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五, 1月 28, 2011

【網路】美國總統的輿情蒐集






這篇是看到馬總統幕僚對著反國光石化環保聯盟的蔡嘉陽說:「你們寄來的明信片總統是看不到的,可能看完登記就丟到垃圾桶了」我突然想起台灣老愛跟著老美走,從馬總統上臉書這件事反映出來他與庶民擁有雲泥般的資訊落差,於是從白宮撈出宣傳影片幫翻譯配上字幕,讓網友看看


花了幾百萬建立網站不是問題,問題在主政者還有身旁幕僚的心態,從「民之所欲、常在我心」到「聞聲救苦」的口號,人民從最近的幾個事件,感受到的卻是國家機器的颟酣還有虛應故事罷了。


另外提一件不吐不快的事,俄國總理普亭上CNN節目賴利金訪談時,透過衛星連線,賴利質疑普亭既然在國際奧委會上用英文發言、也曾經用英文接受訪問,他的英文能力顯然沒有問題。為什麼跟在節目上卻使用俄文回答?普亭透過同步口譯回答:「我的英文很糟糕...雖然我懂英文,但是僅在半官方或是私人場合會使用」


普亭這麼說當然是自謙,非母語使用者儘管如何嫻熟英文,畢竟不是以英文思考,一邊要思考問題還要自己翻譯,這一定有兩難。把翻譯的工作交給口譯,如果出錯還可以推給翻譯人員。把思考記者提問還有要翻譯這兩件事攬在身上一定吃力不討好,最後左支右拙,洋相百出。


星期五, 1月 21, 2011

【日記】更新牛步化說明


最近太冷了,放個上個月的照片取暖一下


跨年夜的晚上,潮濕的寒風吹來連穿了三層的大衣都擋不住。騎車到約莫四十幾分鐘外的苑裡鎮圖書館聽一場石虎保育演講,頓時覺得自己不虛此行,演講的陳美汀女士,換個比較潮流的說法,是個不折不扣的「石虎控」。

 
對於不太了解石虎的朋友稍稍解釋一下,其實說白了石虎也不過就是野生的貓。但台灣原生的貓科動物只有兩種,一種是大型的貓-雲豹,這幾十年都沒有科學證據顯示活動過,咸信已經絕種了。另外則是凶狠的小貓,又名豹貓(Leopard Cat) 就是俗稱的石虎。台灣列為第一級保育類動物,再不趕快保育應該很快就會步入雲豹的腳步、以後只能在博物館看到了。


當我看著這位為了豹貓可以好幾個晚上深夜不睡覺開著車翻山越嶺追蹤無線電訊號、定位豹貓的活動範圍的小個子研究員,緩緩地說到自己照顧了幾個月野放的豹貓吃到毒餌而死的時候,她卻能沒有怨言。(關於豹貓我會抽空再另外寫一篇專欄。)讓我不禁想到能投入一個主題做研究是一件多麼快樂的事,其實跟寫部落格、研究一門學問一樣,可以專注到某種境界誤把手錶當成雞蛋丟下鍋子裡去煮、把類比時代的電視遊樂器蒐集齊全、或是把家裡頭的汽車引擎拆了作出一台飛機。


有一段時間沒有更新了,先談談我現在正在做、很無聊的事-準備考試


我認為準備考試像是一種賭博。經濟學裡有種「機會成本」的概念:當一個考生使用了若干的時間準備考試、課餘也好、全職也好,犧牲的這些時間可以來陪陪家人、學一種新的語言、約一個可能是下一個會跟你共渡下半輩子的人或是--呃,寫部落格。機會成本產生了制約,當你在無論做了什麼事都有種念頭:「我應該準備考試」,所以除了工作以外的事都會讓我產生愧疚感。我看過許多人一次沒有考上、兩次沒有考上,而質疑自已的能力,第七次第八次沒有考上,最終會不知道為何而考,像是一個陷入安全困境的賭徒,純粹為了出一口氣而耗在落榜的螺旋裡。


我認為沒有一個學位、一張證照、或是一個職位需要花上一個人的精華歲月耗在上面。證照沒有考過可以找找其他替代品、學不以致用的人比比皆是,而當不上公務人員又不是要去做流氓混地痞圍事。


