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二, 2月 26, 2008

神賜你平安



有的時候會想當基督徒真是很幸福的一件事。

跟永生無關、跟天堂無關,跟閱讀聖經無關、跟常不常去做禮拜也無關。
「I don't go to church doesn't mean I don't pray.」(雖然我不去教會,但不代表我不會禱告 )


大一新鮮人的時候,遇到一位台灣籍的教授某日很突然的在課堂上寫下那句話: 「Do not be anxious about anything, but in everything, by prayer and petition, with thanksgiving, present your requests to God」(應當一無掛慮, 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 帶著感謝, 將你們所要的告訴上帝) 大學的幾年,我都在信與不信間徘徊,沒有受洗。直到真正成為基督徒後才迷迷糊糊的想起這句話,還有其中的涵義。人生難免遭逢困頓與低潮,至少有這些經文與幫助,我不會在得不到的怨恨、苦痛甚至哀傷中度過。信仰基督教會讓你一直有個念頭 "The best is yet to come" (最好的還沒到來)。


有一次看到 Joyce Meyer 講道,提到了尼布爾祈禱文,裡頭是這樣寫的: 「God grant us the serenity to accept the things we cannot change, courage to change the things we can, and wisdom to know the difference.」( 父神啊,請賜與我平靜的心情坦然面對生命中無可奈何的事,以及無比的勇氣去改變能力可及的事,還有敏銳的智慧分別箇中的差異) 每個人心中都需要神。帶領我們走出埃及、在曠野中聽到聲音說「修直祂的路、預備祂的道」、經過屬靈的爭戰,進入那塊留著奶與蜜、神所應許豐饒的土地。(Promised Land)


日前看布來德彼特演的 "愛上壞壞的死神 " (台譯:第六感生死緣, Meet Joe Black) 。當死神要帶走安東尼霍普金斯時,問東尼霍普金斯的心情如何。東尼桑自嘲: 「我今晚是無論如何都走不出死蔭的幽谷了,還能怎樣?」


這個對白是改自詩篇23章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由蜜雪兒菲佛演的校園電影"危險遊戲"(Dangerous Mind)主題曲也有一段"As I walk in the valley of the shadow of death/I take a look at my life and realise there's not much left/Cause I've been brassing and laughing so long that /Even my mamma thinks that my mind is gone" (當我走過死蔭的幽谷,回顧我的人生,並沒有什麼直得留戀的事物,因為我渾渾終日一事無成,連我媽都說我沒救了)

總而言之詩篇23章真是太精采了,點閱率很高,推薦就算不是基督徒的朋友也應該讀讀看。


星期四, 2月 14, 2008

用生命來寫日記

這真是太哭首了,我想。

每次看到那些嚼檳榔、毫不在乎別人排放二手煙的人,明知道這些行為會致癌,他們卻豪不在意。當我如此的迫切想康復,他們卻往某個極度不健康的螺旋陷落。當我幾乎是用爬、用跪,乞求神讓我恢復健康、追求馬斯洛的自我實踐,這些人像是在跟我炫燿(嗯,怎麼樣林柏我就是有命玩得起?)

記得上次去台北三總做門診追蹤時,遇到一個歐巴桑。跟老媽閒聊到癌症的治療,這位女士說:她做病理切片住院開刀全身麻醉呢!我說喔。我也做過,基隆長庚,尿管拔出的摩門特真的是天地曾不能以一瞬~男人無法跟女生用言語訴說的痛。當然開刀完麻醉退了也是哭爹喊娘親等級的肉體疼痛,不過我都可以了解。她繼續接著說:化療太辛苦,所以她放棄了。我聳聳肩,待在三總血液腫瘤科接受兩個禮拜一次的化療,結結實實的挨了十二次。每次到內湖我都好期待白血球指數低可以獲得一個禮拜的緩刑,...可惜從來沒有如願過,我的主治大夫總愛勉勵(?)我說:好,我約你兩個禮拜後回來!

