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三, 6月 16, 2010

【地方誌】這不是我們要的苗栗。

IMG_5356

生活在苗栗這塊土地上二十幾年,我很自豪的說我是苗栗人。苗栗好山好水,楓紅馬拉邦、南莊獅頭山、大湖產草莓,公館生紅棗。泰安的泰雅族之鄉、獅潭的鳴鳳古道、高聳入雲的大霸尖山、汶水全台第一座鑽井平台...這是一塊充滿著天然觀光資源、值得自豪的土地。

然而,每每文化展覽都跨過苗栗,桃園之後便是台中、ㄧ路往南。為了找到更好的工作,我的同齡的朋友中大概有一半不在苗栗生活,我也在台中生活,相對的,說客家語的機會也越來越少了。

所以當聽說卡列拉斯來苗栗開演唱會、余秋雨來苗栗演講,身分證上代表苗栗縣民K開頭的我很興奮,卡列拉斯演場會還跟弟弟徹夜去排隊。我很佩服縣長,要辦一場演唱會並不是丟一筆錢出來就會順利達成的。熟識的人說那場演唱會的前置作業從邀請對象討論開始,到場地與動線的安排、真正執行,大概開了兩百多次的會議,會議記錄印出來可以堆滿兩三個會議桌。

然而許或這些蜻蜓點水的演講活動變多了、但縣長指稱的觀光客帶來的「無煙囪工業」並沒有改變苗栗。

最具指標性的莫過於統聯客運,台中到苗栗的車次取消了。

苗栗沒有長庚、馬偕、三總...等一流的大醫院。在苗栗人的心中,生重病了第一件事考慮的便是北送林口或是南下台中三總。省立苗栗醫院不是個選項、而統聯也不是慈善事業,對於沒有車的苗栗人而言,四十分鐘從苗栗公館交流道到台中中港變成一種奢侈的願望。

曾經,我也站在高聳入雲的煙囪窯前夢想有一天這會像是美國華盛頓特區的方尖碑,成為繼三義龍騰斷橋後苗栗最著名的地標。曾經,天真的我也以為這些「煙火式」的文化產業活動真的能活絡苗栗的經濟產業、吸引年輕人回鄉。

... 直到巨大的挖土機敲碎、推倒、輾平那微小的可能性,我才了解富麗堂皇的包裝後隱藏著醜陋的置入性行銷。



後龍灣寶竹南科學園區、稍稍做一點網路搜尋查證,這些都是奪取良田、強爭民脂民膏的不必要之惡,多明哥或愛爾蘭踢踏舞並不能代表客家文化,或任何與這塊土地、這塊土地上生活的人民產生情感的共鳴與連結。當我看到一個某大討論區上投資客喜姿姿地談論這些地皮以後會增值多少,心中產生的是無比的厭惡與憎嫌。他馬的這些從小生活這裡的人們不是活該倒楣成為你們手中叮噹作響的賭博籌碼是生命、是根,是賴以為生的一切


試問,一個缺乏文化資產、充斥著炒地皮文化、奪取農民生計的縣政府,要怎麼發展「無煙囪工業」?炒地皮我相信 身為苗栗的子弟,我寧願他一百年不假開發之名巧取豪奪,生命自然會找到出路,請政府的干預越少越好!



劉政鴻先生,這不是我們要的苗栗!

【延伸閱讀】


苗縣府大動作不見報 居民嘆:簡直像戒嚴
龜趣來嘻:[串連]劉政鴻,你可以收買媒體,但是你無法收買部落客
苗栗後生讀書會:竹南科學園區徵收地訪調

星期日, 6月 06, 2010

【網摘】這是個最美好的時代



像谷歌、雅虎、思科、微軟這些美國大公司,已經背棄了他們做為負責任的企業公民義務....
 

站在真相和公正的一邊

「六四」鎮壓21年來,遵循鄧小平「發展是硬道理」的口號,中共當局一方面堅持為招商引資企業地產「保駕護航」,體制化官商勾結日益嚴重;另一方面又隨時注意調整政策,在出現社會危機的地方,打壓一批,安撫一批,至今仍以同樣思路處理邊疆地區的民族矛盾。與此同時,卻絕不放鬆政治統治權限,...BY王超華, 蘋果日報

1989年我16岁,1991年进北大,如果我早出生两年,那死在广场上的很可能就是我,那流泪、囚禁的、在思念中老去的就是我的亲人。我们有责任记住悲剧,说出真相,为尊严而斗争——为了我们的后代,我们的血肉同胞不再生活在恐惧和奴役之中!via @tengbiao

