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五, 6月 29, 2007

換個角度,換個世界

因為要做化學治療的關係,現在每天都得到三總報到。MLB轉播時間幾乎都是在早上,無獨有偶的就養成了觀賞王建民的習慣。當然觀賞他贏球是一件樁美事,但畢竟球是圓的,他表現不好被教練提早換下場也不是意外的事。奇怪的,在台灣,雅虎新聞或是各家媒體的頭版,似乎只有滿版的王建民新聞,其他關於他億萬年薪的隊友、即使今天出戰金鶯隊七局放火的失投卻是隻字未提,或是三言兩語帶過。


我想這應該是因為王建民跟台灣民族英雄畫上等號了吧。坦白說如果走過電視機前面看到MLB轉播,洋基隊不是王建民先發投球,我可能也不會坐下來欣賞。甚至有一種幸災樂禍的心情: 「哈! 不是王建民主投,洋基輸球最好」


最近去板橋的地球村上課,遇到一位很有趣的教師Steven。因他為對英文文學有點造詣,上課喜歡咬文嚼字。剛剛好我也是愛引經據典、吊書袋賣弄的無聊人,上他的課簡直就是一拍即合。但他表現出美國人幽默又有文學素養的一面。記得第一次上他的課,提到英文的語言實用性與趨勢,我說: "The world is flat" 他說拜託有點常識,地球當然是圓的。我說那是一本暢銷書的書名,他說他當然知道,在地球是平的後下一個我可能會說的就是《天使與魔鬼》或是《天堂遇見的五個人》...等。《地球是平的》只是一種社會時事的觀察,佛里曼並沒有在書本裡提出任何真知灼見或是足以改變或影響普羅大眾思考的論點。勉強來說他只是歸類社會現象加以整理而已。如果流行文化(Pop) 能讓你覺得隱橋依(Enjoy),那很好。但是別把這些奉之圭臬或是當成神轎來抬(legacy),他說。



在美國工業革命後,為了解決失業問題、犯罪率等。先是有六年國教,然後是九年,現在是十二年(Big Twelve)。結果呢? 無論是GMAT 或GRE,年年平均分數都往下降。儘管ETS聲稱那是因為命題方向較廣、題目較為靈活的因素,但是數據顯示大學生的程度越來越差卻是不爭的事實。甚至有美國大學生談論到影響最深的一本書的時候,把"童書"《哈利波特》提出來混為一談。


某次輪到我唸課文某段落的時候,他說應該是輪到我了吧。我說對啊,依照輪替的概念,這裡有五個人,一人一個段落,所以按照順序(in turns)應該是輪到我了。沒想到他很幽默地說: 那是因為你在一個按照民主制度的教室上課,如果你在獨裁者的教室.... 來,第三段Jeff負責唸。然後眨眼對我說: 看吧! 這就是你愛跟老師作對(play with)的下場。等到下個段落時,他說,嗯,接下來輪到等待已久的...Kyle ,(還是故意跳過我)


記得我愛跟苗栗的地球村老師Prem說過: "Never in the field of Globe Village was so much owed by so many to so few" (從來沒有在地球村的教育事業裡,如此少數人的貢獻卻讓大眾蒙福) ,改自邱吉爾的名言: "Never in the human field of conflict was so much owed by so many to so few" 摘自二戰時,邱吉爾稱戰英國空軍抵抗納粹德軍侵略卓越的貢獻。我改寫這句話其實是意有所指,好老師難得,尤其是地球村的Pay實在不高。


well, 記得上個禮拜看Newsweek的一篇新聞撰稿討論,如果二戰時美國沒有簽下法案馳援英國,生產大量的雪曼坦克馳援北非戰場,沙漠之狐隆美爾很有可能會繼掌控非洲後,進犯兩河流域,甚至,今天就不會有猶太人、以色列了。當然也就沒有後來的巴勒斯坦、今天紛紛擾擾的兩河流域。生命就是那個奇妙,換個角度,換個態度,可能就有截然不同的結果。我感謝神給我有這機會能體會生命中的中場休息,儘管慣例性的進出醫院、打針、抽血,這些無論如何都稱不上是可愛,但,感謝神,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神自天國管居人間,願平安在你我之間。
(God's in His Heaven, All's Right with the World)




