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三, 10月 29, 2008

感恩的十月,我還活著

三年前的十月,在軍隊中積假外出考試,得知錄取後,卻因為體檢檢查出罹患何杰金氏症失去資格,也因此因病停役。三年來,我的媽媽還有爸爸輪流帶我到台北三總、台北長庚、台中榮總等地方開刀,做化療、放射治療,做了不下數百次的抽血。今年的五月接受自體幹細胞移植,九月第一次檢查,癌細胞沒有擴散的跡象了。

三年了,認識很多一起奮戰的病友,有些已經安息主懷。三年了,遇到生命中許多的貴人,這些人與事物是我短暫、如夢似幻人生中最寶貴的遭遇。如果沒有與死神猙獰的面孔擦身而過,我只會是個每天窩在塔台,忙碌上下班的公務人員,也許遇到了誰,就這麼結婚、為家庭而忙碌了。如果沒有信仰沒有神,我可能也只是瑟縮在陰暗的角落、不敢與同學聯絡,自卑而怨嘆命運乖桀的憤怒青年。

這個禮拜天在教會遇到一位女性教友L受洗,她自曝在成長的過程中得不到父母的關愛,爾後長大後過著獨立而自主的生活。就在遇到人生中就在幾乎要結束生命的那一刻,選定了最後要結束自我的地點、跟最親的朋友道別後,來到了教會遇見了師母,看了天父的一封信。師母很著急,她說在看到我一心只想活下去的迫切心情,還有得知她的一心尋死的念頭,這是多麼諷刺與對比的人生!

後來那位L小姐在禮拜日,得知我在生病寫的網誌。而後的這個禮拜日,她在受洗見證說我的日記的確在某種程度上讓她放棄尋短的念頭。我當下聽了有些羞愧,因為回顧那些生病時的日記,我大部分的篇幅都花在抱怨、喃喃自語、排遣無聊、甚至透露出惶恐不安的情緒。環顧同年齡的朋友,我有點像是「在人生的賽跑上鳴槍時已經向後跑錯方向很遠了」,聊到治療的部份,也只有那麼一點點。當下的感覺太過於強烈,那種厭惡的感覺與情緒讓我無法完成一篇文章,而事隔許久,補記與追述也略嫌累贅了。

我想我還活著就代表神還沒有那麼快要見到我,而既然我還活著就應該要盡情地享受人生、走出人群來為別人服事,為上面的那位全能者作美好的見證。這篇文章算是做個整理,把之前未公開的草稿、治療的心路歷程做個分享,如果有需要的朋友歡迎自行取用, 也希望這些隻字片語能夠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

上邪 2006/9/30
化療日記 2006/10/30
受洗見證 2007/1/1
化療 2007/2/26
絕望的滋味 2007/4/15
我的小爭戰 2007/4/26
心的方向 2007/5/25
苗栗浸信會 2007/5/25
耐心的病人 2007/9/8
見鬼的遺傳 2007/9/19
敗家之犬 2007/9/28
平安的一天 2008/1/12
下下籤後的一場大爭戰 2008/1/30
用生命來寫日記 2008/2/14
神賜你平安 2008/2/26
倒數第二次密集化療 2008/3/6
我回來了2008/4/27
醒醒! 葉大雄!2008/5/4


我可沒有白遊陰間喔 :)

星期六, 10月 25, 2008

【苗栗】不用排隊也可以輕鬆拿到卡列拉斯門票!



前篇寫過的《苗栗人,你們都喀藥嗎?》暴露了苗栗人一窩瘋熱、愛湊熱鬧在文化素養上還有待提升的一面。這兩天都在跟弟弟輪班排隊,我發現苗栗縣政府的宣傳做的很糟糕。

這是苗栗縣政府的失誤,本來的索票計畫的目標族群就是苗栗縣的縣民。外地的遊客要取票必須要找一家合法的民宿or登記在案的旅館,在苗栗住宿一晚加上聽演唱會,等於是門票綁觀光的一項計畫。但是因為縣政府主持計畫的工作人員腦部受傷(俗稱腦殘),兼加上苗栗乃是窮鄉僻壤,缺乏執行大型企畫的能力,未在網頁上清楚說明活動辦法,導致很多取不到票的朋友抱怨連連,辜負了促銷苗栗觀光的一番美意。

如果不想來苗栗觀光,又不是地主隊,具備有如同瘋子般前一天晚上八點就去排隊的場地優勢,也是有取巧的方法的。

找一家苗栗登記有案旅館或是民宿,確認還有門票,花個小錢買個住宿費住一晚,這樣就可以拿到門票了。還可以跟老闆商量只付錢不住宿,請他打個折,當晚的房間另外出租。台中的帕華洛帝最低票價一千五起跳,卡列拉斯在台灣只有那麼一場,不用錢的東西往往是最貴的,建議喜歡聽卡列拉斯的朋友不妨參考看看。

這次是真的一票難求,因為我在排隊時,旁邊一起排隊的朋友在文化局上班,連主辦單位的員工都不配票了,可以想見這次粥多僧少的窘境。



延伸連結:
露天拍賣- 拒買卡列拉斯苗栗演唱會門票
阿諾妮民宿- 住宿一晚就可以確定拿到門票!