※ 更多六四的相關推訊請查詢六四二十一週年線上網聚標籤 6421WJ

既不能文,又不能武的的頂尖大學

...於是,各大學從校長到教授甚至學生,開始玩這場遊戲。遊戲中最重要的兩個工作是:第一,努力寫計畫爭經費;第二,拼命執行計畫以消耗經費。...這樣的競爭遊戲,改變了學術圈的行為模式。學者不再是依據自己的興趣與判斷,決定研究方向;而是要設法揣摩上意,並跟隨多數教授去追求「比較可能得到經費」的計畫。元豪的憲法夢想論壇:法律是顛覆的基地

碳粉匣之國、這個國家什麼都沒有,就是有很多碳粉匣

很多報銷不了的費用,自然就會被歸納到這一項目上。...好啦,你仔細算一下就知道,要抵掉部分難以報銷的花費,你要報幾十萬張的紙,還是報一個幾千塊的碳粉匣?當然是碳粉匣嘛!我依稀還記得幾年前在那碳粉匣還不夠普及的年代,網友在討論這類學術經費報帳有多麼痛苦時,還有人說他開過五公里長的網路線、十公里長的 USB線發票, ....朱學恒的阿宅萬事通事務所

台灣企業最愛的大學畢業生 (下)

某某學校的畢業生一定在工作績效上比起其他學校的畢業生來的優秀或是比較差,這種說法跟拔下公獅子的毛可以幫助頭髮再生一樣,與其說是有事實根據和經過科學驗證的,還不如說這是一種存在於各個主管自己心中的成見。萬惡的人力資源主管部落格

我們的菁英國度:談血汗手機的品牌之路,及那些閒雜人等。

宏達基金會的品格教育:小朋友,我們不在乎你爸媽的死活唷!...,政治大學的圍牆內,有Peter,有John,有認真舉辦的企管系同學,有公關公司套裝的新聞系畢業生,我們有紅酒和起士,暢談品牌的價值,暢談HTC如何從代工不斷創新,擁有自己的魔法實驗室,而擠身國際大廠。絕對不會有那些國中都沒畢業的單親媽媽,在場外難堪的哭哭啼啼,也不會有自甘 墮落的政大學生,在會場內拉拉扯扯,太難看了,太低俗了...高科技冷血青年

羞恥行銷學-他們為什麼要拍爛廣告?

台灣的社會風氣反對男性將女性都當做妓女看待-男性不應該把女性當成妓女,應該看成高級妓女。台灣的社會風氣並不反對消費女性身體,但是應該要符合某種品味或是階級期待,女性身體可以消費,但需要經過一定的掩飾與包裝。│zonble's promptbook

ref1: 潑猴、想讓唐三藏精盡人亡嗎?
ref2: 我來異魔界幹你辣
ref3: 征服、享受,受血會疼!

「網路上資料很少的話,就不是怎麼樣一個人物,根本不值得做甚麼報告的,就請別費事卸我了。」│張大春的部落格

胡志強市長,你到底要跟黑道宣戰幾次?

...台中市有個擔任憨面治喪委員會副主委的市長,  且市長也和金錢豹老闆娘是同黨同事,  有這樣的市長,也難怪台中市黑道、色情無法杜絕了不是嗎?│sonogashira 紅燒魚的部落格


It's funny how someone can break ur heart, and u can still love them with all the little pieces. -Cassandra Clare
Plurk:



The Father from fla on Vimeo

台灣:紀念二戰台籍老兵許昭榮

今天(五月二十日)是二戰台籍老兵許昭榮的兩週年忌日。他悲慘的命運反映了台灣過去一世紀以來,被不同殖民勢力統治的複雜歷史。許昭榮於一九二八年 十一月十三號在台灣出生,在二〇〇八年五月二十號的政治抗議行動中自殺。他被迫替自己土地上的殖民政府打仗,先是為日本,而後是中華民國(ROC)。當他 終於能夠自主時,便全心貢獻為老兵謀福利。│I-Fan Lin 全球之聲


■  網摘目的為純分享,以不超過原文長1/5之一、150字為限。不開放讀者回應,請各位網友不吝給原作者支持與鼓勵。若有不妥或是觸犯您的著作權,歡迎來信或利用推特撲浪通知,俾第一時間移除,謝謝!

被車子逼到路邊停下來的恐怖經驗



禮拜五的下午,打包準備回家度過週末。騎車經過台中大雅的民生路上時,三線道的路上,一部小客車佔用了外線,於是我把摩托車騎向中間車道。正當心想自己車子速度有點快,大約七十至八十,一台白色的自小客車突然從我的左線超車,駛向我的中間線道。我吃了一驚,連忙往路邊靠停。車速相當的快,我肯定有一兩秒的時間他擦撞到我的機車。

然後那台白色客車停了下來,我知道大事不妙。根據過往的經驗,裡頭下來的人可能拿著球棒也不一定。我不敢把全罩式的安全帽脫掉,不動聲色把前座的背包中默默呼叫警察。不過因為太慌張,接通了竟然是消防隊,才知道誤撥了119。