嘗試過幾個方法要避免網路成癮,覺得避免時間浪費在網路上最好的方法,就是沒有網路。


OFFLINE模式下管他是地震來了、飛機奇蹟似地降落在哈德遜灣乘客全員無傷、某個中國媽媽喊兒子回家吃飯或好萊塢明星性醜聞、某個網路名人率領鄉民在深夜展開保衛名譽的生死鬥...這些都不關你的事,就算不知道這些也不會是世界末日。捨棄了手機上網功能反而更能專注、離開電腦桌才能避免浪費時間。


上帝很公平地只給無論窮人或是富人二十四個小時,太陽絲毫不動搖地日出日落照耀著普羅大眾日落日出。為了下個月二十八號的第一場考試,我得先告個假小別網路一下了 :P


星期五, 1月 14, 2011

【石化人生】經濟部與財團的巨大矛盾



(按:這篇是大致的草稿,經過潤飾還有本人翻譯後預計會放在全球之聲英文版,如有任何對於國光石化置入有重要訊息或意見的朋友,歡迎透過推特撲浪提供或是直接回應,謝謝!)



公民媒體環境資訊中心近日揭露經濟部工業局疑似以招待部落客旅遊,並發送車馬費為國光石化政策做置入性行銷。長期關注環保議題的台灣綠黨召集人潘漢聲說:

經濟部工業局為了在網路上營造出石化產業安全又環保的假象,透過行銷公司邀請近30位部落客及行銷公司員工參觀中油高雄煉油廠及奇美南科A廠,了解廠區的 工安及環保狀況,參與活動並寫文章的部落客不但有5000元車馬費可以領,還有高檔便當、下午茶及伴手禮,不含行銷公司收費就花了十萬元,根本是拿人民血 汗錢做變相的置入性行銷。

經濟部工業局當日立即澄清,年度預算並編列該項工作項目,而且並未有該筆活動支出,該體驗活動出完全由funP 瘋體驗辦理,屬單純之民間活動,工業局只負責聯繫及協助辦理。翌日在記者對照兩方說詞後,國光石化工會總幹事謝俊雄坦承他們的確實是主辦單位,錢也是他們出的,對照兩造的說法如下:


國光石化每年可提高台灣的GDP達2%,石化業對居民健康會造成負面影響也不明顯。對於環團質疑國光石化危害白海豚,謝俊雄則認為,白海豚是海洋動物,分布在整個台灣海峽,彰化沿海上面是台中港,下面是台塑六輕,如果蓋石化廠會撞到,白海豚不是早就撞死了?


綠黨召集人潘翰聲痛批,所有證據都指向工業局確實是收買部落客的共犯,工業局和石化公會一搭一唱政商分際蕩然無存,甚至抹黑反國光石化後面有金主、 支持者是環保流氓,「犯錯還嗆聲,應該立即向全國人民道歉!」潘翰聲也反批石化公會的發言,「不僅沒有環保知識,也沒有經濟學常識」,因為國光石化對 GDP的貢獻根本就非常微小,並沒有必要性。

 環境資訊中心

長期關注政府政策的全球之聲台灣區編輯鄭國威對於部落格行銷一案評論道:
 
 台灣政府處理重大政策爭議時,常常認為政府「宣導不夠」是產生爭議的主因,而不是政策本身有問題,所以就卯起來宣導。這才是最大的問題。處理政策爭議,應 該納入審議民主,例如之前要求辦理的聽證會,但政府卻草率辦理聽證會,隆重辦理「部落客石化業體驗活動」,這才是問題所在。@portnoy

被置入的部落格在經過媒體報導後,立即湧入大量的網友進入部落格批判。有些部落客立即拿下文章,但有些則拿出參觀時觀察所見聞駁斥網友:

早在半個月前,就看到了國光石化即將動工的新聞,不可避免的,當地民眾當然極為反彈與抗爭,但大多數人對石化重工的形象還停留在三十年前,換個角度想,若將石化重工全逼往對岸,對方的空氣及水污染一樣會影響到台灣,最可怕的是,對岸的環保心態及科技,均遠遜於台灣,我們除了喪失眼前的就業率、中期的國家競爭力,還要承受未來不可知的污染傷害,...如果,未來的石化工業,是個重視工安、與環保平衡的重工業,那麼,一個能提昇國家競爭力,促進人民就業的國家級廠區的設立,應該是樂見其成才是! --悅‧樂玩遊

相較於留言鄉民的冷潮熱諷,關注環保議題的波特曼則持理性的態度回應:


「雖然自己也算半個環保團體的人,但我不覺得版主有不對的地方,因為你就是去報告活動,而這活動有5千元車馬費領而已。而且大多部落客都持玩樂心情去,就跟我們去參觀水壩、工研院、或市政府之類一樣。如果可議,矛頭也該指向主辦活動的那些人。」


「不過我倒是對大家紀錄中的一個部份感到很莞爾。因為他們竟然安排你們去參觀五輕廠看"工安"與"污染防治",高雄人應該都記得2008年高雄五輕廠半年三次大爆炸吧。至於那些煙囪除了水蒸氣還會排放出什麼,這個去網路上查一下就好了。很多東西,不是有臭味的才危險。...」@winkai_h


全球之聲志工HOW對了國光石化對環境影響還有工業安全作了以下評論:


對於參觀石化廠這件事,就一個整天在化工廠和石化廠打滾的學習中從業人員而言,我才不相信你真的能看到什麼鬼。/但我也要說一點不中聽的:其實這些工廠還是相當注意環保的,但不是注意環保是因為他們知道這些物質如果出去第一個死的會是自己人。但這一切的前提是他們知道排出來的是什麼。但問題也在於現在出現的問題往往是不知道排出來的是什麼。


有些東西排出去以後一開始看不出有問題,但等到冷卻以後就麻煩了。例如戴奧辛的確可以被焚化塔燒成小分子出去,但一旦冷卻又會重新結合。這種問題才比較恐怖...


或是有毒爐渣,是因為以前都沒檢驗電弧熔爐,只專注在焚化爐上。等到有天不小心測到電弧熔爐才發現原來廢五金往往因為有油漆塑膠等等造成爐渣充滿戴奧辛。 這都是政府管制走在現場狀況後面的混帳結果。我不是說環保局懶,是你只給他這麼少資源,他在有限時間也實在很難全面做到管理


所以一方面要有效管理必須依賴現在正在推的化學物質源頭申報(本公司也得從製造商要全面的物質資料申報不然過今年就會被當成新物質要做環評),另一方面也要仰賴完整的資料與管制制度。而後者,需要的經費和專業,可能是現狀人力的100倍以上吧! @HOW


網友黃小華則是對於工業局與財團同聲出氣給部落客錢寫作一事,非常不以為然,他自行駕車前往雲林六輕外拍下遭受污染的地貌與枯萎植物照片,並且用反諷的語氣寫道:


這次"瘋體驗"是我本來我自己舉辦的唷~~

一次麥寮六輕石化那邊的天空跟帥氣的超大支噴火煙囪,與好棒的空氣體驗的個人團。

會舉辦這個活動我只有是衝著,石化業好棒喔~網路上好部落客在美言石化業耶~~/但是小弟何德何能,部落格人氣區區九萬,要跟那些專業的大師比 我根本比不起阿~但是小弟秉持著好學的精神/一定要跟進阿,大師們剛體驗完就能寫出如此良好之文章,小弟弟我當然也要學習學習~/石化業一定棒透了,未來國光石化一定更讚喔,而且還是絕對絕對不會影響環境的高級產業耶~~~ *~黃 小 華~*【我‧的‧搖‧滾‧人‧生】


對於台灣推動國光石化政策,曾經在石化業工作的部落客櫻櫻楊子則做了中肯的業內評論:



原本一開始我對國光石化是很冀予厚望的。
 

不在這個圈子的人可能會覺得,台塑很大,奇美很大,但事實上,台灣的石化業跟國外的,比方說殼牌、total、fina、BP這些比起來,根本就是小巫見 大巫,不要說平起平坐,連給大哥們端茶倒水都沒什麼資格,所以當政府要帶頭做國光石化的時侯,我第一個反應是:很好啊,台灣的石化業終於要升級了!


