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一, 12月 28, 2009

【年終歲末趴】胖奇趴拾肆!



歲值大寒,胖奇趴拾肆,台北週日午後火熱登場!


本屆的主題是「網路江湖」,打頭陣的是我們小學生部落格聯盟熟悉的青小鳥,剛完成吃飽沒事幹連續部落格一百天的傳奇紀錄同時也跟鋼鐵魔人完成終生大事。只見這位「華文部落格不及格大賞:梗梗於懷」的得主硬蕊盡出、在台上說學逗唱,投影的PPT一整個充滿小學生塗鴉風格,精湛的講演堪稱「完壁」,無冷場的七分鐘。青小鳥完全不藏私,抖出了即使網路江湖很機歪,也能哈哈笑的秘訣,「做什麼,就要像甚摸」「在江湖上不論做何事,態度都是要對的」所以即使貢獻了幾首走音的兒歌,台下聽眾還是飆淚鼓掌叫好,成功炒熱會場的氣氛。不只於此,青小鳥最後還佛心來著貢獻出兩個手工織物「牛鞭包」以饗兩位幸運答對題目的網友,果真沒有辜負她的部落格的抬頭!熱情‧抖擻‧青小鳥!



那麼,感謝各位收看,我們PP15見!〈被毆〉






接著上場的阿線人十分的靦腆。她講述在經過七年的台北水泥叢林洗禮後回到高雄的日子。如何遇到謝一麟得知高雄拍片網、在網路認識Vista接下網摘師的工作、又在世運的時幸運地成為記者採訪了許多的賽事等這一年種種生活經驗。因為對於文字的感染力與敏銳的觀察力,也讓這一年讓她遇到許多“生命中的貴人”〈立志叢書必定會出現的老台詞〉 阿線同時也拋出一些大夥兒忙碌時常忽視的問題:「多少錢一個月才能叫做賺得夠?」簡單用兩張投影片堅定地打出總結他這一年的高雄經驗:「如果你想要離開台北、需要的不是一份好收入、也不是太多/過多的資源。」「找到你想要的生活!/你不抱怨且舒服自在的生活」不過結尾很俗辣地懇求大家提供政府的計畫或是專案補助...延伸閱讀



國王今晚要從後面來! (設計對白)



接著是本屆胖奇趴最天馬行空、最任性的獨立書店創辦人、公園生活果菱派客來的小肆。自稱為果菱國的國王,但領土坐落台灣台北市永和四號公園旁巷弄內,實際行使有效主權面積只有公園流浪漢都嫌窄的三十八坪。「果菱國」,建國目標號稱打倒資本主義。開國迄今,境內行使公民權的有插畫家、攝影師、作家、音樂人甚至還有廚師,試圖用交換技能的概念來過著自己自足的生活。小肆說:「不論這個世界給了哪一種規則,但大家還是可以用自己的方式生活,用心靈交通,不需要只有錢的利益社會」,磅礡的日劇CHANGE配樂與令人目不暇給的簡報畫面,瞬時間讓觀眾有點目不暇給,是應該注意提報人還是投影片。當照片中的男女接吻的影像投射在螢幕上的摸門特,觀眾心弦被果菱的建國大業深深地打動了,放聲忘情的吶喊:「凍蒜!凍蒜!凍蒜!」凱洛:人家已經是國王了






看完另人無法喘息的七分鐘,輪到簡單生活節的代表---紙老虎,上台溫和的感覺瞬間給網友彷彿開著放完加速器到達臨界點的阿斯拉從五擋跳回一擋的違合感。凱洛忍不住要求提報人振作點,只見紙老虎慢條斯理的說:「簡單生活節的步調總是比較慢一點...」(汗)


紙老虎首先分享如何進入簡單生活節,而簡單生活節核心價值與精神,即在於「做喜歡的事,讓喜歡的事有價值。」所以紙老虎一整個符合簡單生活節的慢活步調啊!〈坦白說這段步調慢到我一整個神遊了〉除了兩年一次舉辦的簡單生活節,不簡單的團隊最近也發行了免費SIMPLE RIPPLE,就是挖掘日常俯拾即是的小美好,這份既像是海報又像是報紙,難以定位的刊物,喜歡小隊長與過簡單生活精神的朋友們請勿錯過!