星期三, 10月 22, 2008

苗栗人,你們都喀藥了嗎?

苗栗縣很少見到的標語

自從知道卡列拉斯要來苗栗開演唱會,我就一直注意這方面的消息,比方說查詢縣府的網頁、詳細的索票辦法。苗栗號稱文化沙漠,而且是媲美阿塔卡馬、戈壁荒漠、 撒哈拉、南極高原等級的沒有文化。辦這種演唱會簡直是在沙漠中蓋一座賭場一樣的豪賭。

舉幾個例子來說好了,書店。

沙漠中沒有二十四小時不打烊、川流不息、老外口中嘖嘖稱奇的誠品、沒有原文書可以看的書林、當然敦煌也沒有。新學友、諾貝爾... 舉凡你聽過的連鎖書店,苗栗通通沒有。展書堂於前年民國九十六年退出營運,現在的苗栗縣的行政中樞 -苗栗市只剩下不到四十五坪的金石堂堅毅、屹立不拔而碩果僅存地屹立在這塊土地上;其他的書店,我想應該解釋成「大型的文具店兼賣書」這樣會比較容易理解。

這裡不是內華達,沙漠中當然也沒有電影院。

沒有威秀影城、沒有真善美、國賓、新光,... ,「苗栗戲院」倒閉後,只剩下國際戲院一隻獨秀。嚴峻的考驗背後就是惡性循環,沒有人來,只好減低成本上映二輪片。上映二輪片也招不到觀眾,只好再降低售價,打出「一張票看兩部片」。... 你問我看了海角七號了沒? 我坦白告訴你:「還沒。」不是捨不得花錢跑去別的縣市,不是不懂得使用點對點分享軟體,而是我覺得參加自己家裡的祭典格外的有意義。

... 那種讓朋友們期待著、懷抱興奮的心情、憧憬去參加祭典的心情,你可以說我太浪漫而不切實際,我想要的就是這種感覺而已。

所以,儘管有質疑邀請卡列拉斯演唱會的預算太高,我覺得小劉想的這個點子還真不錯。禮拜六的晚上來看演唱會的一萬人中,只要有十分之ㄧ的人留下來就好了,一千個人在週末對於刺激苗栗的觀光消費能力是可以預期的。

目前我面臨到的是票源的問題。第一天索票日是星期六,拔得頭采的民眾,早上九點開放索票,晚上七點就去排隊了。還有遠從花蓮來的民眾搶不到票,發生暴動事件,我的想法是:「六日就給外地來搶的去搶好了,我挑週間沒有人的時候,很悠閒地吃個早餐再去排隊,再順便領個號碼牌好了。」

會這麼想,真是把苗栗人想簡單了。

我的父親大人對於卡列拉斯來苗栗免費入場這件事情,只是簡單下了一句評語:

「講到不用錢,像屎蟲都會去鑽」(客家諺語)





這張照片是22日禮拜三,五點半起床,到現場約末六點十分左右拍的。五百人次已滿,明日請早。

苗栗人,你們都喀藥了嗎?

我真的好想問:「苗栗人,你們都喀藥了嗎?」(這句話有語病,因為我也是苗栗人),哪裡來的這麼多神人三更半夜去排隊的? 專幹白目事的大學生也就算了,在場的有西裝筆挺的中年人、剛打完太極拳的阿媽、穿著藍白拖鞋晃來晃去的大叔、...九點才開始取票耶,你們都不用上班嗎?



今天晚上十二點去排隊,賭上我爺爺的名聲(話說我爺爺好像也沒有什麼名聲),我不信拿不到見鬼的門票。



怨念的延伸連結:

苗栗人也拿不到票-蒂芬妮‧夢想‧旅遊
第一天去排隊就搶到票-俺、そういう顔してるだろ?

