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三, 3月 25, 2009

管理階層重組

先講幾件不相關的事情,關於我:最近工作的小朋友們都出去實習了,頓時工作時數銳減。工作有一陣沒一陣的猛地的讓人心慌,上個禮拜看了一部片子:《芭樂特》倒是讓我想了很多關於工作、人生觀這方面的事情。個人是屬於那種越忙越會想寫點感想的人,越是「閒」的時候,應該說,閒到有點會發慌而且莫名地感覺到有些事情沒有做,即使行事曆上一片空白時,組織語言的能力會大幅下降。

日前幾個國中的朋友,因為同學會聚在一起,我們聊到了工作、生活,還有幾個失聯同學的趣事。很奇妙的,在鄉下生活是很單純... 或著是說「無聊」,尤其是在M縣。


....






苗栗‧公館
photo by Vergil


住在苗栗除了消費慾望比較低外,也可以體會窮人生活,或著簡單過生活的日子「downshifting」「simple living」。

而其實我ㄧ直對中性用詞的新名詞很在意。比方說近幾年新聞都避免使用「智能障礙」「殘障人士」而改用「身心障礙者」。英文直譯叫做「體能上具有挑戰性」(physical challenges) ;身心障礙人士就叫做 "individuals with physical chanllenges",而比較具有揶揄意味的是失業在家、或是沒有工作的「家管」,有個新名詞叫做「家庭性事務管理」(domestic engineering)。

老實說我只是想過著簡單生活,而且剛好遇上管理階層重組(management reshuffle),在家裡執行家庭事務管理工作而已,並不是失業喔 !



【延伸閱讀】

一個Downshifter想望者的覺醒 - , Phyllis Production.

星期三, 3月 11, 2009

與狼共存



昨晚看到國家地理頻道介紹尚‧艾利這位與狼同居的報導,覺得十分不可思議。

扣除掉市井傳說、電影與虛構的情節,「狼人」一詞往往讓人理解的是在特殊情況下,給狼父母養大的人類小孩。但是這位尚恩‧艾利他卻反其道而行,在棄養的野狼還在幼小時,負起襁褓的責任,教導野狼狩獵、嚎叫、甚至進食的社會階級秩序。透過他與狼之間24小時不分離的同居,生物學家發現了許多狼不為人知的秘密。

狼是具有智慧與社會階級的動物

當小狼在進食時,肝、內臟、新鮮的肉是要給領導的狼吃的,尚恩用喉頭的嘶吼來區隔警告小狼以提醒他們,甚至用食的順序也代表家族成員的地位。當領導的公狼飽食後,才輪到較低階的狼進食。尚恩並非用我們飼養家犬的方式餵食小狼,而是把鹿的肝預先烤半熟,塞進鹿屍的腹腔內,而後才取出來食用。


小狼崽也有本能嗥叫

狼與狼之間靠著狼嗥互動與辨識

透過尚恩與三隻狼間的互動,讓人平時覺得毛骨悚然的狼嗥也有差別性:集結嗥(rally howl)、警告嗥(warning howl)、防禦嗥(defence howl);在波蘭法令禁止獵殺狼,一位波蘭當地的農夫邀請尚恩,希望能夠想辦法解決狼群以他飼養牲畜為食的窘境,尚恩於是錄下自己狼群的嚎叫用以宣示地盤,並請農夫定時播放,果然在初期就解決了狼群襲擊的困擾。

希望能夠找到人與野生狼和平共存的方法

當問到與狼群生活久了會不會與人相處產生困難,尚恩說,狼是以家族活動的生物,狼並沒有罪惡或愧疚感,而在狼的世界裡也並沒有像人際關係間,加諸在對方的社會規範(discipline),有時候走出與狼圈養的世界,家人會有兩三個禮拜覺得難以與尚恩溝通。

不過狼還是狼,尚恩在與狼共存之前,曾經請教北美原住民與黃石公園的研究狼專家關於狼的習性與作息,並在野外生活多年才敢踏入狼的世界。他很坦白的說任何沒有經過訓練的人要突然的走進狼群,並且被狼接受成為一份子是不可能而危險的事。




人與自然溝通起來很神秘、通靈、不可思議,讓我想起青少年時期讀過的《少年小樹之歌》,作者自述小時候他祖父母是查洛磯族人(Cherokee),是可以與大自然溝通,主角孩提時甚至透過星星在育幼院時與祖父母聯繫,似乎自然與人的界線也不如今日如此明顯。而現代衣食無缺的人類,喪失的是更可貴的"寶嘉康蒂"(Pocahontas)似的能力。



【延伸閱讀】

Shaun Ellis (wolf researcher), Wikipedia
Interview with A Man Among Wolves: Shaun Ellis, National Geographic
老鷹的羽毛─現代女巫的生命探索之旅, 時報閱讀網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