 

掀起五分鐘小講最後一波高潮是由本次最不負責、名字讓小孩子聽到會哭、令人深感江湖險惡的瘋狂賣客--KEVIN,〈下簡稱凱文先生〉  有別於假部落客真廣告的偽君子,瘋狂賣客就像是夜市拿大聲公賣藝的真小人,他們直接了當告訴你就是要來賣東西的!不但簡報中挖陷阱讓凱洛〈主辦人凱洛〉跳,讓凱洛也當場為之語塞,簡報超時後還語帶威脅要把告知用遙控直升機沒入雜碎袋拿去賣,著實讓人感受到瘋狂賣客不太令人討厭的猖狂與厚顏無恥的行徑。尤其提暗黑無比的「別催我貨運政策」「傷心的換貨不能系統設計」、種種顧客放兩旁、爽度擺中間的真‧隨性原則更讓人懷疑閣下真的有心要賣東西嗎


兩位負責人的簡歷打出來更是糟糕指數破表,KEVIN是第一位知名內衣S品牌的水貨商、還兼賣過保險套、酒,MIKE做過大補帖大盤商、架設過成人網站等種種令人無言的偉大事蹟連教授不願意承認有收過這名學生...,自從交大出過一個簡董因為喜歡看美女圖架站下略三萬字的重重黑幕後變成台灣第一大的BSP後,你完全無法預測交大畢業出來的人腦袋在想什麼。許或你我在目睹瘋狂賣客在創造下一個無名的歷史,但就現階段而言變成網路的一個破滅的小泡泡餓死的可能性應該比較高一點。


中場休息照慣例溫先生來贊助麥酒,凱洛藉機要大家拿麥酒時認識網友,大夥兒魚貫領取麥酒,此時會場響一陣掌聲,原來同是小學生部落格聯盟,剛得到今年部落格大獎評審特別獎的甄妮絲同學也跟傳說中的克大爺現身會場。正當大家自我介紹時,小柯與恩董也拿著大砲單眼像是撈鮭魚的北美棕熊一樣捕捉每位來去匆匆網友的身影,凱洛想要記住各位網友的舉動還真是足感心。其實還有更邪惡的方法比方說用投影片投出每位網友的部落格與大頭照然後再押人出來對質




最後壓軸上場的是獨立出版社自轉星球的社長黃俊隆,意外的與職稱不相符合地年輕。上台首先與果菱國現任國王致意,他自我調侃說自己就是邪惡的資本主義。待過唱片圈豐華唱片還有出版圈的他,對於用多數的資源運用分配在少數人身上不滿,他說:「不滿和憤怒就是創業的機會」,但他於與獨立書店果菱經營模式最大的不同是務實的人生經歷讓他較為實際。開業之初,自己便設立停損點在一百萬,戲稱做不出成績來就要回去彰化家中賣肉圓或當公務員還債。然後,由於專業的嗅覺與對文字的的敏銳度,他簽下彎彎、小紅等網路部落客,讓自轉星球變成「公轉」。黃俊隆也忍不住打趣地說:「如果每個點閱彎彎的部落格的網友都付出一塊,我們就有一億元了。但在接觸彎彎時我們同時看到,部落格不是不能打廣告或商業化,但是網路圈的文化必然要出自於善意以及分享回饋。」




黃社長的簡報非常的具有說服力媲美創投說明會感動到我都要掏錢出來贊助惹,他說,什麼是你認為不可能的夢想?如果有一張死前要完成的清單〈The Bucket List〉,你打算怎麼完成呢?




黃社長更不吝分享許多「跨界」的點子與KNOW-HOW,比方說出版一本書也可以同時拍出MV,看完DVD同時也看完一本書了。甚至,大家都說多位作者合撰的書本不可能成功時,他邀集了三十位文化創意產業人士寫書,請到了蕭青陽大師跨刀,並自己用繪圖軟體手工排版設計,出版了《荒島的一天》。他感嘆:「大家都想創造一個『平臺』,卻沒有人願意花時間練兵,來當平臺的『支柱』」


當提論到這些跨領域合作成的「不可能」,黃俊隆是個行動主義者,懷抱著理想而逐步微調修正,並且成功創造營運模式的獨立出版業奇葩。談論到下一步該怎麼走,黃俊隆社長則舉了政治人物的例子「不把話說死」,將維持自轉星球出版社,同時經營「夢遊人」的複合式媒體出版,並大膽預告的將要進軍中國、並試探越南與日本的市場水溫。


最後凱洛娘娘總結了眾家高手縱橫網路江湖的最高指導原則:「出自於公允及良善原則」〈ex aequo et bono〉的分享,也幫倉庫藝文空間打了「新生一號出口影站」的廣告。娘娘公佈了網友票選最想聽的網路主題:「旅行的意義」,所以下次凱洛大膽的預告下次將要請到療癒系歌手陳綺貞來演講!〈我唬爛的〉





想聽到網路上最生動的旅遊型部落客分享旅遊精華,請密切注意胖奇趴的官網!我們胖奇趴十五見!