為什麼說國內石化產業跟國外比起來是小巫見大巫,只能當下三流的小弟。
首先,國內石化產業賣的多半都是一些泛用塑膠,量大,但毛利差,品質也都只到「堪用」的狀態,製程幾十年不變,應用的泛圍多半就是包裝袋、垃圾袋、湯麵 袋、包裝膜、化學纖維,垃圾桶、置物箱,電扇殼、電視殼這些很粗大的東西。大家要知道,這種東西都是死豬價,石油一加崙多少錢,換算一下,你的聚乙稀聚丙 稀就只能賣多少錢,賺的都是「正常利潤」,講白的,就是「代工費」。


而國外的石化廠他們做什麼?
當然,泛用塑膠他們也做,但不是他們的主力。
國外的石化廠他們的產出重點,在於工業用油及民生用礦油,比方說機油、潤滑油、液壓油這些東西。


告訴大家一個大笑話。
台灣到目前為止,連自已生產機油的能力都沒有。
目前算是自已研發的,算是台塑的二行程機油,不過聽說也是跟別人買配方然後改改(這部份我真的不確定,希望有台塑內部知情的出來澄清一下),而國光牌的更 是有趣,生產的機油全部都是跟日本出光買的全套配方與材料,照著配方材料攪一攪分裝而以。所以大家不要看中油官網上面寫一堆什麼潤滑油啥小一堆研發,那個 根本就是個笑話,因為我本人就曾經帶著TOTAL在新加坡的業務,到中油去拜訪他們的研發主管,目的就是要賣他們礦油的配方!(有趣吧,他們的研發其實具 有採購的功能喲!)


大家要知道,雖然塑膠粒看起來好像還不難賺,至少比電子業的毛利3%好賺,但是,工業用礦油的這塊,才是國際大廠的兵家必爭之地,大家以為殼牌那些 公司不會做塑膠粒嗎?錯了,他們是不屑做,因為那種製程幾十年不變的東西,利潤早就爛到毫無感覺了,在同樣都是消耗品,量都一樣大的狀況下,350ml要 價700元的四行程機油比較好賺,還是一公斤只要45元的HDPE好賺?


所以,當我知道,政府要推動國光石化時,一開始我還滿欣慰的,想說政府終於想通了,要帶領整個產業來個大躍進,沒想到,看完國光石化的簡介後我大失所望,因為,國光石化要做的東西,不過就是像現在台塑、奇美、台聚這些集團一模一樣的東西!


有人分享綠黨的一篇關於國光石化的文章給我看,上面寫道,以台灣目前的情況,就算把五輕給關門,對於整個石化產業的供需,都不會有太大的影響。基於這個部份我必需說,這對,也不對!


目前台灣內銷塑料市場是這樣的。
舉例來說,一公斤的HDPE假若內銷價是45元一公斤,那麼外銷的報價可能會依出口國別稅率的不同,報價會落在35-38元上下。也就是說,長期下來,其實台灣跟韓國在某部份很相似,內銷都賣很貴,然後拿內銷的利潤去貼補外銷的價差,拿全民老百姓的錢,去賺大老闆的外匯。
如果說,今天五輕關掉,會造成什麼結果?


在內銷供需再度吃緊的狀況下,外銷價是不會變的,但是內銷價勢必再調漲,全民分擔,所以五輕不能關。


今天若國光石化的技術與眼界還是只能做跟台塑、奇美、台聚一樣的產品,那也沒什大不了的,如果可以因為國光石化的出現,讓泛用塑膠內銷的單價達到一 個合理平衡的階段,其實也不是什麼壞事,但是,大家覺得,可能嗎?光看中油跟台塑石油的同期同價的部份,我就覺得,大大的不可能!


也就是說,政府搞國光石化的用意在於,見到第三世界開發中國家的堀起,原本就一直屬於強勢原料泛用塑料需求還是一直朝增加的部份發展,政府只是看台 塑他們外銷做的油洗洗的,想跟著一起賺賺外匯而以。但政府從來也沒想過,這些石化廠之所以可以賺外匯賺的油洗洗,完全是因為全民共同分擔高價內銷價的結果 啊!


再來談地點。


若國光石化非建不可,我搞不懂為何要在台中。
台灣最適合建國光石化的地點根本就是在北海岸東北角一帶,為什麼不到那邊建?
北海岸東北角一帶,已經有著三個核電廠,是全台核電廠最密集的地方,要說污染,也搞爛的差不多了,加上東北角最不缺的就是水,水多到要搞員山子分洪來分散 掉,對於用水量很大的石化業,其實是個很好的地方。而且北海岸東北角那邊根本就沒住什麼人,真要搞遷村也很容易,叫郝龍斌把帝寶旁邊那些國家公有地弄出 來,容積率給他加到500%,一戶發30坪的給他們,我就不信這些人不搬家!


