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三, 6月 29, 2005

[Rabbit on] 回到苗栗的第三天


俄羅斯的八度音(點圖觀賞)

今天稍微空下來了,做點更新吧.....(免得有倒站的嫌疑XD )前天把鑰匙還給打工的語言中心老師後,在校園拍了幾張照片,然後就收拾行囊(不巧我的DSC被老媽借去了)把高雄的家當都打包搬回家,順便把摩托車也一起運回來了,東西滿滿載了整個小貨車,跟叔叔一起清完在旗山的寢室,算算時間整整快花了四個多小時,... 看看沒穿拖鞋的腳底都是一層灰塵,然後就是Pack回苗栗home
sweet home...


Voila算算就這樣跟四年求學的實踐USC say goodbye了,說感傷真的還有點,每年寒暑假都這樣搬來搬去,但這一別可能要很久才會回來了。


在專業上,覺得總是學得不夠多,每次跑去問關於英文的問題,Diran 總不厭其煩的解釋跟耐心的更正,雖然我沒有給他上過一堂課,他是我遇過最好的老師,還有語言中心工讀負責的淑瑛老師,記不得我有多少次打工遲到,或是忘記,而老師也是笑著聽著我的爛藉口(Lame Excuse)是她鼓勵我考多益,也是她提供我有美國教育展訊息讓我當上翻譯,...更別提她讓我在語言中心每個月有64小時的工讀時數,讓我吃飯有著落......


回來苗栗的一路上下著大雨.............. 遠方的煙囪吐著灰濛濛分不清是煙還是雷雲。


總之我是回來了,直到第一隻蚊子的屍體在我的手上開始喚醒我在苗栗的事實,昨天的家裡養的小白被人目擊丟到大水溝裡,騎著摩托車去跟爸爸找呀找,然後在家裡附近約三百公尺的地方找到了,牠這條狗仍不改一票悠閒的坐在水中的乾燥沙洲上,看到主人來了用搖搖尾巴還有喉嚨的呻吟聲裝無辜,但是水溝有兩個人高,我和老爸也只能回家拿鋁梯把它抱上來,唉,愛亂跑哪天被人打死也認了,我爸說。


還欠淑瑛老師一篇翻譯稿(約三四個工作天),然後就是七月底的民航人員特考了......讀經禱告、趕快唸書..
..加油!

星期三, 6月 22, 2005

[Funny]This Land (這塊土地)





點這裡觀看flash




#感謝蘇狄然老師提供文法校正與故事提供

Bush :This land is your land. This land is my land.
布希: 這是你的土地,這是我的土地
(Mass-un-chew-sits是嘲諷布希不會拼麻省諸塞Massachusetts
以及經常性的不經思考的bad grammar)

I'm a Texax Tiger. You are liberal weiner.
我是德州老虎,你是共和黨的ㄋㄠ種 (註一)

I'm a great crusader, you are Herman Munster.
我是偉大的十字軍,你是富蘭克林科學怪人(註二)

This land will surely vote for me.
人民一定會把票投給我。

Kerry :This land is your land. This land is my land.
凱瑞:這是你的土地,這是我的土地。

I'm an intellectual. You're a stupid dump ass.
我學富五車,你是不學無術的笨蛋。

I'm a purple heart winner. Yes, it's true I won it twice.
我是紫心勳章得主,我還拿過兩次。(註三)

This land will surely vote for me.
人民一定會把票投給我。

Bush:You have more waffles than the House of Pancakes.
布希: 你政策搖擺不定像烤鬆餅一樣翻來覆去。

You offer flip flops. I offer tax breaks.
你主張很模糊,我開支票減稅。

You are a UN pussy, and its true. Kick ass, hah!
你是聯合國的婊子,哈,修理她!
(右邊是法國總理席哈克,中間是安南,左邊是
德國總理施羅德)

This land will surely vote for me.
人民一定會把票投給我。

Kerry: You can't say nuclear. That really scares me.
千萬不要說"核子",那真的會嚇死我。
(此為嘲笑布希的德州口音)

Sometimes a brain can come in quite handy.
有時候小聰明或許有點鳥用,

But it's not gonna help you because I won three Purple Hearts.
但是並不會太有用,因為我得過三枚紫心勳章。

This land will surely vote for me.
人民一定會把票投給我。

Bush:You Liberal Sissy!
布希:你這個民主黨娘娘腔!

Kerry:You're right wing nutjob!
凱瑞:你這個右翼極端份子!

Bush: You're pinko commie!
布希:你是共黨同路人! (Pinko:粉紅,有點紅又不會太紅,左傾)

Kerry: You're dumb as a doorkrob.
凱瑞: 你跟球型門把一樣呆。

Bush: Hey! You got that botox!
布希: 嘿!你打肉毒桿菌裝少年!