※特別感謝現場文字實況轉播OOBE ,本文部分整理自胖奇趴官方文字紀錄。距離2023年在台北小巨蛋舉辦的萬人胖奇趴Punch Party 100 還有13年,86場。


【延伸閱讀】


PUNCH PARTY! │福利客照片集
胖奇趴十五懶人包│PUNCH PARTY ASIA

星期六, 12月 26, 2009

【隨手記】臨時的導遊

本來想開個撲浪記個短短的小旅遊,後來發現撲浪的字數裝不下,而且即時回應功能會把想要打字的文章截斷掉,ANYWAY,既然來到Blogspot後台寫文了,索性就把它寫完吧。


時間倒回到發文的四個小時前,我蹲在小七窗明潔淨K書,面對一堆成山的小書我開始煩惱要如何整理消化這些資料,心中盤算要不要買更多參考資料。當腦袋浮現緩衝記憶體溢位〈Buffer Over-run〉這個詞語,快要念不下去時,看到店員正在對一對外國人情侶/夫妻比手畫腳。公館這個偏僻的鄉下〈呃,苗栗這個公館〉會出現歪果仁的機會還蠻小的,在好奇心驅使之下,湊上前去問了一問,看他們拿著一本苗栗縣政府國際文化觀光局印製的小冊子,中文英文並列,上面還蓋了幾個紀念章。原來是國際觀光客啊,這真是不常見,我心想。


就這麼巧,上面印著黃金小鎮的名字。〈家父是前任的理事長〉起初以為這對夫妻檔是是摩門教徒,但摩門很少會落單。寒喧了幾句才知道他們的名字,Jessica and Tory。美國人,藉著邊教書邊玩的方式來台灣體驗半年到一年的不同文化。


於是帶他們到附近景點晃晃,去黃金小鎮執行長開的店內坐坐,跟他們聊聊先民開拓史漢族與賽雅族人還有紅棗的故事。然後到石圍牆的遺跡前面拍照,帶他們到牛鬥峽谷門口跟他們解釋了一下附近景點概況。因為天色已晚,而他們住在通霄,距離公館有一段路,怕找不到回家的路就送他們走了。





原本特洛伊考慮過南美的國家,但是台灣這邊的報酬比較好,幾經比較之後決定來台灣。身為金髮碧眼的英文母語使用者就具備這個好處啊。哪天中國熱開始蓬勃起來,我們說不定可以邊教中文邊環遊世界!... 看著這對很親切的外國人,他們說話的方式還有用教書打工的方式遊歷各國,讓我想起高中時也遇過一對南非人用教書的方式各國趴趴走


偶然在雜誌上看到沙發衝浪〈Coachsurfing〉 這個網站介紹利用在地客熟知當地的特點,背包客可以四處環遊四海省下旅館的住宿費,雖然沒有加入沙發客,但我前幾個小時帶著歪果仁到處晃,做的也是東道主的工作吧。明年三月考完研究所考試要不要去中國跟著姨丈發展呢?耳邊想起老媽這樣對我說。其實我更想到非英語系的德國或是法國,趁著國際學生還免收學費的大好時機,放空一年。〈留法勤工儉學,五四運動時很多古人都這麼幹〉心中又矛盾地想要申請英國或是美國的譯研所...


感謝神,讓我懂得一點皮毛的英文,透過這個國際語言從中得到很多好處,而沒有癌症的生活路真是無限寬廣啊。:)


The sky is the limit.

星期四, 12月 24, 2009

【苗栗‧地方誌】論夜市文化-與市長的對談

苗栗市英才路的夜市十多年來一直是苗栗市民觀光逛夜市的好所在。因緣際會下得知夜市要搬遷的消息,正好後生讀書會的主召學生小陳邀請我去旁聽,雖然現在不住在苗栗市,但好歹在苗栗市住過十幾年,國高中合計起來六年的歲月,也讓我覺得不能從這塊公眾議題缺席。


更讓我驚訝的是小陳竟然請得動無黨籍當選的下一任市長邱炳坤為這群高三的小朋友上一課地緣政治學。〈按:新任鄉鎮市長明年三月才會完成交接〉





讀書會假建台中學的教室舉行。七點還不到,邱先生便一身輕裝赴約。邱炳坤先生人非常的隨和,幾乎有問必答。他首先點名關於苗栗市的幾個夜市,禮拜三的玉清宮夜市、禮拜四的啟文國小、禮拜五文化中心。接者說明文化中心夜市的起由,是由頭份一位L先生聚集了幾位攤販,開始收一些管理費用以支付發電機、燈泡、雇人清潔等費用。後來規模越來越大,許多攤販覺得發電機不夠用,自己再加添購機具。因為文化中心週遭生活機能發便、且交通方便位於鄰近主幹道附近,腹地廣大有停車場。此消比長,長久以來,禮拜四的啟文夜市人越來越少,而禮拜五文化中心週邊的夜市卻越擺越長。