星期六, 6月 16, 2007

人的嗜好無可言喻

「There is no account for preference」最近老弟對我放的歌曲不以為然時,我總想到 " 啊,人的嗜好真是無可言喻" 。對我而言我的播放清單是那種王朝馬漢張龍趙虎可以跟聯合公園、墮落體制和平共處的。張飛打岳飛的大亂鬥也很歡迎。而我個人最受不了的是中文歌cheesy的表現。 「喔~ 我愛你,你是我的寶貝...喔~我失戀了,好難過」說真的這種歌聽久了會麻痺,而且讓我嚴重質疑台灣人填詞水準。幾年前大陸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在訪台的時候說過: 台灣有那個環境跟可能性會誕生下個文學獎得主。 姑且不論這是不是場面話,根據歐陽修寫的梅聖俞詩集序人必窮而後文工定理 (人就是要境遇不好才寫得出好文章) ,廚川白村也說過: 文學是苦悶的象徵。我強烈質疑高行健的這番言論。

現在台灣的社會套句當兵的話來形容就是: 他●的過太爽了! 佛里曼在《世界是平的》用戴爾衝突防制理論說明了,兩岸的軍事衝突等級大概就像兩個在互秀肌肉的大人,永遠不可能打起來。 所以台灣不可能出現像是小紅梅(Cranberries) 或是 U2 等舉世知名的歌手或是樂團。台灣音樂圈偶爾出現像是宋岳庭《Life Struggles》或是黃崇旭的《Life Goes On》等描述家暴、生離死別的血淋淋的場景時總會如此觸動人心,那是因為歌詞描述的就是人生,而且不管你喜不喜歡它(C'est la vie!) 我們永遠不能體會在街上會踩未爆彈、走在路上會有人持槍威脅你的生活。紐約布魯克林區到現在還是打個電話有可能會被流彈打到、槍聲比祈禱聲還多的化外之地。當我們看軍火之王、血鑽石等描述非洲「AK47就是吃飯的信用卡」的生活,那比平常開完笑說的「非洲還有很多小孩沒飯吃呢」殘酷太多了。


高中的我一直很沒有自信。覺得好像跟班上的同學格格不入,想法不太能溝通。後來想想主要原因除了成績不好這個非關要素外,就是書看太多了吧! 我可以看蔡志恆寫的《第一次親密的接觸》《7-ELEVEN之戀》但是我的同學們沒辦法欣賞《安娜‧卡列尼娜》或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或是像是看完卡夫卡《蛻變》的感動。這也是家學吧! 小時後家裡書廚上總不乏像是《基督山恩仇記》之類的簡明版還附插圖的小說。 導致我有一段時間在音樂上極度地崇洋媚外,而在文學跟那幾位幾位走上絕路的日本作家小熟。

最近某牌出現了以法文命名的《La Tea》,在各大連鎖便利商店都有銷售通路。要命的不是用法文來幫飲料命名,而是它的發音,.. 是的,電視廣告就只是是英文發音的La tea而已。 依我大學選修過法文的經驗,那個法文發音是《la day》。la 就是英文中的定冠詞 the而已。 la是法文陰性的the, le是陽性的the。差別只在這裡而已。我的一整個感覺就是廣告要附庸風雅也請專業點好嗎? 這比桂綸鎂小姐拍的左岸廣告的法文台詞發音還要感覺慘不忍賭。

好吧,當你完全沒有上面的同感時,可以說是上述都是我個人的嗜好言論,並不代表每個外文系畢業生的立場。請按上一頁離開吧!

