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四, 7月 21, 2005

[Rabbit On] Heart's On Fire!



回到苗栗轉眼間要一個月了,以下我最不能忍受的五件事........


阿熾以 (日文)

無法想像天氣怎麼這麼熱~ 住在在二樓加蓋的房子,中午溫暖的太陽公公開始照著天花板,把蛋放在主機上都可以煎熟了,連電風扇吹出來的都是熱~熱~的風,ADSLmoden也開始抗議工作環境,一天平均會斷兩次線。

蛇虺蚊蚋

公館是非常Country Side的地方,我所知道的有三個,一個在台北、一個在屏東、另一個就是在苗栗,我居住的公館,距離產草莓的大湖僅僅不到二十分鐘的車程。這樣說其實還是有點容易混淆,因為屏東的那個公館旁邊也有大湖(地名
也有菜市場名字,巧的是連二發碰在一起).....
Voila le Gongguan J'ai connais Et Je Partique, 吃飯的時候必須點蚊香,平均一天要打死超過7隻以上的蚊子。還可以看到青蛙或蟾蜍跳呀跳的從你腳邊過去,田邊有白鷺鷥,廚房有比哈姆太郎大兩倍的老鼠,晾衣服的倉庫有巴掌大的蜘蛛,儼然是個小型的生態食物鏈..........由於舍弟不太愛乾淨,隔壁房間裡的小強似乎有越界的傾向。


可怕的苗栗市

我住在公館鄉,三萬多的人口繁榮程度大概跟美濃鎮差不多,前幾天跟國中同學的大學同學們一起去苗栗市打球吃飯,席間問我苗栗有什麼好玩的呢? 我說:真的沒什麼,十點過後鐵門就喀拉喀啦的拉下來的,戲院只有兩間(今年剩下一間)
三商百貨是最大的百貨公司(大型雜貨店?)也沒有誠品、敦煌、書林..。市中心的展書堂在兩個月前收起來後,苗栗真的連堪稱"書店"的地方都沒有了~~~~@@高鐵苗栗站竟停在鳥不生蛋連自強號都沒停靠的豐富! (住在苗栗十多年還真的沒去
過那裡)


剩下的時間在Ticking

七月底要考試了,最沒有把握的三個科目- 民用航空法、航空氣象學、電子計算機概論,不要懷疑,這三科都是申論題。厚厚的法條、子法、衍生題、時事外加國際公約,不會就是掰掰了。很害怕英文會退步、憲法又沒有唸的很熟,....應該
說各科都沒念得很熟吧? 沒有人可以激勵,沒有人會幫忙,一切都得靠自己....只能禱告祈求上帝眷顧了。


沒有女朋友

遠離在高雄小港的愛麗絲,魂牽夢縈的兩人世界,騎著機車開始懷念空蕩蕩的後座有人抱著的感覺。現在週末一到就望著遙遠的南方天空發呆....

我懷念高雄的空氣,懷念騎著摩托車大老遠找愛麗絲的日子, 我們一起逛遍了高雄、玩遍了高雄,Warner's Village的電影 、大歷百貨的壽司Le Marche、西子灣黃昏的夕陽。真是懷念打工、寫報紙的學生生活,... 可是我又不想延畢那種被大夥兒遺棄的感覺。(父母親可能會殺了我,如果延畢)希望能夠分在高雄當兵、在小港機場工作,唉,我真的得了思鄉病,彷彿生活了四年的高雄才是我家,...Je suppose.

星期日, 7月 03, 2005

Pathetic 男人是可悲的動物


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 按此觀點,如果總是讓小頭控制大頭,那就做脫光衣服做禽獸算了....


隨著情慾肆意跟異性發生性行為,那跟動物實在沒什麼分別。我的建議是,沒辦法控制自己的慾望的話,請跟自己的左手/右手約會,起碼人在做愛前得先懂得什麼是愛。高喊口號愛與和平,那是約翰藍儂與小野洋子的時代,但是既然精神都可以出軌了,我實在看不出來肉體出軌有什麼分別?所以請別告訴我柏拉圖式愛情,既然外遇就應該是外遇,那麼愛一個人甚至連慾望都能克制住了,那就跟元配說Bye Bye跟你想愛的人在一起坦承面對彼此的生理需求就好了,這麼心酸守活寡幹麻?..搞什麼現代版的阿伯拉與哀綠綺思?


有好人俱樂部、有去死去死團,我建議新好男人應該成立反乾妹妹聯盟(乾妹妹=備胎)

問題來了....當男人的性慾像楚納米(tsunami)一樣襲捲而來時,沒有幾個男人像柳下惠那般的有定力。
(被精蟲附身是很可怕的!)


繁衍是生物的本能,盡可能的與複數的異性交尾以確保後代的存續,而人類是已知的唯一爲了生理快感而發生性行為的動物,理智在大白天告訴我們不可以跟女朋友/老婆以外的人發生性行為,而在深夜裡打開電腦跟白石瞳、黑木瞳展開大戰.....更而甚者就在pub找女生搭訕、站一個晚上(One night stand)

隨著市場趨向,有需求就有供給,A片 因為主演的對象分為人妻、護士、老師、學生、空姐,劇情分類又分為強暴、純愛、素人自拍、偷拍、SM、獸交,英文裡有個術語叫做"Fetish" 來形容人的性癖好,有人是絲 襪癖、有人愛看泡泡襪、更有人喜歡被高跟鞋踩、被鞭打,甚至迷上虐殺的影片。...隨著慾望的高潮,拿衛生紙清理現場,螢光幕前、理智回來看到影片不禁回想:這是演戲嗎? ...還是在親眼目睹犯罪實錄?


曾經有個公益廣告拍的頗叫人醒思: 一個上班族去色情酒吧應酬,身旁坐的陪酒女孩大約十六七歲,幾杯黃湯下肚後,他跑到廁所醒酒,看見鏡中的自己,於是反思:我到底在幹麻?...剛才陪酒的女孩大概跟我的女兒差不多年紀大吧?


男人真是種可悲的動物,像是流連在櫥窗前想買A書,卻又不好意思跟女店員買,買了看完後又棄之如敝屣一樣。


不說了,深夜問題多,關機睡覺最好。(上面的圖片翻譯: 怎麼辦哪?好可怕...這麼大聲,都沒辦法甩開...卡達、扣咚)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