星期四, 10月 16, 2008

【負面行銷】請各位不要再相信零下177的連署了


最近有個網站因為提供大量未授權的當期聯載漫畫(甚 至是比聯載還要快的更新),因為違反著作權,據說遭到東立出版社的檢舉,版主Bominchen這位有為的年青人要被請去泡茶;其實該網站的存在由來已 久,就印象所及沒有四年應該也有五年了,這幾年來如果東立出版社將來要聲討版權損失,這位學生的家長可能賣好幾棟透天厝都賠不起。”Aug.17

這是我八月中寫的現象觀察,我當時的出發點是善意的,認為擁有著作權的出版商與讀者間應該是要達到某種程度的妥協。比方說 YouTube 的創立當初也是侵權的,而一切數位化後,漫畫市場應該也要走向電子化。寫完也就這麼擱著了。

因為後來有匿名網友上來提到零下似乎有新的活動。九月,我又寫了一篇草稿,擠出來"有可能"成立一個聯盟,讓普羅大眾可以有條件的閱讀到與日本同步的漫畫連載,裡頭說明了方向,還有未來可能的朝向的目標、計畫案等等。我甚至寫信給朱學恆,請前輩指點個方向,十一月份還預劃了時間寫企劃書,打算去採訪東立出版社。結果事實證明,以上純屬鬧劇。

這一切都是天意,那麼偶然的在FunP上閱讀到一篇文章某個宣傳手法很低級的人

"
.....以後看到任何關於 ipobar.com 的文章,請自動加上問號,並千萬不要點;如果你認識有人為了這網站上任何議題在生氣,也提醒他這網站上的可能都是站長反串的假議題。"

原來《零下177度C》的站長BominChen為什麼要跑去一個聽都沒有聽過網站發動連署的目的,就是在於創造流量,發動一個什麼都不可能成功的連署。(要連署做什麼都不知道) 計畫人是誰? 目標是什麼? 已經執行了哪些部份? 完全不清楚。甚至BominChen 本人與連署的公司的關係,還有那位 "宣傳手法很低級的王大善人" 是不是同一個人都很難說。

再把以上的懷疑拿給在架站的 "某位吃了動物系惡魔果實" 的前輩,證實了這項謠言: 零下177度C的連署根本就是假議題,放在IPO吧根本是幫他們公司製造流量,不會有任何實質效果的。

連署是假的,BominChen被起訴也是假的,沒有人為這件事情鬧上法院或是捐款。我不知道《零下》的涉入有多深,說不定就是王大善人也有穿插在其中。讓大家白忙一場,動員很多人力,寫了很多信請教,結果都是製造議題的負面宣傳手法。

"在網路上,你跟他認真,你就輸了"

提供慘痛的教訓供各位參考,請不要再相信什麼鬼網路小孩子連署,還有IpoBar了。

王大善人,真有你的,我服了!

20081108 update: 零下177站長本人已經與我連絡過,釐清一些真相,擇日說明。


延伸連結:

誰是王大善人? (簡歷)

王大善人與皮吉網
王浩宇在XditeNet的經典留言
Adsenser對於皮吉網的評價

星期二, 10月 14, 2008

【惡搞翻譯】強壯的牛奶!

前幾天透過朋友接了一個案子,是把行政院農委會的生活e指通網頁中,每月推薦特產翻成英文,我心想應該沒有問題。結果接下來才發現問題一堆,首先,"...採用上等龍眼花蜜,並添加天然蜂花粉、新鮮雞蛋製成,品嚐出蜂蜜蛋糕的原味,為不可或缺的伴手禮。" 外國人哪知道龍眼(dragon eye)是什麼鬼水果?

如果沒有拜訪過東方的國家,一般的西方人士眼中的 "Dragon"的形象會是類似電影 "貝武夫" 中,飛翔在天空中,長著翅膀、噴火既凶惡又可怕的邪獸:


斯洛尼亞的龍塑像, 取自維基百科

所以在西方人的語言意像中,龍是種邪惡的象徵,與中國人形象中 "天子的化身"、"君權神授的代表"、"吉祥的聖獸" 是有很大的落差的。龍眼想必對沒有接觸東方文化的朋友來說,是一種文化的震撼吧。

「原來龍的眼睛還可以拔來做水果!」
「YO! 台灣人真猛! 屠龍取眼睛!」

我遇過一位飽讀詩書的美國佬史蒂芬,這位二十歲就自行出版詩集的"很不一樣的"美國人,常常拿我們日常生活用的英文調侃。比方說,某次他看到一個小女孩拿著暑期生活營的課本, " Summer Living Camp" 煞有介事的說: 「小心喔! 這個夏令營是""的(living),好可怕喔! 晚上可能會跑起來偷吃人!」

身為一位專業譯者,我當然不希望翻出"有生命的夏令營"這種很微妙的英文。比方說烘手機( bake cell phone), 乾貨 (fuck-food) 等等"翻譯恆久遠、一錯永流傳"的錯誤示範,所以我找我的南非朋友葛瑞恩幫我做錯誤修正,當他看到我翻譯的"特濃牛奶蛋捲",他忍不住大笑,什麼是 "很強壯的牛奶蛋捲?" (strong milk egg roll)