Kerry: But I still won three Purple Hearts.
凱瑞: 但至少我得過三個紫心勳章。

Bush&Kerry: This land will surely vote for me.
(布希、凱瑞) 人民一定會把票投給我。

Indian: This was my land.
Together: But now it's our land!
印地安人: 這曾經是我的土地。 眾人: 但現在是我們的!
(背後的招牌都是富比士上的大企業)

Arnold Schwarzenegger: From California.....
阿諾: 從"咖"利福尼亞州.....

Clinton: To New York Isla... Whatna do?
柯林頓: 到紐約島.... 幹麻?
(左邊是路文斯基 或譯:柳文斯基, Monica Lewinsky)

Kerry: I'm Liberal Weiner.
凱瑞: 我是共和黨ㄋㄠ種。

Bush: I'm right wing nutjob.
布希: 我是右翼激進派份子。

Together: This land belongs to you and me.
合唱: 這塊土地是屬於大家的。

Bush: Dick Cheny too.
布希: 噢,別忘了副總統錢尼。





(註一) Weiner 在維基大百科的解釋是1. 美國阿肯色州的一個不到八百人的小城鎮 2. wiener 的常見錯別字,wiener為壎肉香腸(應該是這個解釋) 3.人名 ,蘇狄然教授解釋為"沒有男子氣概"等的貶義。凱瑞手上拿的那罐番茄醬是諷刺
他依靠有錢的太太Teresa Heinz (世界上最大的番茄醬公司的遺孀)
(參考 Heinz 公司)


(註二)布希的進軍伊拉克有人認為是21世紀的十字軍東征。The Munsters 是美國電視劇,在美國1964~1966年在CBS上播映靈感來自科學怪人,由Joe Connelly 和Bob Mosher這兩位<<飛躍比佛利>> 目製作人共同製作。Herman Munster是裡面從科學怪人演變而來比較不恐怖的主人公。同期還有類似的在ABC上播映,較廣為人知的<<阿達一族>> (The Addams Family) 後來還拍成大螢幕的阿達一族 (The Addams Family Values) 參考 TV Land http://www.tvland.com/shows/


(註三)紫心勳章
<<紫心勳章>>(The Purple Heart)是美國軍方的最高榮譽獎章, 一般贈與於對戰事有重大貢獻,或於參戰時壯烈犧牲的人員。(維基百科)
而事實上紫心勳章頒發有爭議,因為無論是一點點小擦傷或是重傷到截肢,都是頒發紫心勳章。 阿甘正傳的阿甘就因為屁屁被子彈擦到就頒發了紫心勳章。美國民主黨約翰‧凱瑞(John Kerry)也被頒發了三枚紫心勳章,這個卡通是諷刺凱瑞沒有殺一名敵軍而得到第二枚紫勳的經過。

#參考美國越戰反凱瑞老兵: 凱瑞的三枚紫心勳章


(註四) 以上的歌曲是JibJab改編鄉村民謠This Land is My Land (By Woody Guthrie)為非營利性質的網站,但因為這個Flash太紅了,以致於有Liberal Weiner T恤、造型娃娃等週邊商品熱賣,甚至民主黨跟共和黨都以Liberal Weiner 和 Right wing nutjob 這兩個綽號自居。

星期四, 6月 09, 2005

電影的譯名

譯文是一朵香甜誘人的花,傳遞花粉的工蜂只能意會而不能
言傳。翻譯之妙在於幾千片拼圖中,找到剛好缺少的一塊,
好像找到了,卻又懷疑是不是正確的那片?.... 於是在推敲推敲間,瓜熟蒂落,蜜已成釀,而我們卻不斷的找尋下一塊拼圖。

以下是我之前發表在Endless Fight裡的關於兩岸三地的翻譯拙見,聊備一說。


TOP GUN 的大陸譯名"好大的一把槍(直譯)"在台灣被消遣許久,但是真實的是譯名是"壯志凌雲"(請參考G大神) A Bug's Life 也並非是傳說中的"共產制度下莊園螞蟻的奮鬥記" 是"螞蟻特工隊",大陸電影譯名一向以"忠於原著而稱",如Black Hawk Down 黑鷹墜落(台:黑鷹計畫)

Amelie 天使愛美麗(艾蜜莉的異想世界)
I am Sam 我是山姆(他不笨,他是我爸爸)
The Day After Tomorrow 後天(明天過後)
The Lord of the Rings 指環王(魔戒)
Bridget Jones's Diary 布理吉特瓊斯日記(BJ單身日記)
Monority Report 少數派報告(關鍵報告)