所以說,要搞這種重污染的產業,就應該要去找一個已經爛掉的地方繼續搞,怎麼會想不通放在台中彰化這個幾乎算是台灣糧倉的地方?很明顯的一看就知道是又有 人要炒地皮啥小一堆的了,反正石化廠嘛,薪水都滿高的,附近再開幾條大路,又可以蓋房子賣員工,你開心我笑笑,官不就是這樣做的?


......沒錯,整個泛用塑膠在二十年內,在印度、中國、中南美、及非洲的堀起下,情勢都絕對是看漲的。


但是那只是「量」的成長,絕對不是毛利成長的產業。
再者,中國印度自已的石化廠也是一個接著一個蓋,我們有沒有必要去搶這塊只有量而沒有毛利的餅,還得賠上美好環境及土地水源,這部份真的要好好的思考。


最後我要爆一個卦。
這幾天大家吵的很兇的什麼部落客遊國光之類的事,我看了二十幾篇文,都覺得他們完全沒寫到重點,寫的就是奇美博物館很漂亮啦,便當很好吃啦,環境看起來很美觀之類的…
話說台塑麥寮我也去過很多次,去完之後我更認為,台塑在國際泛用塑膠的地位,實在很低,台塑的塑料,外銷真的沒那麼好做(品質很一般),能賣的多半都還是一些台灣出走的台商,去中國做一些LOW的要命的東西。


那時石油漲破120元,台灣內部景氣也是很差,但台塑硬性調漲國內內銷單價,說是因為成本關係。 而在我實地走訪了其內部工廠倉庫後發現,台塑麥寮內其實很多廢棄廠房,比方說他們當初做電漿電視,後來不做了之後,就廢在那邊的廠…而這些廢在那邊的廠,裡頭堆滿了滿滿滿滿滿滿滿滿的泛用塑膠粒! 一方面台塑官方告訴大家沒貨了,東西都被外銷訂走了,所以要漲價,要貨的就要快,拿著現金來排隊。


另一方面,其實外銷的單子量並沒有那麼多,供貨吃緊的原因是因為原料廠自已在玩期貨,反正石油一路漲上去,下個月賣的單價一定會比這個月賣來的好,而小工廠要的量每個月就固定這麼多,我就不信你撐的了這個月,撐不了下個月!寧願這個月把貨屯起來不賣,下個月好賣你貴一點!這幾年來原料廠也很聰明。 所有的原料廠幾乎都自已兼俱期貨商的角色。


如同前文說的,泛用塑膠若乖乖的做的話,單純就是一個只會有量而不會有毛利的代工產業。
而真要賺錢,就是跟著石油油價的波動,上上下下的控制出貨。 不要說台塑,什麼台達啦台聚啦國喬啦誰啦都是這樣幹的,奇美好像還好一點,比較沒聽說有這個情況。


結論:
如果說蓋了國光石化,能搞到利潤全民共享,有錢大家賺,那犧牲一些環保也沒什麼不可以,反正台灣人都愛錢。 但問題是,若犧牲了環保,還賺不到錢,人民還是要花很貴的錢貼補政府去做外銷,那意義何在?所以國光石化不應該建的最大原因根本就不是因為環保,而是沒必要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啊!

國光石化從選址、產業策略、等政策一直帶有環保與發展上的巨大爭議,全球之聲台灣在地化小組會持續關注此類議題,並且為網友所忽略的重要訊息發聲,歡迎加入全球之聲臉書或在推特上追蹤我們!


See Also: Taiwan: Product placement and the petrochemical industry 

星期三, 1月 05, 2011

謝謝妳,Phyllis!



反匿名攻訐/Anti-Anonymous Troll


我一直很避免寫跟提拔自己前輩交情的文章,因為這樣感覺好像很 "Name dropping" (藉由強調跟某些重要人物的交情來突顯自己很了不起)。欠人錢財只不過是個數字,他日發財連本帶利奉還。受人一飯之恩的人情債卻像是鳥獸的「銘刻現象」(imprinting)一樣很難還。但今天就算是被認為沽名釣譽也好、交淺言深也好,我也想站出來說幾句話。


我所認識的Phyllis是個很善良的女生,有一次她請我幫忙思考某個商業中翻英的文案,因為時間緊促,一般來說筆譯的請款非常的慢,一兩個月能夠結案實屬正常。她自己先壂錢請我幫忙,寧願自己先吃虧也不會讓別人作白工。我虧欠她很多,幾百個字的小稿件區區小事何足掛齒,她大可不必這麼做。但她卻非常地客氣,比起某些叫做「朋友」的同學把我當成線上翻譯字典而言好了不知道幾百萬倍。