文化中心週遭夜市示意圖




因著歷任市長對於夜市的處理態度不明確,夜市的週遭交通打結、夜市攤販營業影響附近居民作息、結束營業後遍地的垃圾儼然成為一個棘手的問題。「套一句執政黨的流行台詞,其實夜市的存在是一種『歷史共業』」邱先生調侃說。民國九十一年他走馬上任時,夜市在文化中心附近已經成為一個頗具規模的產業聚落。


而分析會在夜市擺攤的小販,當然是付不起店租、經營小本生意的流動攤販居多。如何讓這些攤販不會影響到原來商家的運作,甚至改善「我租的就是我的」這種捨我其誰的態度,進而創造與原本店家人客雙贏的回饋機制,這是是他上任亟欲改善的目標。「我會慎重規劃,劃定禮拜五晚上文化中心週遭,除原本的居民持有有通行證外,其餘觀光客一律不准騎乘車輛進入的機制。」邱先生表示說。


至於部分人士有心要把夜市移走,課加其他名目收取規費,邱先生也舉了公權力介入北苗市場搬遷為例,他說:「就像是雁子會先試探週遭安全、尋覓一個地點適合了再築巢一般。過去曾經有在樹幹上刻意放置精心設計鳥屋的計畫,當然是不了了之。逛夜市的民眾也會學著雁子築巢的模式一樣,會既循著既定的消費習慣與需求性,找他習慣的商家,找對的地方消費。任何妄想要用公權力或是循著其他勢力來改變者終將一無所獲。」易言之,一個產業聚落形成的存在的理由與其必然性,外力很難介入改變。


會後,我忍不住舉手發問關於苗栗高中旁通往苗商的中苗路,被苗中體育館施工佔用,後來築成操場因而截成兩段的設計。邱先生幽默地說:「很遺憾的市政府無法參與都市計畫變更,不然,我們就可以把苗栗縣政府所在地劃定為商業區了。」

與會的學生都正逢高三面臨學測、緊鑼密鼓的讀書階段,能夠撥出時間參與地方事務也難能可貴。主辦的後生讀書會是由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系學生陳為廷推動,以苗栗縣的青少年及青年人口為對象,〈「後生」一詞在客家話中有年輕之意〉,定期地邀請地方名人針對若干議題舉辦講座,是關切苗栗縣文化產業及社會議題的讀書會。


關心苗栗縣事務的鄉親可以參考後生讀書會網站


【類似的文章】

農民武裝青年│後生讀書會

星期六, 12月 19, 2009

【苗栗‧地方誌】火焰之舞


白說我對這場表演觀賞的意願很低,因為幾年前有買過佛萊利千囍年在英國海德公園的DVD版本,個人認為這應該是他的生涯代表作了。年紀對於舞蹈家、還有運動員是很殘酷的。五十幾歲的佛萊利還能跳嗎?這是我心中最大的一個問號。
 

禁不住舍弟的慫恿還有家母的勸誘,星期四晚上還是冒著十度的低溫,前往縣立體育場觀賞火焰之舞。舞台上舞者們非常敬業,絲毫沒有受到低溫〈應該對愛爾蘭人來說溫度剛好而已〉,還有疏疏落落進場的觀眾影響,串場的歌手還穿上露背連身的洋裝。聽著歌手唱居爾特語忍不住想起恩雅風格北歐神話式的風格,這從以前玩遊戲聽MSG的配樂就有的刻板印象。


雖然有點中年發福,佛萊利果然寶刀未老,在舞台上身段還是很俐落。不過劇本比起海德公園來說都沒有改過,還把劇情濃縮了,有幾幕鋪陳的戲碼被卡掉。但不影響劇情的主軸,觀眾還是能理解不複雜的劇情。


親民技術學院的親善大使妹妹


由於位置距離主要舞台太遠〈八百元的位置席〉,北風無情的吹拂加上有點飄小雨,旁邊進場還有退場的觀眾絡繹不絕,在走道上擋住後排觀眾的視線。而因為是露天席,我前面的一家人還帶著臭豆腐進場來啃。開演後曲目中斷時方可再開放入場、演出中禁止攜帶飲食這兩點基本常識,比較起前幾場演出,這次的寬宏藝術並沒有做好事先的宣導與聲明。


大部分穿著寬宏藝術黑色背心的工作人員看得出來都是臨時工作人員,我猜這些一張張充滿著稚氣的臉孔是從附近的聯合大學或是親民技術學院挖來的學生。所以沒有傳承經驗、指揮系統有點混亂,一場國際性的表演帶有學生舉辦社團展演的生澀是可以預期的。坦白說這不應該是連續承辦了卡列拉斯、麥可森鋼琴會、...等原場地舉辦大型活動的承辦機構該有的表現。


