方民俗慶典(祭)... 藉由閱讀這套漫畫彷彿能窺見
作者取材之用心,以及所要表達囊括主題的野心。



此外不得一提的是島耕作對愛情與婚姻的價值觀,島因
為經常性的調職與事業經營,導致他的愛侶也有如007
龐德女郎般的固定更換,幾乎每調任一次身旁的女性臉
孔也跟著大搬風,也暴露出矛盾的日本男人心理,既然
相愛了但不一定要在一起,在一起不一定要相愛,特別
是性,除了島的兩個女兒跟高市這位喜感人物外,登場
的女主人幾乎跟島都有過露水因緣,而每個女性退場時
也都表示尊重島的決定,不強求在一起,同時也為再重
逢而埋下伏筆。更不乏女性表示不被家庭拘束、熱衷於
工作的島才是有魅力的男人。島耕作裡登場的人物裡或
多或少都有私生子、私生女,甚至島在紐約也有一個未
曾謀面的女兒,這是不是多少也包含男人為婚姻等同於
買斷性器官專利的而保有的豁免權呢,亦或是日本對於
性的態度較台灣亞洲地區等較為開放? 這是在理想化的
假設下,對於男性繁衍本能繁衍上限的一種挑戰。


說島耕作是日本上班族的縮影其實言過其實,這套漫畫
還包含了弘兼本人對大企業社裡的良心價值的期許,也
就是爬的越高的人對於下位的人越能體諒以及尊重,還
有島耕作本人,這位戰後嬰兒潮出身的團塊人物,不管
職位上是小小的科長也好、昇任部長也好、到萬人之上
的取締役也好,隨著年歲的增長,島永遠有著一顆赤子
之心,不會排斥調任到新的單位學習新的事物,不會濫
用職權報復有私人恩怨的同事或是部署,永遠以公司的
利益為考量,不會收取回扣或紅包。甚至原諒自己的敵
人----在部長島耕作的結尾是跟金野,這位大反派的和
解。金野分社長在漫畫裡蠻酣、討好上司欺壓部署,無
能又不得人心,但即使三番兩次惡整島耕作,最後在失
勢時,形單影隻的出現在公司,島仍然不記前嫌與他交
好,甚至為他擔憂家庭,積極的鼓勵他活出自我。


弘兼本人並不在漫畫中說理,島耕作自始自終是個公司
雇員,在經濟不景氣的人事搬風裡,雖然島有良好的人
脈,但他並不急於為自己說項。如何在激烈的派系鬥爭
裡保持自我不願加入派閥,看者上頭派下來的工作完成
並獲得滿足感,品嘗美味高檔的紅酒,參加各地的祭典
,流連忘返於不同的異性間而不迷戀。或許讀者在看這
套漫畫時,或多或少的期許自己也在如此大的企業工作
,或是希望自己的上司就是島耕作吧?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