我說因為 pure 這個字已經使用過很多次了,想想如果形容酒類很純、或是很濃的咖啡,不也可以用 "strong"嗎? ...結果還是不行,被他取笑了老半天。我想還是要謝謝他,畢竟這是國家級的網站,如果出錯,沒人發現還好,如果被谷歌還有雅虎找到,我看翻出這種錯誤的譯者也不用混了。那用strong 用來形容milk到底算不算錯呢? 把這個問題拿來請教我的大學教授Barbara Helen Wright,應用語言學博士,她說對於一個美國母語使用者而言,如果看到 "strong milk" 大概會聯想到 "yoguort" 優格之類的食品。(strong milk would be like yoghurt I guess). 所以用 "很濃的牛奶" 最好避免使用 "strong",而改用 "whole" 或是 "pure "。

翻譯很好玩,英國人有英國的用法,美國人有美國人的用法,不同年紀又會有不同的習慣語法。

還有很多很令人頭痛的專業翻譯,比方說

顏色呈金黃色,久置色澤漸次加深,採自然釀造,味道自然芬芳,入口柔順、甘醇微酸甜。精選台灣頂級甘醇蜂蜜釀製,遵循傳統釀醋工法,經繁複自然發酵,糖化、酒化,加入活躍菌種至醋化過程後,耐心靜置一年等待熟化醞釀始成,過程完全不添加酒精製造,蜂蜜醋自然純熟風味,為養生者最佳健康飲品。

我第一次看到這些中文心中真是充滿無限的幹。只是個蜂蜜而已,沒事情搞什麼色澤加深、純熟、傳統工法、甘醇釀造,最好是英文有這種東西啦! (後來經過查證,事實上真的是有這些專有名詞)

不怕,關關難過關關過。既然接了翻譯沒有在怕的,我參考了谷歌中關於葡萄酒與蜂蜜的翻譯還有解說(FAQ),原來生蜂蜜放久了還有會結晶化(Crystalize),這就是天然或是非天然的差別了。還有,原來酒類的口感濃郁叫做 "gernerous" ,還好有看過幾本神之雫 (ㄋㄚˇ, 新注音或注音都沒有這個字),還挺得住,總之,翻譯完畢經過校閱,成果如下:

After the vinegar has been well-stored, It has shining golden color and fine quality. No chemical ingredient is added, the taste of vinegar is pure and nature, soft sensations, slightly acid and sweetness. The vinegar is made of top Taiwanese bee honey. All by conventional method, at first it gradually ferments. Then the honey will saccharify and become alcoholic. Finally, with acetification, the honey will transform to vinegar. During the whole process, no alcohol is added. The Bee Honey Vinegar is nature and generous for the people who really enjoy the Lohos life!

這個翻譯文案還蠻有趣的,透過翻譯還可以賺錢還可以充實自己的字彙,考證的中間還無形地增加冷知識。“
養生我暫且翻譯成為 "享受樂活生活的人",如果各位朋友有更好的翻譯也歡迎不吝指正喔 :)



《延伸閱讀》
行政院農委會 生活e指通
英文的換尿布到底該怎麼說?

星期六, 10月 11, 2008

08' 交換禮物

之前玩 FunP 就曾經那麼驚鴻一撇,自製的肥皂做出個名堂,而且在我這個大外行眼裡,這位皂章魔人的作品可以拿到專櫃擺了沒問題。我也有玩票性質的做過卡片,還有簡單的包裝術。這幾年都有面臨沒有對象可以送的困擾,那個時候就想: 「啊,來弄個交換禮物該有多好?」



十月太忙了,一定沒有時間玩這個,十一月來弄這個吧 :)

交換禮物規則如下:

一、接受小卡片等手寫、不會昂貴但是體積小便於郵寄具有意義的東西。(你要送鑽石或戒指我也不反對啦,呵呵♡)

二、把你的連絡電話、姓名、住址,希望我寫給你關於哪方面的話傳到我的信箱:



三、能力允許的話,把收到的卡片照片放到你的部落格。我也會上傳收到你的小禮物的照片 :)

今年是第一次玩,希望可以一切順利,明年還可以再玩 :P

BTW: 忘記說明,只有五名,剛剛跟人交換了,剩下四名嚕,要收到手工卡片要快! 十一月三十號前截止!

※(10/14)名額剛剛滿了,甄妮絲、溫哥華的Rita、伊利諾的Pandora、重慶的艾小姐、桃園的Kay,以上五位請把地址寄到我的信箱,秋感心,魯力,thanks, Merci, 谢谢!

活動串連:【手寫溫度,愛你零玖】Janecy HsuXCloud

星期四, 10月 09, 2008

【抒情文】為別人而活,亦或是為自己而活?