我想對沒有看過佛萊利的火焰之舞的朋友來說應該是種震撼。但是對於已經看過佛萊利〈我差點寫成佛萊迪〉表演的人來說,除非買到特等席兩千以上的票,否則看著會場兩片大螢幕版並沒有比較優。特別田徑場又是開闊地,音響收音的效果不是很好,不到九點已經開始有人打道回府了。〈是的,又是該死的人潮〉家母說這次的感覺沒有比去年在苗栗巨蛋《大河之舞》有震撼力,聊備一說。但最近火焰之舞的話題被炒得火熱,超商一片三百的DVD就可以享受到一場視覺的饗宴,提到愛爾蘭的踢踏舞,付一點點小錢犒賞自己是不過份的。


「更」到了最後九點最後一次的百人踢踏舞,雨點開始打在我的頭上〈Raindrops keep on falling on my head〉,縣長小劉開始放煙幕彈,呃,昂貴的〈刪除線〉慶祝連任成功〈/刪除線〉煙火,還特別言明這是苗栗場才有的,成功地引開退場人群的注意力。我則是趁亂拿出像機〈表演節目已經結束了,道德魔人不要鞭我〉把長達十幾分鐘的煙火錄下來。


'09 Firecrackers After Feet of Flames in Miaoli, Taiwan. 火焰之舞煙火 from vergilyeh on Vimeo.




爆炸的聲音穿透胸膛,天空倏地變成一張畫布,色彩斑斕、耀眼奪目的火花一顆接一顆地釋放。凜冽的夜晚透過冰冷的空氣,硝煙的味道呼吸起來格外地震撼,彷彿美麗的火花近在咫尺觸手可及。〈好吧我承認其實我是來看煙火表演的,不是來看踢踏舞的,科科。〉


從這次退場的人數來看,應該比上次卡列拉斯演唱會的觀眾還要多。經國路週邊周圍水洩不通,苗栗市與環市道路附近交通近乎癱瘓,幸得交通警察配合,才能有序地疏散人群。這真是令人驚訝,這次的門票並非免費的,但還是吸引到龐大的人潮。可見苗栗鄉親並非不願意掏出錢來資助舉辦文藝活動,只是端有賴乎主政者的誠意與決心罷了。


誰說苗栗是文化沙漠?



【延伸閱讀】

剝雞碎碎念:冷中帶熱的火焰之舞苗栗場!

【類似文章】

帶你去馬拉邦賞楓!
余秋雨文學論壇
卡列拉斯演唱會

星期三, 12月 16, 2009

【翻譯】「我們週刊」還是「美國週刊」?

日前看到看到這則新聞不禁莞爾了一下:

(中央社台北3日電)儘管高球名將「老虎」伍茲已為自己「出軌行為」道歉,一名酒吧女服務生告訴昨天上市的最新一期「我們週刊」(Us Weekly),她與伍茲維持親密關係已有31個月,並握有語音訊息和簡訊等證據。... 中央社

因為這本雜誌US WEEKLY 是以報導美國名流、狗仔的八卦雜誌。大概有點像是時報週刊或是壹週刊。在撲浪上小小地嘲笑了中央社的譯者不專業,WEB2.0的時代只要手指頭功能正常、都可以上網搜尋嘛。


誰說台灣是個民風保守的國家?


上YOUTUBE鍵入usweekly,發現原來中央社的譯者並沒有譯錯,的確米國人是把us當成「我們」的受格來發音的。比方說福斯的女主播這樣引述 UsWeekly報導共和黨副總統候選人十七歲的女兒未婚懷孕的報導:



還有一則「Us Weekly」主辦派對,名流走紅地毯的報導,記者與主播的發音非常清楚的說出來是 "us"。



大小寫混用在正式的英文寫作是一個大忌。不過娛樂圈才不吃你這一套。Us Weekly 的排版方式,把字母U還有S疊字常常會讓人誤會,雅虎購物上就看到把 Us Weekly 打成 US Weekly 的賣家。



甚至GOOGLE搜尋出現,由Us Weekly 提供的網站,也大寫為 US Weekly。該雜誌社顯然要突顯《我們週刊》是一份美國的週刊。


是故意玩弄雙關也好,無心的也罷,反正會說英文的都是美國人啦。用英式的發音與美國人溝通還會被糾正發音不標準、美國棒球自己關起門來與加拿大就可以號稱打世界大賽〈沒有一隻外國的隊伍參賽〉,還有人跟我吵過那是因為美國球隊有許多外籍的球員,拜託,一八九零年的美軍還血腥屠殺過蘇族印地安人、一九零三年的美國黑人還是奴隸、華人還是綁著辮子的曠工,最好是當時世界大賽會有白種央格魯薩克遜以外的球員參賽啦!