我了解她嗎?不,我們沒有在同一個職場裡共事過。那是不是對她這個人的看法都是透過她所建立的價值觀、評價與喜好而得知的?是的,也許某些網友說她不喜歡社交、老人與吵鬧小孩的孤僻份子、也許她在自己的部落格上寫了很多發洩情緒的批判性話語。但,透過她的部落格消化編譯、撰寫、分享獲得的知識,跟這些事情比起來實在是微不足道;微網誌與臉書的時代很多「知名部落客」都不寫了。廠商付費與廣告文充斥的部落格圈,要找到一個具有啟發性的資訊來源比在演藝圈要找到一個處女還困難。---- 儘管Phyllis可能有些身為人的缺點,這些都不掩蓋她看透事物本質的能力、從雜亂而龐大的訊息量中「在百萬大軍中取敵將首級如探囊取物」整理出重點來嘉惠讀者。


我記得前年對於Mr.6劉威麟而言是個最難過的一年,一些技客假扮成學生到他的教室踢爆他上課的內容。網友戲弄與嘲諷兼有之,好像非得要把他鬥臭玩死不可。對於這些惡意的舉動,他自我調侃「寫部落格除了寫作的熱情和對這產業的喜愛以外,好像還需要一個東西。那個東西是──非常非常厚的臉皮。」;兩年過去了,他關注的議題我不是每篇都閱讀,謬誤也時有之,君子和而不同,但那些具有啟發性思考的點子與撰文,的確讓人感覺他非池中物。要在網路上匿名攻訐門檻太低了,但若干年後,沒有人會記得那些口腔期缺乏母愛的人叫什麼來著。


文字是種像吃喝的般原始的慾望,它一定會以某種形式、某個平台找到出口的,也許你休息一陣子後會再寫,一同你以前曾經發文過「善護念」 休息了好一陣子,如果不寫了,那也直得撰文誌之網路上曾經存在過有這麼一號人物、菲力絲大大~



我要謝謝你這些年來帶給讀者第一手的心得,謝謝你,Phyllis!



【網摘】揮別2010的幾篇部落格文




書籤網站FunP隨著Hemidemi泡沫化,2010年是臉書在台灣崛起的一年,開心農場世界大戰臉書小遊戲像是一顆顆流星畫過舞台,曾經耀眼活在網民的心中。然而,時間也必如篩網般過濾,留住資訊洪流中具有啟發性的信息。


這架飛機原本機務是要轉D/D的,因為他找到的螺絲栓不上去,但是我請他給我看一看他的依據是甚麼,反正他作也是要參考手冊,幹嘛那麼小氣,給我看一下又不會怎樣,我看了以後.~~~~,終於發現用錯螺栓,為了找正確的螺栓,飛機delayed了30分鐘多一點,我還是硬ㄠ沒寫報告,你要我怎麼寫?最後掙扎半天,只發了個電報,只要沒人來追我要就算了,這班飛機我是接飛的,就是當天前面不知道飛了多少班,這個洞在那裏多久,也不可考,會不會怎樣,沒出事前誰也不知道.....他應該謝謝我幫他看了依據,我也應該謝謝他沒有隨便找根釘子塞進去了事,還會想轉到D/D,因為這樣才發現錯了,至於前面錯了幾班,天知道。 職業道德的危險-結構性的犯罪



華航為什麼出事率這麼高?前華航機師甘國秀自願當吹哨者揭露不為人知黑暗面:因為華航高層要求時效、忽略正常作業流程、對飛機檢查便宜行事。甘國秀在他的部落格揭露許多可能肇因重大空難的小疏失,然而華航卻不以為然,最後辭退一位認真的機長,兩造對簿公堂。這是場小蝦米對鯨魚的戰爭,兩年多的訴訟讓甘國秀面臨家庭危機,然而他還是撐過來了。請為守護天空第一線的機長們留言加油打氣!
 

