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二, 3月 30, 2010

【日記】屢敗屢戰的三月 ( Operation March)

【屢敗屢戰】

雖然屢次戰敗,仍繼續奮勇作戰。相傳曾國藩率領湘軍與太平天國作戰,屢吃敗仗,曾國藩上書朝廷,言及「屢戰屢敗」,經李元度更改為「屢敗屢戰」,以顯示其奮勇無畏的作戰精神。後多比喻雖然屢次遭受挫折失敗,仍然努力不懈。如:「這支被檢舉收賄的職棒隊伍,屢敗屢戰,愈挫愈勇,充分發揮運動家的精神。」-- 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

三月我錯過了電影眼淚在苗栗上映Punch Party 15、... 。檢視部落格側欄三月份空空如也,全部拿來投資唸書準備考試,不過因為心煩氣躁、準備的深度還有厚度都不夠、加上臨場表現不佳,...種種因素湊起來說不定會全部貢龜,說起來還真是有點欲哭無淚。不過這段青黃不接的經歷一定要寫起來當成日後的參考 ﹝握拳﹞


Mar. 7 ,8 政大外交系 │國文、英文、國際公法、國際關係、中西近代外交史、日文


這是第一志願也是最不可能及格的志願。在去年報名之前,我對於國際公法還有國際關係這塊的了解,大概就跟知道手工皂的皂化計算價量表、奧迪汽車的內裝懸掛系統或是印度興督教徒最重要的灑紅節一樣的模糊。但是出於對國際現況的興趣,還有也曾經花三個月猛K完全沒有念過考科,民用航空法、航空氣象學而過關的經驗〈自我感覺良好度破錶〉,所以買了參考書、上網蒐集資料、花了相當長的時間準備這一所學校。


然而,到了政大,考完考試的第一天就想打道回府了。囧


無論是考試的方向、準備的熟練度、答題的速度掌握都很不理想。一想到花了這麼多時間還有金錢竟然來陪公子練劍,那種感覺像裸體或是只穿著夏威夷衫和林義傑一起挑戰極地馬拉松一樣痛苦。第二天考的英文科目,有六十分是英文作文,題目依稀記得叫「The happiest day in my life」我火速飆完選擇題,開始把「I'M ALIVE!」的題材寫進去,寫完檢查文法後出來,提早了十分鐘交卷,走出考場時自信滿滿出了一口鳥氣〈明明就不是外交或政治系的跟人湊什麼熱鬧啊〉嗯,我果然是外文系的。


感想: 政大妹好辣好正的週邊生活機能好方便,不過唯一缺點是離捷運站有段距離,下了動物園站撘公車還要花個十五分鐘左右。遇到大型的考試,週遭的交通完全打結,私家轎車、機車、公車、面無表情急吹口哨的警察,匆忙的考生與親切友善的學生志工,這是我對政大校園的印象。剛收到成績單,如預期的落榜了。唯一可以拿出來自豪的是英文考了七十五分 〈嘖〉也許有機會去台北找工作再考在職專班吧。


Mar. 14 外貿協會培訓中心 │ 英文、國文、問題分析與解決能力


考前的兩天遇到嚴重的腹痛,晚上九點撐不下去,騎車到苗栗醫院掛急診。抽血,醫生從白血球指數判斷只是急性盲腸炎〈如果是盲腸炎或是出血,白血球指數會偏高〉,痛的方式也很奇怪,大約二十分鐘到半小時極痛,然後緩解,週而復始。然而醫生開的藥完全沒有效果,半夜還是痛到醒過來。老媽勸我不要去考試,但這是我最有把握的一場,我終究還是硬著'肚皮"趕考了。


考場在師大附中,前一天剛辦完畢業舞會JUNGLE JUNKIE,校園內還有一隻用紙糊的怪魚、跨越兩棟建築物的繩索,雖然做得有些粗糙,但是以高中生的程度來說已經創意滿點了。尤其是班級前可以自由懸掛橫式的國旗、還有英文的Junkie 的命名,如果換做是我讀書時期高中保守的作風,這些點子還有天馬行空的佈置應該都是不可能的吧。


考試中身體狀況還是沒有變好。問題分析與解決能力考了一堆高國中計算題,比方說統計學的機率問題,還有二元聯立方程式解、數列等。我只記得梯形面積公式還有X^2+Y^2 公式等,完全憑著印象。該死的是這一科還有倒扣,完全不能用猜的。還有幾題類似腦筋急轉彎,比方說