Sinophobia ,1899, Wikipidia 描述恐懼華人症狀的插畫


扯遠了。關於「世界圍繞著美國轉動的觀點」,中國共產黨稱其為「美帝」,嚴格說起來不是沒有原因的,這還可以扯好幾篇文章,以後再寫。


台灣翻譯Us Weekly顯然沒有注意到這點,用「Us Weekly」+「美國週刊」搜尋還可以找到不少誤譯。維基百科,常出錯的百科全書上,關於美國娛樂圈的雜誌 Us Weekly ,還用書引號括號起來特別著名《美國週刊》而且還不能更正。英文再強的朋友,如果不是母語使用者,最好還是善盡查證的動作,不然是會鬧出大笑話,比方說在節目廣播中說Wolverine 是個不存在的單字給網友笑到不行的徐老師。

星期六, 12月 12, 2009

【米國仁】藝人的幽默與諷刺

有一些關於明星花邊的消息很有趣,彷彿是真的,但是不是真的。比方說有個網路謠言是這樣子寫道:

當日本首相森喜郎要拜訪歐巴馬總統時,上了一課基本的問候語。教師說:「您只要說:『How are you?』,然後等歐巴馬回問:『I'm fine and you?』您再回答:『Me too, 』剩下的再交給翻譯官來替你翻譯就行了。」只有兩句話而已不難,於是森喜郎點頭稱是。於是,到了會晤的那天,森喜郎用彆扭的口語問候歐巴馬,但是一時緊張,他把疑問辭用錯了,說了:「Who are you?」〈你是誰?〉


歐巴馬聽了感到有點錯愕,但是仍試圖保持幽默,他說:「我是蜜雪兒的老公。」會議室裡頭爆起一串笑聲,此時眾人聽到日本首相毫不猶豫地回答了:「我也是耶。」


比較森喜郎內閣上任的時間,這則新聞不可能是真的。國外有個網站叫做SNOPES.COM查明這則謠言應該是從森喜郎時期,因為經常性的失言,日本國內的小報製造出來修理森喜郎的假新聞。


不過下則要說的故事是真的。NBA球星俠客歐尼爾在結束希臘旅行時,被問到行程中有無參訪過帕德嫩神廟〈Parthenon〉,他回答:「我無法記得去逛過的每一間夜店」"I can't really remember the names of the clubs that we went to."


英文中的這個單字「Bright」除了當成閃耀之外,還有"聰明、反應靈活"之意。所以當名人又幹了什麼蠢事,比方說因為婚外情宣布無限期退出高爾夫球事業、呼麻被抓包了,這個時候我們都會說一句雙關語:「A Star is not so bright」〈不太耀眼的明星、不太聰明的明星〉

星期三, 12月 02, 2009

09' 馬那邦山賞楓 (圖多)〈下〉


前文,就要到登山步道前,看到了今年的第一棵野生的楓樹。


如果你在雅虎搜尋「馬那邦山」「賞楓」的相關資訊,瀏覽兩三個部落格後許或會得到一個共同看法,那就是單純要觀賞楓葉而來爬馬那邦山應該會蠻失望的。野生的楓樹並非有志一同生長在同一個地點,而是東一株、西一株,在滿山的林蔭處轉角不期然的讓人驚艷。





就在你不斷地往山上爬的途中累了,往下低頭一看,不期然地腳邊踩著的就是楓葉。



台灣紅榨棲 ACER MORRISONENCE HAYATA - 台灣特有種,落葉喬木,葉對生闊卵形伍裂,先端尾狀漸尖,基部近心形,重粗齒緣。秋季時,馬那邦山近稜線處,總是一片艷紅,是著名的賞楓景點。--林務局新竹林區管理處



透過山脊往山群眺望,山上天氣非常的好。分不清楚霧還是雲,在交匯的地方形成一大片雲海。不禁要感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我平常沒有爬山習慣,一路走上來已經酸疼的腿,扛著沒裝什麼東西背包也忍不住汗流浹背。但陽光穿過過森林灑落滿地,有一種靜謐的力量支撐你往上爬。「就快到了、就快到了!」捏著被皺巴巴,早上出門剛印出來的地圖,自己對自己說。




這張圖片真是太美了。感覺像是電影裡頭的動畫而不像是真的〈TOO GOOD TO BE TRUE〉。我沒有修過,這就是原始圖片的樣子。


沿路上遇到兩三隊來爬山的夫妻檔,有從台中來的、新竹來的,還有一支隊伍四個人帶著「歪果仁」說他們是中研院的。他們都很驚訝我自己一個人爬。我聳聳肩,笑了笑。其實我並不排斥跟團,只是一個人有一個人的好處,「自由」,不用擔心落單,愛拿像機怎麼拍就怎麼拍,還可以悠哉悠哉地換鏡頭。也不用顧慮他人的想法,心血來潮還可以把腳架搭起來來個全視圖。另外一個好處是可以跟山林融為一體。


在我要攻頂前,聽著遠處的草叢窸窣窸窣,竟然看到三隻像是雞的身影徐徐地晃過步道!