...大家都把眼光放在球員的操守上,其實真正讓問題一再發生的是以銀彈攻勢、和暴力脅迫球員就範配合的集團。球迷應該要知道背後問題的癥結點,更要記得是誰借用黑道與組頭涉入職棒。過去真的認真去看過這些報導的球迷又有幾個?就連台灣棒球維基相關頁面上也見不到真正罪孽重大,且被定罪的民代、組頭、黑道的名字。大家只關心是哪些球團球員涉案,還沒定罪就罵一罵,殊不知情況不是沒有工作保障的球員們拒絕就可以杜絕。...你該知道的共犯結構

職棒十四年又爆發了嚴重的打假球事件重創中華職棒,甚至有明星球員涉入。讓忠實支持的球迷不勝唏噓、更有甚者謠傳北京奧運台灣也是故意打假球放水輸給中國。人言可畏,這篇共犯結構力指多年來職棒的弊病與陳痾,盼政府與球迷們共同監督、還給球員一個乾淨的生存空間。




從去年經濟部開始推動國內的電子書產業以來,轉眼將近兩年時間就過去了,產業情勢有時候瞬息萬變,有時候卻又一成不變。變的地方是美國資 訊業巨頭全員到齊,繼亞馬遜、蘋果之後,Google 也在本月初正式開通了線上的電子書店,美國的電子書產業一片欣欣向榮,大集團,小平台爭奇鬥艷,各擅勝場。中國則在幾番混戰後由中國移動、北大方正、漢 王、盛大,四大天王各占山頭,互爭雄長。前個月個人有幸受邀前往韓國參與「坡州出版論壇」,恰好見識了大韓電信(KT)推出的七吋平板行動裝置K- Pad,K-Pad一上市,線上書店就有八萬種韓文書目可供下載,這是韓國人展現推動電子書的決心。

而台灣呢,大約就是屬於那一成不變的地方了吧。
「電子書產業」還有什麼可為的?

從「老貓學出版」討論編輯在數位化時代的使命、壞翻譯為什麼無法絕跡到另開一新部落格「數位推進實驗室」,老貓本名陳穎青,致力推動台灣圖書產業數位化,向網友提問一些「如果紙書終將式微,我們真有能力乖乖在螢幕上讀完十萬個字嗎?」等發人醒思的問題。有心關注電子書的未來的朋友可以參考,盼未來台灣的電子書能夠創造讀、編、作者三贏的友善環境。



大陸媒體基本上都在當局掌控中,對一些不聽話的博客、獨立媒體人,更是用盡心思對付,還分級列管。例如,第一級是一有「不當」報導或言行,叫公安圍住你家不得進出。第二級雖然圍住你家但能進出,第三級就是無時無刻有「影子」盯著你。總之要搞到你擔心受怕不再報導為止。... 我們是幸運的,因為台灣的媒體不用擔心這些,但官方卻用另一種「友善」的方式達到了相同的目的。給你廣告、給你業配,給你經濟利益。媒體老闆、官員用人民的納稅錢在大飯店「溝通」,美食美酒當前,一笑抿恩愁。-遮蔽的新聞自由



如果只看平面媒體或電視新聞兩分鐘深度的報導,你一定會以為「環保人士就是來鬧場抗議的」、「民運就是暴力、對警察拳腳相向」,但奈住性子看看這些所謂的「環保人士」、「獨立記者」採訪、紀錄、撰寫,其實只是傳達受到官方迫害的居民最卑微的請求與吶喊。而紀錄真實的訊息不正是身為一位記者的本分?獲得本年度新聞報導最高榮譽「曾虛白公共服務報導獎」的朱淑娟毫不客氣點名新聞媒體受到公部門置入、重要的新聞稿遭受到編輯抽換。朱與另外一位獲得中時華文部落格訊息組冠軍的環境記者胡慕情對於重大開發案的報導、環保署每篇必定要發函回應。媒體為第四權,卻輕易把監督政府的職責易手給獨立媒體,這無異是報業寒冬中一記警鐘。



這讓我想到,2007年,自由時報記者周富美挑戰環評大會的黑箱作業,要求開放記者旁聽,遭環保署人員驅離,環保署並發函給自由時報「高層」,要求將周富美調離環保署的採訪路線,自由時報隨即配合環保署的要求,將記者轉調內勤。你看,當年的環保署公關室就很清楚,當它和記者講不通的時候,就可以跑去和「媒體高層」談,然後就可以找到一些比較好講話的人,可以比較好「喬事情」。請支持沒有高層的苦勞網


讀者的離去是獨立媒體的追求亦或是傳統報紙的不挽留?小地方新聞網今年租約期滿、揭露之下才知道是新聞局特別交代「不能說是官辦的媒體,免得說領政府錢卻批評政府」,這是記者獨立報導、人文精神昂揚之最好的時代、亦或報社是面臨讀者流失汲汲營營苦哈哈奮力求生的時代?