一年十二個月中有七個月分有三十一天,請問有幾個月份有三十天? A. 6 個 B. 11個 C. 7個

根據美國猶他州的法律,一個成年男子可不可以跟他的寡婦結婚?A. 可以 B. 不可以 C. 沒有規定

英文跟國文現在回想沒有什麼印象,總之,一切等四月中聽天由命惹。


Mar. 21 彰師大翻譯系口譯組│聽力縮寫、英中視譯、英文口試。筆試英文、英翻中、中翻英、國文


由於彰化人生地不熟〈其實有親戚住在附近,不過不想去打擾她〉,從兩個禮拜前就從網路上訂了一間超便宜的旅館。六百塊一個晚上,而且就在火車站附近的巷弄中,附近有一個泰國人聚集地。房間床鋪還算乾淨,但浴缸破掉了,廁所的燈光也異常的昏暗,窗戶也是封死的狀態,外面是堅實的紅磚牆,如果隔壁再傳來一陣陣鶯鶯燕燕的叫聲大概就百分百符合村上龍筆下的男歡女愛小旅館設定了。但便宜的房價加上便利的交通,附近覓食也相當方便,對於考生來說簡直是太完美了。


翻譯所可以說是非常精實的兩天考程。尤其本人最自豪的表現出溫良恭儉〈即使我不是〉、短短的三分鐘差點就跟考官閒話家常起來。考官問的題目也很溫柔,問翻譯跟英文語言能力有什麼差別、報考動機等等,我說以前覺得自己的英文很強,但當出社會遇到翻譯的行家時,感覺自己專業能力的不足而且非常的沒有抵抗力,〈vulnerable〉一臉嚴肅撲克臉的考官都忍不住撲哧笑了出來,打破了沉悶的氣氛。


我想去念翻譯系充實專業的知識技能,但是也有個壞消息,最近的一次托福ITP考試成績只有597,如果四月的最後一場托福還摸不到600分,那即使考上了也會被取消資格。在二十年前的台灣,會英文可以出國留學、當總統的秘書翻譯,有一天還有可能出來選總統〈而且不小心還會當選〉二十年後像我懂一點皮毛英文的人滿街跑,如果爬不上那塊語言能力金字塔結構頂端,那就只是茫茫人海中的一個路人甲。


Mar. 28 中正大學戰略研究所兩岸關係組 │國際關係、兩岸關係、英文


英文考得很順手沒錯,但國際關係真的是我的罩門。大概有五十分都在瞎掰吧,會念戰研所主要是為外交領事考試鋪路,所以,一切都是準備度的問題,即使考不上也沒有什麼好值得抱怨的。考場又跑回懷念的政大,但這次考試的試務安排安排一整個糟糕,八點半開始考兩岸關係、國際關係到十二點,下午三點半再考英文。為什麼不把考試時間往後挪,好讓交通不方便的考生有寬裕的時間,或是乾脆地下午一點就考完呢?中間隔了三個多小時,是方便台北的考生回家打個盹,睡飽一點嗎?


中午實在太無聊了,附近的小七三大報都賣完了。只好順手買了TAIPEI TIMES 還有新出的《海賊王》57集,是的,你沒有看錯,考完記頌的科目後的我很無聊地在考場看起漫畫了。


Mar. 29  英文臨時翻譯人員徵才 │ 專業科目中翻英、面試

 
 收到消息台中某個公家機關要四個月的臨時翻譯,因為優渥的薪水讓人心動,所以就投遞了履歷。遞出履歷經過審核後,接到了通知要求面試,才知道名額只有四個,就有十四個人跑出來競爭。


因為住在很微妙位置的苗栗公館,沒有汽車交通異常的不便。早上六點起床騎摩托車往台中工業區出發,沿著台三線沿途經過大湖、卓蘭、東勢、石岡、豐原、潭子飆到台中中港路工業區,剛好接近九點。早上考試的科目是利用Word 中翻英,有一題是派遣員工制度、非典型雇用(Atypische Beschäftigungsverhältnis)對於勞工福利結構的影響,另一題則是機械製造業在台灣中部產生的群聚效應、還有一個小小的表格繪製北中南的各種加工業,並不算太難。不過有些專業名詞因為沒有網路、沒有字典無法驗證,我猜應考人應該都在努力劃大餅。


下午考試則是翻譯一段投影片,中翻英文,內容十分簡單,然後有口試委員針對履歷問一些問題。包括對於即將面對的職務性質還有工作內容、現在的求職狀況等。我因為誠實的把先前得病的經過寫進去,意外地被問到,不過三兩撥千金強調已經身體完全康復了。這段經歷會對面試結果產生影響嗎?在離開的路上我一直想著這件事。但不知道為什麼有種強烈的預感我會雀屏中選,希望我是對的。April 2 結果公佈: 落榜了


我累了。


連續車馬奔波考了一個月,對於心理狀態疲憊的我而言,真是一大負擔。昨天晚上騎車回到苗栗時,感覺一部分靈魂還留在台中,沒有隨著機車帶回來。恍恍惚惚睡了一覺醒來感覺回神許多,但想到接下來要做什麼就頭痛,先更新部落格吧,然後把欠的稿子都寫完,投資一點小小的嗜好,寫書摘...


活著真好。


Damn it feels good to be a gangsta. (腦袋中突然浮現這首歌,很適合拿來當Ending)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