其實台灣的翻譯傾向"讓觀眾知道在演什麼",而大陸的翻譯是"一板一眼、有什麼翻什麼",倒也沒有"好大一把槍"如此般的離譜。仔細比較之下,兩岸三地的用字淺詞、語言用法還有文化背景都不盡然相同,沒有一個標準,或是定則,港譯的譯名"二十二世紀殺人網路"(台譯:駭客任務)在台灣人聽起來或許有那麼點奇怪,但是也符合電影要闡述的主題,也算OK。


(BTW: 駭客任務大陸譯"黑客帝國",黑客=hacker或cracker ,個人認為是很滿點的翻譯,至少沒有出現類似直譯的"母體"或是"馬其克斯"= Matrix之類的譯法)


日前在高雄電影博物館翻閱早期60,70年代台灣電影的翻譯,很明顯的早期台灣電影有很深的古典文學傾向,如A River Of No Return (台譯: 大江東去)頗有蘇軾的《念奴嬌壯魄的文學意象,The Sun Also Rise(旭日東昇),My Fair Lady (窈窕淑女,詳見)《詩經‧國風‧周南》


台灣使用"窈窕淑女"這個詞十分平凡,倒也不為過,我比較好奇不知大陸與香港這個譯名在文字意像上的呈現。 老電影中譯名最令在下印象深刻的是"Gone with Wind" , "隨風而逝"或譯為"飄"。第二的譯法不但符合郝思嘉在南北戰爭身世坎坷的遭遇,簡而有力又富有文字的想像空間,可謂反璞歸真而集大成。


譯工不可一蹴可及,急就章考驗的是譯者的功力,如"Minority Report"台灣翻譯為"關鍵"報告,為何Minority 是少數、弱勢,卻要翻成關鍵? 這跟劇情有關,阿湯哥在片中急欲為自己平反,他得逃避追捕,找出預知犯罪系統中的缺點(minority) 因為是各方人馬爭奪的報告,所以譯為"關鍵"。 從這裡就足見得台灣的譯者脫離"字譯"而提升到"意譯"的境界了。


然而提到台灣的電影翻譯不得提到令人詬病的<<神鬼系列>> 神鬼戰士、神鬼傳奇、神鬼奇航、神鬼交鋒、神鬼願望、神鬼第六感、神鬼制裁、神鬼任務、神鬼疑雲、神鬼認證..... 不同電影,一次滿足。題材可說從搖籃到墳墓(Cradle to the Grave)全包了。


這些翻譯可謂是用盡了"神鬼"二詞之能事,舉凡Gladiator(古羅馬競技場鬥士)Mummy(木乃伊)、....到"傑森柏恩的身分" 讓我忍不禁想起了一個用"喋血"命名的年代.... 喋血雙雄、 喋血雙煞、叛艦喋血記、喋血街頭、喋血巡洋.....

這真是不負責任的譯法,有志從事翻譯者應當引以為戒。


前幾天正好余光中教授來學校演講,提到學習英文時,他老人家仍不住強調中文的重要性,並說若要譯筆好,中文先得站得住腳。在余教授的求學歷程裡,師承拔貢(清末縣狀元),自幼學習古文,飽讀群書,通曉詩疏,課外讀物為三國演義、水滸傳、西遊記等,在英文造詣上,高中已能自修莎翁劇本,甚至譯拜倫(Byron)著作。(-自豪與自幸,余光中精選集)


在演講上講述旅行經歷,列舉各國鈔票典故,灑灑如貫珠,談到周遊各國的經歷,更是令人咋舌。

做學問這條路,任重而道遠阿!







茲列舉幾部電影供參考,

有興趣可以參考雅虎中國的入口網站

內有詳細的電影譯名

http://cn.ent.yahoo.com/movies/

星期六, 6月 04, 2005

[Rabbit On]於是,剩下20天


從右為Maggie, 丹尼, 愛萍, 艾瑞兒, 呃還有一個一起修口譯課像是乙班的女生= =

四千多個日子終於剩下不到了一個月,回顧了四年,我幹了什麼足以讓自己稱上好事?


我想想.... 企管學報告(拿了將近滿分),電腦報告(Database)、軍訓課的辯論、商用英文秘書實務InterView,這些是稍微有印象的報告,把網際網路學概論重點放在網路上供人下載,撐過號稱應外系女巫的陳允寧三回,認識馬丁、亞歷、芭巴啦、高更、麥口、敵Run,外籍老師除了自大狂白樂山外都很熟(以後寫推薦函很方便?)幫馬丁玩票式的上過半個學期的中文,當八八啦助教,幫忙找精英會的教材(諷刺的是精英會我沒有資格申請)老愛上修、選些跟分數無關的課,本屆唯二修過英文戲劇與英美文化概論的小學弟(現在要畢業了)。