星期日, 6月 10, 2007

苗栗浸信會


大概是05年快要年底的時候,剛好那時候正在找教會,就在經過中苗郵局旁邊的苗栗浸信會,參加過一兩次的禮拜後,覺得這兒不錯就定居下來了。後來仁宏弟兄(中)問我要不要參加老哥(右)的家庭聚會,慢慢的發現苗栗真的圈子蠻小的。仁宏弟兄的太太是我國中英文老師的女兒,老哥的太太跟我老媽七年前一起辦過苗栗縣的幼兒足球賽,還有一位常常來禮拜的老姊妹是我幼稚園的老師,尷尬的是還是對方先認出我的(汗顏)


苗栗浸信會是個小教會,聚會人數大概在40~50人之間。壞處是侍琴、主日學、詩班都是固定的人在輪值,有事不克出席的時候就會開天窗。好處是因為人少,所以大家感情都很好、很團結。苗栗因為青年就業市場不大,有人口外移的趨勢,這個教會在我這個年齡層、約20歲數出頭的青年男女只有少少的幾個人。 上面照片左數二的艾琳是美國來的宣教士,一年宣教期滿歸國,右數二的嘉珮後來考上美國的神學院也赴美了。中間在我剛進來帶我進團契聚會的仁宏弟兄,因為工作的關係,現在也只有在輪值到主席時會露臉一下。 更糟的是我後來在當兵的時候才知道,苗栗浸信會因為地處偏僻,自從前一任的美國牧師退休回去後,就一直缺乏牧者了。
原來每個禮拜天看到不同的牧師來證道的原因就是我們沒有固定的駐會牧師啊! 我突然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後來雖然有來一位袁傳道跟師母從神學院來實習,僅僅數個月的時間也因為種種因素回台北了。我在當兵的時候,斷斷續續有回來苗浸,聽到這些消息還有看到掛在週報的代禱事項: " 本會牧師聘牧事宜,請種弟兄姊妹憑著信心守望禱告,因為經上記載著說:「應當一無罣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 大概有半年之久。我每每聽到這些消息,看到教會我這個年齡層的人流失、找不到牧者的問題總會為苗浸擔憂。苗浸有很大的土地、教堂,也在中苗很好的地段,但這都不是構成教會的主要因素,沒有人的教會形同虛設。

直到去年十一月接到由部隊那些大頭們為我開的會議、上校大隊長開會裁示下來、好大的一張半年份的假單,上帝為我吹了TAKE FIVE的哨子,開始我想寫也寫不出來的化療之旅,我才好不容易能每週每週固定到教會。就在年底,玉珍加入教會,胡漢祥牧師到我們教會"輪值證道",老哥(教會的執事)跟胡牧師說了我們教會的問題,我就想,好吧,既然有機會當然要受洗! 跟玉珍參加了一個月的受浸課程,然後就在十二月的最後一天受洗了
苗浸也很有意思,送了我一張"忘記背後、努力向前" 的小警語,象徵在最後一天揮別舊的過去,在新的一年重生。奇蹟似的,今年的四月,一直在美國開拓的游忠川牧師因為家中父母年事已高,需要回台尋找一個合適的教會時,我們的堂議會在他佈道兩次後,決定聘請他當我們的繼任牧師了! 說巧不巧,最近也來了好幾位二十出頭在苗栗工作、老家住在外地縣市,假日沒有回家需要固定聚會教會的年輕人 ! 轉眼間所有憂慮的事情都不消失無蹤,真好!

四月初幫苗栗浸信會設計了一個網頁,申請免費的部落格、為了想一個好記的網址苦思良久(miaolibaptist, miaoli-baptist, miaoli_baptist, ml_baptist, ml-baptist, mlbt,..) 最後決定採用 ml-baptist ( baptist 給人註冊走了,而且連結一看還是那種萬年沒有更新的網頁,暈~) 申請計數器、留言版、放連結、相簿... 萬事起頭難,後來每周更新的問題差點累死自己。後來想想這一切都是為了神的工作 (榮耀神不是榮耀我自己) 就不敢偷懶了。

我一直相信這一切有神的美意。有時候只是需要耐心等待罷了,一切靜待神的應許自然水到渠成。不管是被交往快四年的前女友開除也好、在要考到ATC資格的時候得知癌症跌落谷底也好、接受超級難受又煎熬快半年的化療也好、明天要去三總準備開始一個半月的放射線治療也罷。守得雲開見月明,...我要繼續我的爭戰,跟不熟的Html裝熟、跟該死的癌症抗戰、要回我的ATC資格、環島苦行....

我的小爭戰,God's in his heaven, all's right with the world !
# 後記: 九月份因為原本的ml-baptist.blogspot.com 不穩,我把中間的 - 拿掉,現在浸信會的網址是 mlbapitst.blogspot.com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