下來的是一位削瘦的中年男,口裡念著閩南語直呼是我的不對,我開太快,把他的輪胎弄破了要我賠錢。

「歹誌不會這樣就算了」他恐嚇我說。

幸好沒有棍棒或是槍,我心想。

然後又覺得莫名其妙,我騎車騎得好好的,明明就是你把我逼到外線停下來,竟然說我把你的輪胎撞破了。我也懶得爭辯,反正意外事故發生叫警察來處理,一切自有公道。

那位中年男還拿了手機拍照,後來打了通電話說:「對啦對啦,發生車禍啦,車牌給我拍了跑不掉啦」

五分鐘後警察鳴著警笛到了現場,看了看我沒有什麼外傷,我簡單的說,當我騎車的途中,那輛小客車把我逼到路肩。他則辯駁說我把他的車胎撞破。兩位警察拿著像機對著我左腿被擦撞過的痕跡拍了幾張照片,又對車輛爆胎的地方拍照。然後他們竟然採信說我去撞那位襯衫男的證詞說我去勾破他的輪胎!

猥瑣的中年男嘴角帶著笑意說:「本來嘛、叫他賠我一點點錢補胎了事」


「現在不是叫吊車來就可以了事了。」

看著警察開始採信他證詞的處理態度,突然想到我就像是渾身帶著可疑味道的寧采臣遇到七爺八爺謝范。我不想把事情鬧到需要父母親出面來處理,兩千、三千、...一個輪胎多少,叫吊車要花上多少錢呢。那個男的開始胡扯了,還有懸吊系統要處理啊...

最後身材較為魁梧的八爺,呃,...警察說了,這個輪胎要三千多,他說了句公道話,一人賠一半。不然就要走進警察局做筆錄,再來看怎樣要走鄉鎮調解委員會和解,他補充了一句:「這也不算是車禍啊」



我打工的性質特殊,沒辦法請假走調解。跟警察說我要去提款,跑到了鄰近的超商提款。

買了一瓶水找零,吸了一口氣看了看冷凍櫃上自己的影子,剛才發生在路口的事好像是作夢一樣。我不禁連想到關於假車禍的事,會不會那兩位警察也是假的?當我回到事故現場人都不見了,鑰匙還插在鑰匙孔上,會不會被騎走了?

當然只是胡思亂想。回到剛剛的路口,車子還在,警察在紀錄案發事情經過。儘管心裡頭帶著憤恨,我儘量帶著平靜的表情陪不是,那位男子說多少錢?一千三?我心裡頭著實鬆了一口氣。本來想掏一千五,想想自己實在有夠倒楣,我寧願把省下來的錢丟給火車站前的不愛心原子筆也不想多給他兩百。

警察終於說了一句公道話:「少年人騎車騎得好好的被停下來,要拿錢出來賠償也很莫名其妙啦」見我在拍照紀錄,魁梧的警察又告訴了我一點,故特異(Good Year)的輪胎比較貴,大概要三千,如果是Bridgestone的就很便宜,一千七百多就有了。最貴的是米其林的輪胎,四五千跑不掉,所以要確認清楚。

瘦警察給我看他寫的事發經過,簽名後,我飛也似地騎車離開現場。騎到了三義我停下來喝了口水,發現剛剛買的水內膜撕了開來,原來是剛才在驚慌中腦中思考完全沒有記憶有做過這件事。然後騎上路,一看到左邊後照鏡出現閃光,忍不住就會瘋狂地加速,並且往右邊的車道靠。摩托車是個非常脆弱的塑膠車殼,只要汽車駕駛有心,是有可能把機車騎士撞倒。我很認真的考慮買個行車紀錄器,或是買台中古的二手車算了。 起碼開車有選擇不去撞人而不是沒有選擇地被人撞。

補充一點,如果發生車禍一定要叫警察。朋友有一次被大客車駕駛倒退「錨」到,那位駕駛是年輕人說公司會扣年終獎金等等,不要叫警察私了就好,他會賠償所有的板金費,朋友一時心軟的結果當然是被賴掉了。

儘管沒有受傷,車子的主立架被撞歪需要修理,側支架還可以用。我還是不敢跟家人說我發生車禍,老媽是屬於那種非常愛擔心的人,但即使擔心也沒有用。「不要為明天憂慮, 因為明天自有明天憂慮; 一天難處一天當就夠了。」何況是已經發生的事呢?

記得表姊說過一句話,「能夠用金錢解決的事情,算不上是大事 」當然一下要拿出鉅額的錢比方說一兩千萬算是大事,只是在一般的狀況下,這句話是適用的。感謝神我沒有受傷、沒有需要花上很大一筆錢處理車禍,...阿們。


BTW: 回教的說法是「印夏阿拉」,意思是指「上帝的旨意」。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