26歲是個微妙的年紀。

話說我有一位好朋友K已經償還完學貸,已經在一流的航空公司上班擔任採購,月薪突破五萬多了。另一位好朋友D在英國外留學正在唸博士先修班。聽說同班的某某人已經唸完碩士回國了,又聽說某某人已經結婚.... 而我在做什麼呢,一個窮鄉僻壤只求溫飽的貧窮部落客,尷尬到難以告訴別人我最近的狀況。

還在養病觀察期,老爸身體不好,我為了家計就只好去兼課,可能是現在的高職生程度太好了, 跟我同一天報到的老師撐不到兩個星期就走人。我是別人推薦的,自然不能對不起那位大力推薦我的人,無論如何也要撐一兩個學期,我這樣告訴自己。今天被主任秘書叫去秘書室「關照」了一下,臉上的我掛著虛假的笑容,唯唯諾諾,我痛恨這樣的自己。

打開電腦冰冷冷的桌面上放著是今天明天後天要開的會議,這個禮拜下個禮拜月底要交的企劃書,到底有幾個企劃能夠過關付諸實行呢? 就算通過了又怎樣,能夠拿到多少酬勞呢? 不為名也不為利,我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把自己搞得這麼忙? 做慈善事業的宗教家嗎? ... 好人這個名實在太沉重,沉重到不想再背負了。

上一個「熟人介紹」的稿費還沒有進來,今天又接了一個25頁的中翻英學術論文。月底前大概連週末一點點奢侈的休息時間都沒有了。我的實體桌面一如往常的亂,好幾本名人自傳還沒翻完,李立群深邃的眼神透過黑白的照片望著我,可惜它抓不住我。安迪荷沃還是一貫冷酷的嘲諷表情,好像在嘲笑我的自不量力。佐藤可士和的「超整理術」意外地讓我的電腦桌面變乾淨,同時也讓我找不到重要的文件了。再也沒有比「窮忙族」這個詞兒更適合描述我現在的生活了,.....我想,我ㄧ定是累了。

突然想起一種柳宗元寫過可悲的小蟲: 「蝜蝂

"蝜蝂是一種很能負重物的小昆蟲。當他走路遇著東西時,總會仰起頭來將物品拿過來背著。當他所背的東西越來越重時,即使已經疲累了也不願意停止下來。牠的背上十分粗澀不光滑,所以即使東西堆積在背上也不會散落。到了最後,他終究被東西壓得爬不起來。有人看他可憐,就替他除去背上的重物。但是如果他還能爬行,就又恢復愛將東西放到自己背上的習性。除此之外,他還喜歡往高處爬,即使用盡了力氣也不肯放棄攀爬,一直到牠墜落地面死亡為止。"

澳洲傳說有一種鳥,終生不發出聲音,它不斷的尋找一根最利最長的尖刺,然後湧身而上,在臨死的最後一瞬,發出最清麗美好的歌聲。- 《刺鳥, 柯琳.馬嘉露/著

翻翻日曆今年悄悄的十月來了,三年,已經逐漸地習慣自己一個人了。

看著連結與訂閱越來越多,心中卻從來沒有感到這麼孤單過,或許每個月的某個固定時候,腦中那部份女性意識會悄悄地佔據我的身體吧,嗯。

這樣也好,被誤解也無妨,只要我關心的人過得好就好了。




《參考連結: 國立文華高中教師資源: 蝜蝂傳

星期三, 10月 08, 2008

請不要推上書摘網站

記得小時候,黑板上國文老師寫的「欲訂購三國演義里人版,最慢禮拜三交錢」偷偷被改了幾個字,一向很嚴肅的國文老師在擦黑板時,無意中驚訝地問同學:「這是誰寫的?」然後全班看了哄堂大笑。老師邊帶著笑意邊問了好幾次,都沒有人願意承認誰是始作俑者。

「欲訂購三狗演藝者...」

會在若干年後寫出來這件往事,當然因為我就是當年偷偷惡搞老師的壞小孩。那個慘綠的年代,升學班過的是慘無人道的生活,考試是你生命的全部,沒有網路、沒有友情,苦悶的填鴨式求學過程只能拿黑板上的東西來惡搞調劑身心 (還有人把黑板上寫著"聯考剩下OO天"換算成根號還有log符號),我想縱火犯的快感莫過於此,站在人群中裝無辜,看著大家你望著、我看著你,尷尬的微笑寫在困惑的臉上,...

「到底是誰幹的?」

就像史達林的死對頭,沙耳加小時候在俄共革命前曾經偷偷的散發列寧寫的《火星報》,全烏爾如姆都陷入一團混亂,沙耳加跟他的同伴看著祖母「好像看到恐龍的表情」忍不住哈哈大笑一般。沙耳加後來加入俄國共產黨,被史達林暗殺了,沒有人記得他是誰,沒有人記得他與布爾什維克。那也沒關係,比起史達林或切‧格瓦拉,我更喜歡那個沒有人知道的、甩甩頭面對絞刑架的無名青年,他是這麼的無名以致於連英文的維基百科翻閱孟什維克與布什維克都找不到他的名字...