躡手躡腳地<刪除線>裝填好六發子彈的獵槍</刪除線>拿起長鏡頭,發現這應該是一個家族,由爸爸領軍,三隻沿著走道啄著小石頭覓食。我看見他們沒有防備的樣子,不禁見獵心喜:「科科,今晚加菜啦!」;當然是開玩笑的。竹雞雖然不是保育類,但是野生動物也不能拿來當野味。而且就跟鴿子一樣的大小竹雞,真要拿來炸雞排恐怕一口也不夠吃。




合理推斷這些沿著通往山頂步道的路上應該有不少遊客餵食,以致於這個小家族都不怕人,在我視線範圍可及的十步之遙,山雞爸爸不介意有人偷拍,大搖大擺地覓食,其實跟平地的雞習性很像。家父說這種山雞具有飛翔的能力,不過我對這種圓潤豐滿的體型抱持著懷疑的態度、但也不想去實驗看看驚嚇他們。


到了山頂完全是另外一個世界了。金黃色的夕陽從西方灑落在遠方的聖稜線上,暮靄像層薄紗披在彼岸遙遠的山峰頂。從三角點遠眺,一千四百公尺高的巨大山脈倒影在峽谷裡,在那一刻彷彿能感覺到自然所賦予神秘而療癒性的力量。山嵐徐徐,沒有人聲喧囂與俗世的干擾,夕陽無限的美好。我這個傻瓜眼淚幾乎要被感動到掉下來。不用刻意取景,光與影的變換就像是面對一位傾國傾城的美女,只要食指功能健全會快門都可以寫意地拍出絕美的照片。



看了看錶才發現赫然已經四點了!在山頂一整個太愉快,完全忘記冬天的白天很短!匆匆地收實行囊趕快跳往天然湖登山口。我是最後一個下山的登山客。最後一小段歸途有點不太愉快,太陽西沉的速度遠比想像中還要來得迅速,我顧不得危險,三步倂作五步用跳的方式下山。比起上山,下山反而覺得膝蓋負擔很重。


山中溫度瞬間掉了下來,我拿出背包中的長袖毛衣穿上,心想爸爸應該會擔心吧。拿出手機,電池顯示是滿格,但是「種花奠信」收訊依然卻是一格都沒有。然後完全天黑了。林相優美的櫸木群晚上看起來有點陰森恐怖,張牙舞爪的枝枒像極了魑魅,好像轉個角就會遇見山魔神,或是聊齋的橋段,穿著古裝的鬼女會會向你問路。心中有點懊悔,早知道挖起我弟來,起碼在山中還有個照應,起碼走山路還沒那麼恐怖。地圖上顯示還有七公里多。


因為有點著急,可能在情人一號橋附近讀錯了看板,往果園的方向前進了五分鐘左右,發現路越走越小條,四周荒煙迷漫連指示牌都不見了,體力也不太夠,心中不禁慌張了起來。想到蠟筆小新的作者就是遇到山難,又想到會發生意外的人都是因為緊張而失去判斷力,於是冷靜下來,循原路回去,才發現一條用黃色警告布條警告封起來的路才是下山的路。


到了天然湖時,左腳也開始抽筋了,望向東方,皎潔的月光照在山峰上,遠方山坳處聚集了雲氣,看起來像極了湖面上的雲氣,難怪叫做天然湖。呵了一口氣吐出白色的煙霧,赫然想起早上塞進包包的單車用的手電筒。雖然只有幾燭光而已,勉強可及的三五步之遙,默念了幾次主禱文還有詩篇九十一篇「耶和華是我的避難所...」心理卻踏實得多了。


天然湖登山口開始就有電線桿,棧道也消失變成了單線的水泥地面。牆上寫有「接駁車聯絡電話」,不過我是個死小孩,心想,既然有電線桿還有車道,山下其實也就不遠了。就算再累也只有一小段路。往左邊看下去,山腳下燈火點點透過山霧看起來美得冒泡,只可惜已經沒有心思體力再拿出背包中的相機捕捉那一幕。拿起手機,「種花奠信」還是零格。


一跛一跛的下山,白天看起來有悽涼美感的甜柿樹,晚上看起來就像是悽慘無比的殭屍片佈景,這個時候我會開始擔心子彈不夠用或是卡彈〈噗〉強打精神希望有一台腳踏車,幾公里的山路大概不用一分鐘就搞定了吧,心中胡思亂想,慢慢的,到了第二停車場時已經六點十五分了。打電話跟家人報個平安,果不期然被罵慘了。


感覺好像太空人重返地球一樣〈Huston, we got a problem!〉劫後餘生,這時候水也喝完了。厚著臉皮跟鄰人討了點水,這裡的人都操客家語,我注意到好幾戶都是老人與小孩,沒有青年人。下次再也不敢在山上待到這麼晚了:P




