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四, 9月 13, 2012

Suddenly I see, this is what I wanna be.




開學這三天來獲得的爆炸性口筆譯情報資訊量大概遠超過這三年我自己摸索的程度,這樣說其實一點也不過分。


我曾經是個非常自負的人。大四時考完托益拿到金色證書,覺得自己像是個駕御英文像母語使用者。自我感覺良好(delusion of grandeur)到一種現在看起來覺得很不可思議的程度。的確在一個鄉下的私立大學我的程度是可以驕傲到不行、關起門來夜郎自大。加上升上高年級時沒有實力優秀的學長姐的競爭,可以說自己在大四時,一方面既沒有動力進研究所,一方面也覺得自己的英文唸到了瓶頸了。自覺除非出國、很難有更上一層的突破。


大病初癒之後思考未來方向時,很偶然一次就中了我們家的研究所。那時候在中區職業訓練中心做口譯的專案,我接過的專案,無論是口譯、筆譯或是教學還沒有打槍過。我的第一個挫敗就是進入譯研所的第一條語言的拌龍索。沒有考過入學規定的檢定標準,你翻譯的能力再好都無法取信於人。


有機會再談談付了一大筆錢考雅思與托福的挫敗經歷。當驕傲變成了焦慮,自負變成了自卑,外文系畢業的致詞代表應外之星跟一群非本科系的歐巴桑混在一起從母語使用者老師裡厚者臉皮練出基本功。感謝神,我花的漫長的一段時間讓我定下心來除去那份多餘的驕傲、開始學習謙卑。就像是在黝黑的黑暗通道中摸索,令人挫折的漫漫長路偶然地發現微弱的一線光芒一樣令人振奮,童話裡的仙女輕輕點了我的肩膀,最後終於通過了托福。


翻譯的圈子很小,這一點也不讓人意外。前同事片片剛好是我現在念研究所已畢業的學姊,前同事桑妮進修的老師也是我現在教口譯的老師,一提幾個人名馬上關係可以連起來。


談到我進翻譯研究所的主要原因有幾個:


學歷:好的工作競爭對象也多,沒有碩士學位,學士又非抬青椒台清交很難脫穎而出。

人脈:有很多的翻譯工作機會如果沒有師徒引薦或是靠關係拿到徵選訊息,你根本無從得知。

方向:進可攻退可守,可以朝教育學程、日文翻譯士、口譯專業、外交部等不同方向勾勒自己的未來。


第一天的運動領域課程老師就預告了幾個月後我們會組隊去揚昇高爾夫球場當隨行口譯,我當過中華民國棒球協會的隨行口譯,一聽到有這門課程真是練功(理論)打寶(有錢)洗經驗值刷地圖(人脈與履歷)的好地方。一層牛剝兩層皮一魚三吃、這真是有志口譯的朋友做夢都會笑醒的課程。還有一位從中興大學退休來教文學的教授,他提到關於累積自己英文實力的部份,他做了一個有趣的比喻,就像是飛行員累積飛行時數一樣。這是真的,沒有到一定的輸入(input),展現出來的實力是有判若雲泥的。


另外一位負責中進英的教授則是從語言學角度解析英中翻譯。她認為如果沒有好的國學底子,再好的英文也是枉然。所以她開了很多的書單,這些都是獨家的私房菜,雖然有些作者已故,幾十年過去書中的理論與例証卻依然熠熠生輝、躍然紙上,像是武功祕笈等著去磨練。


今天開始上的口譯課是我們學校的台柱老師,蒙特略口筆譯學院畢業又有著半個醫學的學位。上個禮拜才幫某個高價手工酒杯商業進行巡迴口譯,開課馬上就叫我們中英自我介紹,隔壁同學開始口譯。筆譯原則重視信達雅,口譯則是準、順、快。(Accuracy, Fluency and Fast)像是李宗瑞進了看守所劉姥姥進了大觀園,吊睛白額虎上了景陽崗,籍籍無名的武癡初入少林寺藏經閣一般。同學要互相批評講出優缺點,老師馬上講評。超級霹靂無敵緊張刺激的課程讓人直呼意猶未盡。一堂課下來這些奇淫技巧,筆記不及滿滿地像是水銀瀉地直叫人拍案驚奇、大呼過癮。


有道是酒逢知己飲、詩向會人吟,以前總覺得一些場合可以遇到同道中人,溝通與合作的場合不用言語與多做解釋,用英文術語溝通也不會顧慮對方聽不懂。就像是職業投手可以盡情地催球速、羽毛球可以用盡全力往對方臉上跳殺。這種キャッチボール (CATCH BALL,傳接球)的遊戲如果認真起來,我的經驗是會讓實力不如己的人難堪翻臉,所以話不投機半杯多,知己甚少矣。


譯研所裡不僅僅同學跟自己相比有過而不及,老師也很親切,連未來的方向,包含教師資格取得、生涯規劃等等也一併指導。學長姊人也超耐思,簡直就是哥不林與華麗寶箱的完美組合、超級馬力歐的天堂、有志精進英文能力者的寶庫啊。


蛇入大海、上了師大才知道自己目光學識短少,到了譯研才知道自己語言能力不好。人生有此際遇,夫復何求?我只為自己蹉跎的那些年韶光與庸俗倒抽一口冷氣。


神讓尊貴埃及王子摩西當個平凡的牧羊人在荒野歷練了四十年,很感謝上面的那一位只有讓我流浪了六年,神是信實的。


"Do not worry about everything, but in everything, with thanksgiving, by petition and prayer, present your request to God."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