「那年的共黨大會,史達林忌妒了,因為沙耳加的掌聲比他更大聲、更久,甚至全體起立....」

開始經營部落格經過若干年月,也經歷過了盜文事件,現在從事的兼職是「為社區的鄉民服務卻不會留下名字的策劃人」我也逐漸的體會到自己的時間是那麼的有限,而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有更多無名的英雄和人群中「沒有臉的人」支撐著這個社會的運作,...

(要謝的人太多了,那就謝天吧! 要改的事情太多了,那就.... 改天吧 :P)


...許或偶然發現本部落格有什麼東西被推出去了,或是被廣大的引用了,不要替在下覺得不平,請您跟著我一起當個縱火犯、享受看著事情發展的快感吧 :)

忙碌而有趣的十月

看文要回啊(淚)

自從前年的十月在服役期間被捲入殺人事件 (我差點被癌症殺死,故曰) ,因而除役之後,除了忙著為小命搏鬥,也受洗了,接著認識了很多人,把自己原本只是自爽的部落格慢慢一點一滴的增加可閱讀性 (Readability),現在也面臨到要不要自我揭露的問題。像是工頭堅前輩搞旅遊,所以把自己的履歷還有本名"潑"在網路上,甚至有完整的連絡資訊,上司還有同事都拉近來一起寫部落格。嚴然是個大型老鼠會名片組合成的社交圈;但我是高職英文教師,如果跟我教的五個班級都說我的網誌,按著我要求作業用依妹爾寄送的比率來算,大概會有近一百多個小朋友上來看我的部落格。

這個部落格也沒有什麼不能見人的東西(見不得人的東西都被我k.o掉了) 只是自我揭露的後續效應很難預料罷了。比方說,如果我說了一句建議,學校其實可以多為學生做些什麼,然侯學生們理解成我不滿學校想法,然後在某次上課傳到老師的耳朵裡,給教務主任聽到了變成我批評干預學校的施政方針,最後演變影響學校招生,我被叫到董事長室罰站囧。...傳話與斷章取義的結果往往不是當事人可以控制,而這不是我所希望的。我可能最近會另開一個分身或是另開另外一個部落格給我教的小朋友們吧。

總之,這個月先把行程列下來,忙得跟鬼一樣的十月,我會繼續帶著矛盾與歉意,看看能執行多少件事情:


‧修改社區參訪計畫與最終報告書

上次在多位長輩還有官員面前出醜了,月底的報告要準備更吸引人的PPT,還有虎爛死人不賠命的報告書! 我要爭取苗栗縣公館鄉成為全國示範觀光農業區! 喔喔! (燃)

‧準備托益考試

四年前考了860分,今年希望能夠起碼要九百分以上或更接近封頂(990)的實力,這個願望還蠻矛盾的。因為考華航機師只要求六百五,隨隨便便八百五十分以上領到金色證書,英文能力就很足夠應徵國內的工作了,但是人的欲望總是不會滿足的。 特別我還像是小孩子一樣的個性,好勝心被挑起來就不想服輸了,總是偏執地想把自己的能力推向極限、把時間壓縮搞到自己疲憊不堪又樂在其中....。說是這麼說,但是我身邊比起四年前來說沒有母語使用者可以及時對話,又要花一筆錢打電話給我的馬丁大夫了....囧

‧十一月的農村營造創意新點子

水土保持局不需要核銷的創意案「好吃新奇又好玩」,目前詳細的金額不明,但是重點是不"需要核銷"(核銷經過M政府那關會餓死人) 寫通過了就會有錢,現領的支票。我的計畫是請知名的部落客來吃喝玩樂順便活絡本地經濟,一舉數得的懶人包。

...詳細內容保密中,十月是個忙碌的一個月份,我會繼續更新,敬請期待,呵呵♡

星期一, 10月 06, 2008

【KNOW HOW】如果你想要增進你的英文能力...

很多人靠著TOEIC或是托益(另外一個名字叫做多益,whatever...) 的關鍵字跑來本部落格,想必許多十方大眾或是善男信女對於增加自己的英文能力有著莫名的熱情與參與感。

身為一個曾經為英文所苦的莘莘學子,我可以體會每次逛書局的語言學習區,總是會掏錢買下一堆從來不曾看完的英文學習分享書,幻想著閱讀完這本奉之為聖經的書英文就會變好。... 而現實生活中的英文檢定考試還有遇到"歪國仁"講話如同機關槍的子彈速度的摩門特(Moment),總是會尷尬地提醒你英文不好這個殘酷的事實。