加入過大腳登山社被操了一學期(攀岩)、跟資管系學弟拼湊出一隊拿下校內盃的CS冠軍,(記得獎金好像每人可以分到五百)從初賽三十幾隊打到決賽,從Bloodstrike到de_aztec, ...
隊伍名稱是我臨場想出來的叫Mister,狂電其他的參賽者,被旁觀的同學形容成"像搶食一樣",加入南實踐英文報當到主編,每次出刊接受別人批評好像心臟要停掉一樣,主持會議,邀請敵Run主任開會、校稿、發會議通知,很期待下任的主編能夠帶領英文報走上高峰(High Peak)。不過好像人選有...?
還有零零星星的帶過德國交換學生參訪(一周)、美國教育基金會教育展翻譯(一天)、美濃教過小孩子(三個月),工地扛過水泥(是真的,一個暑假!)摘過橘子摘到臉凍傷(一個寒假,六點起床,寒流來時覺得比工地還難混~.~)


大學四年最難過的是AmyYang的往生。


那是在高三的暑假,一次不經意騎車經過國小附近,看到一家漫畫書店(皇冠),裡頭剛開張不久,還有整修過後的味道,因為真的沒什麼書好看,於是挑了一本馬羅的浮士德(Dr.Faustus),可能是在漫畫書店看這種書真的太奇怪了吧!跟老闆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起來,然後認識了他的姊姊Amy,大概快四十,老闆Yang大哥大我大概十幾歲,他的未婚妻妮燕姐大我五六歲左右,然後那個暑假就是古典音樂、小說與人文的對話。我跟AmyYan姐姐借了布蘭詩歌(O, Fortuna)、皮爾金組曲、阿根廷別為我哭泣、歌劇魅影... 在我到高雄前那段日子真的很難忘,我們還一起騎車到新竹(大概快一百公里),他還偷偷幫我加了500在我的租書帳號裡,楊大哥說"只有我在提到一些衣服、摩托車時覺得我像二十歲"


我真的有點老吧!Je suppose.


然後我搬離苗栗市的家,透天的屋子賣掉,慢慢的沒有消息,之後AmyYang到一家LCD廠當翻譯(她是信州大學學成歸國),再一次聽到卻是她得到了癌症,然後病入膏肓,最後的那個暑假,我跑回去看她是因為化療掉了一頭的髮。把握最後的時間請她教我日文,面對痛苦的病魔,她始終鼓勵我,回我的信,甚至勉勵我走出自己的路。


而不知道為什麼聽到她往生的消息並沒有掉淚。


或許是聽到他臨終前投奔主懷,或許是不願意再看到那張蒼白卻帶著令人心痛的笑臉,我對她只留下了一張未兌現日文一級支票。

楊姐姐,魂兮歸來。

扯遠了。大學生活是很忙碌的...轉眼間,皇冠,曾經陪我們渡過無數個話題的書店,在幾個暑假間因為房租等因素,楊大哥決定收起來,不做了!....於是我每次經過那裡總是莫名的惆悵。


我對楊大姐並沒有所謂的親密的感覺,只能說是好朋友,真正有想要成為男女朋友關係的是夏綠蒂。 在英文話劇課遇上的她,我想用我笨拙的言語並不能形容她帶給我的感覺,愛上她是一種美麗的錯誤,在告白的那瞬間知道她有交往兩年的男友。卻一相情願的認為她會放棄元配,結果可想而知。為她隨傳隨到,做護花使者、做卡片...還在半夜飆車到她的宿舍陪她。現在看起來都是很瘋狂、不可思議的事。這中間她始終瞞著她男友,也半接受我的追求,就像嗎啡一樣愛情反而教人欲罷不能,然後,在交往第三個月,她下定決心跟我分手,進入我的信箱刪掉交往的信件,把網路相簿del,我像個海洛因重度患者毒癮上身,行尸走肉活在校園。



不過沒有多久就遇到艾莉絲了^^
跟可愛的艾莉絲開始是因為戲劇課老師要的一本書(Waiting For Gortor)等待果陀於是我請她帶我去高雄的書林、敦煌等書局,然後去西子灣看海...於是帶著帶著就這麼起來了一段緣分,交往了一個月的晚上我在簡訊裡終於忍不住跟她告白了。這段戀情非常的平穩、甜蜜,連夏綠蒂知道後都忍不住抗議:

怎麼這麼快?


跟艾莉絲交往到現在已經兩年又3個月又15天,高雄的華納、誠品、城市光廊、鼓山、高美館、工藝館、海洋之星,等等可以說玩遍高雄、吃遍高雄,我也可以自稱半個高雄人了。


唉,捨不得離開這塊充滿回憶的土地。


終於,剩下二十天。剩下的二十天,我想做兩個專訪,第一個是旗山的景點,第二個是我的死黨。目前剩下的功課還有英文報的最後會議、答應別人的一篇翻譯,畢業典禮畢業生代表致詞,接下來就要回家嚕!

Au Revoir!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