我還是得說,法律不是靠感性在處理問題,很多事情很可惡,但是法律就是無能為力,很多法律也都很不合理,但是在未修法之前,法官就是只能依法審判。...法官能適用法律,但是不能創造法律,否則就是枉法裁判。如果最近這兩件案件的事實沒錯,那麼發生的事實大多都是色狼並沒有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 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性侵女童。反對法官意見的人可能會說,女童何來表示意願?畢竟女童只有五歲,即使被告沒有使出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 其意願之方法,女童面對色狼的性侵害,又如何能知道反抗?│
你,知道你在連署甚麼嗎? 普羅米修思



▌法律面前沒有抽象的好人與壞人,只有「守法與不守法」行為人主體與客體。現為執業律師的貝克老師,也在大學兼任法律課程。司法界常在資訊發達的今天成為名嘴鄉民口中動輒得咎的箭靶,「恐龍法官」、「不適任法官」,而貝克老師透過部落格提點讀者「法律入門」,深入淺出告訴讀者,報紙與不愛作功課的記者的錯在哪裡?



辯方最終辯論結束,判決預定日是7月18日。不過熊本法官早就在6月中就寫好無罪判決書了。接下來,就是要說服兩位前輩法官支持他的無罪判決。熊本最堅持 的一點,是被告自白的取得,是警方透過強制、脅迫與長時間訊問的非法方時所取得,依據憲法第38條,不得成為證據。心證一開始就傾向有罪的受命法官高井則 說,沒做的事情犯人怎麼自白?你不要引經據典啦。熊本怒道:別說接受偵訊,就是要你連續20天,天天陪著我喝酒應酬你肯嗎?袴田一天接受12、3個小時的 偵訊,連續20天欸!你自己受得了嗎?高井雖然回答,是阿,那可受不了,卻仍然堅持定罪。最後熊本忍不住對前輩大吼:「你還算是個法官嗎」。說個故事給蘇建和案的承審法官們聽│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纏訟五十年、日本最有名的冤獄案,承審的良心法官從當年年輕的小夥子變成了遲暮之年的老朽。讓人不禁想到「無罪推定原則」難道只存在於教科書嗎?矇著眼的司法女神真的公平裁決了?記者的未審先判是不是挾著鄉民的憤怒干預了司法獨立裁決製造更多冤獄?





以上短短分享2010年幾篇個人認為深具有啟發性的幾篇部落格文。朱淑娟首先在頒獎典禮上對了置入行銷開了第一槍後,中時資深記者黃哲斌辭職以明志,公開批評中時的做法,後續引發傳播學界與公民連署,後續的吳敦義宣示與立委黃義交提案,讓當官的拿人民納稅錢寫廣告文還要哭窮這種狗屁倒灶的事以後應該不會再發生了。



共勉之。


星期一, 1月 03, 2011

【轉貼】神魂不安




In the depths of every heart, there is a tomb and a dungeon, though the lights, the music, and revelry above may cause us to forget their existence, and the burried ones, or prisoners whom they hide. But sometimes, and oftenest at midnight, those dark receptacles are flung wide open. In an hour like this, when the mind has a passive sensibility, but no active strength; when the imagination is a mirror, imparting vividness to all ideas, without the power of selecting or controlling them; then pray that your griefs may slumber, and the brotherhood of remorse not break their chain.

--Nathaniel Hawthorne (1804-1864), The Haunted Mind


在每個人的內心深處,都有一座墳墓和土牢,上面的燈光、音樂和喧囂狂歡,或許可以讓我們把它們忘掉,把墓中死者和牢中匿身的犯人都忘記。但有時候,多半在深夜裡,那些黑暗之處會猛然敞開。在這樣的時刻裡,內心沒有自主的力量,只能消極地感受;想像力栩栩如生地寫照出所有的想法,卻無法加以選擇或控制;於是你祈禱能夠停止憂愁,祈禱和憂愁相伴的懊悔不會掙脫而出。


--霍桑《神魂不安》




摘自英語文選菁華p57,寂天出版2005年四刷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