「醒醒吧!阿宅!」

買再多的英文學習分享書 (包含看了本篇文章) 英文的能力都不會因此變成你的

《道德經》有云:「道可道,非常道。」能夠說出來的道理,就不是真的道理了。---- 真正的道理是說不出來滴。所以你如果只是看看別人怎麼說,自己沒有去下海游游看,那很抱歉,你的英文還是不會變好。

很多人都誤會英文學習與英文檢定考試,把這兩者混為一談。我總愛把以前聽過的名言搬出來談:「考試是一種策略,一種戰術;讀書是一種哲學、是一種堅持

考試就是分數,對與錯而已。拿到分數得到證照通過檢定然後就可以把你為了考試所囫圇吞棗的資料全部洗掉了,比方說本人曾經為了想要爭取塔台高薪的工作,雖然是外文系畢業與航太完全不相干,但是硬讀了《民用航空法》《航空氣象學》《空氣動力學》等關於數理、法律、氣象等狗屁倒灶的書,還靠著英文考上兩次,此為閑話不提。至於讀書就比較浪漫了,有人喜歡念書,唸出興趣了考到了七八個博士,或著遊走各大學,旁聽完每一節大師的課程然後瀟灑地連學分證書都不拿地消逝無蹤,做學問可跟文憑一點干係都沒有。商務圖書館的創辦人王雲五先生,連小學都沒有畢業,可是靠著自學,會德文會法文會英文,在大學幹講師教政治學、英美法學概論等課程。發明了四角檢字法、還編了王雲五字典,其人其事還被紐約時報譽為活字典。誠然時代有其學歷之要求,把王老先生的學歷拿到今天,可能連當公立小學的教師都有困難,但是我們不能否認,學歷與學問是不能混為一談的。

扯遠了,馬上進入本篇的主題:【如何增進你的英文能力

一、 汝不可棄置好奇心於不顧

ISO, FBI, NASA, CIA, NATO, APEC, AP 以上這幾個組織的縮寫你能寫出幾個?

這個都是新聞媒體或是電影常常出現的單字,如果真的不懂不會不知道,亡羊補牢猶未晚矣,請立刻善用谷歌或是雅虎搜尋引擎。切記! 發揮你的好奇心,遇到不會、不懂、不知道的單字,有錢一點的用Dr. Eye,窮一點的用雅虎字典,有心一點的買本好字典傍身,有豐富的例句、字源等讓你毛塞頓開、幌然大悟。好的字典帶你上天堂進入說英文的永生國度,壞的黑心字典帶你下地獄甚至有拼字謬誤。(千萬別買M開頭、老美搞出來的紅色字典,內行人用過都說爛,我還有寄更正回函到字典出版社,拿到精美的小桌曆兩份過。)

請相信我,好奇心絕對是學英文的不二法門。

二、汝不可試探英文

我的大學教授說了一句名言,翻成中文說 「沒有商用英文、新聞英文、行銷英文,只有學得好的英文或是習得菜英文」。師傅領近門,修行看個人,我的強者弟弟從來不喜歡學習,三年的高職沒有畢業,學習英文從來沒有兢兢業業。平日只愛聽聯合公園、邦喬飛、不知道哪來的糟糕影片科科笑,我稍微要稍微跟他講幾句文法就開始會該該叫,就這麼佛心來著滴,他做了一份我出的高職生考卷,裡頭大概都是國中的課本還有文法 (日常生活對話),他竟然考了近八十分很驕傲地跳上桌,大吼:

今日推倒羅莉壓倒老生!!」

頗有《秦士錄》中的鄧弼之風,只是不獸叫受教爾爾,待以時日,士別三日,刮目相看。

親愛的朋友們,你想要增強你的英文嗎? 請從看糟糕的影片有興趣的地方開始著手吧! 不管是殺到美國食物藥品管理局找三聚氫胺的容許值、或是到歐盟的官網找食品添加物的管制規定、王建民在大連盟的勝場敗場差,或是埋首在原文資料堆裡找彌爾頓為《君權神授》的資料找證據;雖說在網路上誰先認真誰就輸了,但是學英文,.... 不能不熱血啊! 囧

星期三, 10月 01, 2008

鬼塚老師的教學日誌(i)

終於找到在我上課咩咩叫的兇手了。



想低頭認錯也太晚了,還敢站在我車上! 不想"佛"了你!


你以為裝無辜就沒事了嗎?