這位大嬸又說了兩三個像是骨隨穿刺、放射線治療的東西,我在旁聽的只有點點頭。經歷過太多所以很麻木了。兩年前的我超怕打針,捐血也很少去。醫院跟我無緣,健保卡不是我皮包該裝的物品,感冒從來沒有吃過藥。自從得到這個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後我只有一直一直接受打針注射,抽血、打針、靜脈留置針...然後,因為本行是英文,自己也會看醫生看的醫囑,現在的我可以很流利的跟護士小姐說出一長串的英文醫學術語讓他們用懷疑的眼光問我也是不是也是醫療從業人員。追護士美眉會不會比較容易我不知道,但這也算是苦中作樂吧!有些跟你切身相關儘管落落長的英文單字不僅你看一次就不會拼錯,而且還會成為你接下來的四五十年人生中好深好深的夜裡想到會驚醒的夢靨。比方說Hodgkin's Disease Lymphoma ,Chemotherapy ... 保證讓你不會跟一般的人一樣,PET與PAT傻傻的分不清楚。

自從變成星爺口中萬中選一的人,老爸以他一貫的平穩口氣訴說: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老弟則是用海防最前線(Guardian)的台詞KAUSAY我"..你的人生一整個糟,工作沒了,馬子跟人跑了,如果你有養狗的話,大概現在也被車撞死了" 前年06年十月,當兵
偷偷積假去考試,考試通過成為準航管,卻在航醫中心這麼幸運檢查出來我得何杰金氏症。我平凡的人生從要前進民航局的退伍阿兵哥變成全職的病人,並且調性逐漸向鬧劇那方向傾斜,簡直比吃羊肉爐燙傷小雞雞還要荒唐可笑~ 可是身在其中的我完全笑不出來。

有句話形容戰爭,這個時候拿來描述病魔也頗貼切的:「Cancer, dosen't decide who is right, but who is left」(癌症並不決定誰是對的,而是誰還活著)這個年頭得癌症的人太多了。如果特別說的話,我現在只有因為化療頭髮掉了的副作用而已,其實跟正常人外觀無異。當然也承受了別人懷疑的眼光(明明好手好腳,為什麼沒有去工作?)

得了這種奇怪的病難免有怨天尤人的時候,看著一般的人,健康的人,平凡的人過著平凡的生活,而我卻要為自己的小命朝不保夕。所有的計畫都要為這個病而終止,只能無語問蒼天。

還好我是基督徒的,深深的這樣覺得。跟老媽閒聊時,老媽提到了要抱持希望(きぼうを持って),我說妳在開玩笑吧? 基督教提到的主題就是信心、希望還有愛(信望愛,faith,hope, and love)這跟少年週刊jump的主題友情、努力、還有勝利是一樣的。沒有看過jump也要讀讀聖經(Bible 的意思就是"離開人世最基本的指引" Basic Instruction Before Leaving Earth)。整本聖經中不乏這類在絕望中依然有盼望的人物:大洪水毀滅世界前建造方舟的挪亞、遭受旱災的信心之父亞伯拉罕、被暴民包圍脅迫交出天使的羅德、被掃羅王追殺迫害的大衛王、受讒言被放下獅窟的但以理、被親兄弟出賣的約瑟、垂垂老矣八十歲還要帶領百萬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摩西...到彌賽亞來臨,無罪卻被釘死的耶穌。太多了,族繁不及備載。如果孟子說的天將降大任於斯人正在發生在我的身上,(作文時的舞文弄墨跟親身體悟感覺真的差很多)那上帝要用我成就些什麼呢?

有一天我也會像是過去人物一樣成為一個故事。蘇大學士《前赤壁賦》寫的:「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的確這個屬世的人間變化的太快了,眼下打完第一期的化療,還有兩次要入院,預計四月中治療完畢。我也只能活在當下,尋求神的旨意,求神讓我活出基督徒的樣式,阿們!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