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六, 6月 03, 2006

給女友的自白書

好吧,在自己的網誌總得對自己坦白。

在國中時就認識妳了,與妳一路走來已有十餘年。妳總是一直一直陪伴著我,回想當初認識妳的時候就好像《詩.周南.關睢》描述的"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 ,(得不到妳,反轉難眠)窈窕淑女,琴瑟友之。窈窕淑女,鍾鼓樂之(想呀想的,晚上便睡不著覺。最後便決定用琴瑟鐘鼓來打動那位不相識的美人兒~)

特別是在那個慘綠的少年、升學主義掛帥,妳的美麗倩影總迴盪在我心中徘徊不去。

多少個寂寞的夜晚獨自翻閱外語雜誌找尋妳的溫暖、聽著ICRT廣播傳來的妳的呢喃軟語,總認為比眾多的追求者接近妳一些。回想起那個自作多情的我、渴望多認識妳一些的我,剎那間,有點恍惚,十年後的我心情竟然跟那時有些許的相似。跟你在一起那麼久了,那些發生的糗事好像昨天一樣的清晰、恍如昨日。記得某次的考試,我鼓起勇氣走上台,擅自用妳的名字寫下數學(Meth) 還有考試的時間,原諒我年幼的我總認為書寫體一定要字母長才好看,於是鼓起勇氣寫了全寫(Methmetic)。當全班努力思考代數幾何時,老師看看黑板的書寫體

Methmatic 9:00~10:00

轉頭問全班: 這是誰寫的書寫體? 大家回頭往黑板看了一下...氣氛頓時僵住了。
又看了看,說......這拼錯了吧? 是M-a-t-h-e-matic噢。霎那間我血液集中在臉上,同學爆出一串笑聲劃過寧靜的校園,我羞愧的恨不得找地洞鑽進去,又無助地希望隔壁班的同學在考試中不會聽見而在考試完好奇地跑來班上問發生了什麼事?

尷尬的時刻。

我承認那是一種對妳的褻瀆、我知道那是種冒犯、.....但卻不能阻止我對妳的仰慕與渴望,...就好像吸引女孩子而惡作劇的男生一般。多麼希望看到妳的笑容,那個只為我專屬擁有的笑。

然而成績單上卻不是如此說的,妳就像弄臣裡善變的女人(La donna e mobile)- 難以捉摸,....只能自我安慰道對妳的付出、愛戀不是數字可以量化的。

高中時,我跟死黨小豪有一次約定要去一起去念書。我說: A deal is a deal ,當時 坐在隔壁桌的乖乖牌讀書女回過頭來說:什麼叫一隻麋鹿就是一隻麋鹿阿?(A deer...) 我跟小豪當場為之語塞。嘿,那隻呆頭鵝去年考上台大公管研究所,妳可曾眷顧她了嗎?

更別提UGLY 發音錯誤為/juglai/, To err is human, to forgive is divine, divine/dervain/ 念成/daiven/ 好幾年的謬誤。record與record (錄音與紀錄) analysis 與analies 的重音節、....

我必須承認對妳並不專情。有時迷戀於大和女性的嚶語喃喃,有時沉溺在法蘭克蠻族的金髮碧眼,或許這麼說有些矯情,在她們的身上我總是看到妳的影子,...在片假名的A I U E O (換個發音方法與順序,就是初認識時的母音A E I O U) 還有妳的遠堂的堂表妹方塞(Français)..... 親愛的,妳能否告訴我,大和民族裡的日月火水金 (日曜日、月曜日....) 為何與方塞中的(Dimanche, lundi, mardi, Mercredi, Jeudi, Vendredi, Samedi) 順序竟然吻合性的一致?...這是巧合亦或是命中注定的安排? 七個行星的名字 Solie, Lune, Mar, Mercury, Jupiter, Venus, Saturn .... 妳總是令人猜不透在這背後想告訴我些什麼.....卻又耐人尋味。

噢,英文我愛妳。.... Ces't la langue j'aime et pratique.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