最近放了幾篇【社區營造】的文,無聊又想睡覺。乾脆來寫點有趣的日記文,科科。

朋友最近問我在忙什麼,我說我仿效了鬼塚,麻辣教師當了GTV (Great Teacher Vergil) 。受理事長之命,到職業學校當兼任的英文老師。這群小朋友長的人高馬大,一個個發育比一個好,結果腦袋空空,上英文課就給我趴著睡覺,不然就是摸魚聊天。我帶了兩天馬上跟教學組長還有教務處長反應高中職課本並不適合這群學生,學校說進度給我調、考試我單獨命題、連成績也是我打。我忍不住想,這種錢真他媽好賺。拿出課本對著幾個還醒著的學生搖頭晃腦,把剩下的學生施放"文法"的睡眠咒文,把他們全部催眠任務就完成了。

更糟糕的是職業學校真的不重視英文,上課還有人被抓去出公差,幾乎每堂課都會聽到有人請假。到第二天又要重為那些沒有聽到課的學生再講一次。

我的老弟跟我差六歲,大湖農工肄業,他四年大小過不斷 (你沒聽錯,是四年),沒有幾科有及格過。高四我盯著他天天早上去上課,他老人家竟然給我進去學校不進教室。最後驚動我媽出馬,磨破嘴皮子說教說到連我都動氣了,真是個不知好歹、不知上進的壞小孩。

但是我在一邊改學生的考卷一邊嘆氣的時候,他說: 「喔,我也來寫寫看吧!」

那張英文考卷他拿了七十九分。

四個班級我教的學生中,最高分也才七十分。你一定很好奇裡面在考什麼吧? 就是考高中聯考會考到的單字,「How are you, thank you, I'm sorry, good morning, good afternoon,....」更嚴格來說,連國三的程度都不到,搞不好我在補習英文小六的姪子就可以考一百了。假設語氣、時勢、子句...等基本的東西都沒有運用到,僅僅只是「學校在那兒?」「瑪莉跟我認識十幾年了」這種簡單的翻譯都寫不出來。

「沒辦法嘛,他們是挑剩下、沒有學校念的學生呀!」我回母校苗栗高中找以前的班導,也是英文老師的她如是說。

「既然接了這項工作我就不會埋怨」我心想。
「一定有點什麼東西可以教他們的」

於是我真的把國中的文法,從BE動詞還有一般動詞的「主詞是第三人稱、單數、動詞要加上S」開始講。現在已經把代名詞的所有格、受格、反身代名詞教完了。文法這種東西還不能一次上太多,要有計畫性的一點一滴地計畫性洗腦,一次上太多會睡成一片,從國中到大學外文系主修文法課,還沒有一次例外過。(差別只是我一直是前段班、升學班裡頭的廢柴,大家都沒睡我不敢睡) 到了大學很意外的發現大家都冏天了,只剩我跟老師乾瞪眼相看兩不厭。後來我才知道大學那位嚴格的加拿大籍教授是雅思(IELTS)台灣區的口試考官,我們同學在考試中遇到他很窘地裝不認識。

總之,根據之前生病、在中途之家打工教英文的經驗,我大概知道怎麼去應付過動兒、有學習障礙的小朋友如何去學習英文。用打罵或是分數來逼迫他們通常會收到反效果,用獎勵還有讚美去驅使他們、鼓勵學習,這是讓學習的胃口養壞的小朋友們慢慢學習英文的方法。坦白說他們英文學不好有很多原因,從小被貼上壞學生的標籤、找不到學習的興趣動力、家庭環境背景必須要打工.... 等等,像我這種小時候家境富裕收藏了一堆老歌吸滴還有十幾萬的音響可供自由使用的阿舍畢竟還是少數。

我一直懷疑這是我爸媽的陰謀,因為家裡的吸滴櫃中還真的找不到一片流行音樂。都是純音樂比方說「百萬雙鋼琴」「海角天涯-王芷蕾」「美酒加咖啡」我還沒出生前的年代的玩意兒,剩下的只有BeeGees(How deep is your love) , Eagles(The Best of Eagles), Phil Collins (One More Night) 還有不知道那兒搞來的惠妮休斯頓-終極保鑣。還有好幾片老歌精選,什麼"Unchated Melody" "Somke Gets in Your Eye" "Five Hundred Miles" "老鷹之歌"...等等等族繁不及備載。更機車的是每隔一段時間家裡就會莫名奇妙的多出我沒有聽過的「新貨」,沒有電腦的那個年代,有台幾十萬的環繞音響跟近百片吸滴,你想手賤的小朋友會怎麼來著?

變成現在的阿宅如我,跟女生吃飯都在裝忙,聽英文歌、哼英文歌順便還可以來段歌詞意境賞析,因為還沒有一家有格調的店放英文老歌我還沒有聽過的。

現在的小朋友還真的蠻可憐的。因為英文不只是工具而已,英文是善鑰匙可以打開一扇又一扇大門,讓你在電腦面前科科笑啊! 放棄英文這麼有趣的科目真是暴殄天物了。

先打到這邊,總之,我希望我對得起我領的薪水,讓小朋友們不要抗拒學習,能拉一個就是一個吧! :)

Leave no men behind, hope so.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