後記:

1. 跟推友阿信〈@bangdoll〉的說法一樣,天然湖登山線比較陡,所以大家在爬馬那邦山的時候不妨試試看順時針的方向,由北線的上湖登山口開始爬。

2. 假日遊客多車子不容易停,很多地方會車不易。非假日的話,整座山都是你的,想來馬那邦請記得多多利用非假日吧。

3.是馬那邦山不是馬「拉」邦山〈Mt. Manapan〉


下個禮拜考慮從逆時針,從天然湖登山口逆時針爬一次看看,馬那邦真是讓人著迷呀。:P


【延伸閱讀】

Flickr: 2009 馬那邦山賞楓│葉小宅 X 魏吉爾 - 宅宅的糟糕冒險

星期二, 12月 01, 2009

09' 馬那邦山賞楓 〈上〉



我是個土生土長的苗栗人,馬那邦山位於大湖境內,距離公館鄉並不遠,約莫半個鐘頭車程。住在苗栗市二十幾年來只有在小學時候跟父母親家庭旅遊時,去過馬那邦山。


正好最近有空,撥出了點時間找剛退伍的老弟,想登山賞楓。〈不幸的是臨行前寒流來襲,舍弟弟陣亡在暖呼呼的棉被中〉本人則是按照原定計畫,背著單眼像機,誓言不拍到楓葉不罷休。於是在早餐後,帶著一瓶一千二cc的水、兩塊三明治,一件毛衣,單眼還有一只55-200MM長鏡頭上山。行前看到單車的手電筒,心想,帶著也好,於是拔下來塞在背包中。事後回想起來這個舉動真是關鍵,事後再詳述。


我一定具備有上天賦與東摸摸、西摸摸的技能。到了大湖的山腳下,把車停妥在第一停車場時,已經是十點多。開始努力的按圖索驥,往北線登山口推進。天氣有些陰霾,陰天的天氣照片照出來說真的不太好看。



鄉民們悠然自得地從事農忙。遠處傳來競選人宣傳車的廣播聲,禮拜一沒有觀光客的車馬喧囂,只有個不識馬那山真面目的苗栗人,用怯生生的鄉音與人問好。在地人看到背著大背包的登山客,見怪不怪熱情地問我要不要裝水,我說謝謝不用,...水壺還是滿的呢!


大湖鄉的居民多數以務農維生,種植草莓與四季時蔬。放眼望去,沿途的山坡地被開墾成梯田,星羅棋布,覆蓋入秋後第一期的草莓作物。肥料大多使用雞糞堆肥,冷凜的空氣中雖聞不到臭味,惱人的蒼蠅聞到汗臭,仍不時停在身上搓著雙手,驅之不去。


綠色的青苔爬上水泥壁面構物,灌溉設施的附近不乏灰色的水管恣意地在田地中伸展,寒天中增添幾許綠意。越往上爬,草莓園開始被一袋袋包覆著半透明紙袋的水果樹取代。仔細定睛一瞧,原來是鮮黃的日本甜柿。有些已經被採收完畢的果樹露出灰白的樹幹櫛比鱗次,構成在翠綠山坡台地上暗色調的地貌。這裡還有兼賣甜柿的商家慷慨地撥出一塊田地貢獻出來作成觀景臺,於是我看了看手機上顯示的時間也近中午,找個好位置取出被沙丁魚過後的三文治充飢。




氳裊裊,遠處的山稜線在略為陰天的畫布上清晰可見,樓下的店家傳來「拉雞歐」親切的音樂。鄰家豢養的大白狗豎起了尾巴、嗅了嗅眼前不速之客,狐疑地開始吠了起來。在山中的年月,如果沒有人為醜陋的競選招牌,每每拍照避不了掃興的電線,真很難不讓人想到陶潛的詩句「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再往上走一些,發現自己已身處雲深處,然後又想到「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書本所學對照山中此番寧靜的體驗,倍感親切,方知陶先生田園派詩人第一人之名當之無愧。看到農人悠然自得的模樣,在此買塊地躬耕的念頭不禁油然而生。




路上遇到拿著農具的耕田大嬸,見到我拿著像機背著背包,問我去哪,我說當然要去攻頂啊。她咧嘴一笑,說:「喔,你進度要很趕喔」,我翻了翻地圖,還不到路程的四分之一,於是收起了像機,加快步伐往登山口前進。




只是遠方翠綠的山色與雲彩變換太精采了,無法令人不駐足拿起像機攝影。經過錦雲山莊,門口有種植幾株楓葉,顧不得腿有些酸疼,歇息片刻後馬上往登山口前進。就在此時,和煦的太陽穿透了雲層,濕冷的天氣漸漸地變得暖和了起來。我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正好十二點整。




.... 行行重行行,到了上湖登山口已經一點半了。


請按這邊收看下集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