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一, 1月 26, 2015

嗡嗡嗡!當殺人兵器變成終極自拍神器

 

2014年自拍神器當道,展現世人對自我形象病態式的迷戀。隨著自拍神器的出現,有人把「自戀的」(Narcissistic)跟「棒子」(stick)結合變成 "Narcissitick" 「自戀棒」。國外字源學網「文字偵探」甚至特別注意到這個現象,認為這是一種是「沉醉自我的大眾化」:


還記得以前的你拿起相機自拍會感到不好意思嗎?現在鄉民甚至在人質挾持或是飛機失事墜毀現場開始自拍了起來!


網路上另外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廉價遙控飛機的出現。以往遙控器加上引擎控制器動輒台幣十幾萬的遙控直升機讓人望之怯步。隨著科技進步,幾千塊的陽春款電動直升機出現了(雖然這兩者的航程與遙控距離天壤地別)網路時代運用手機Android系統打入的遙控市場,以充電電池與應用代替柴油引擎,也讓人過足了飛行癮,遙控飛機直升機不再是大人的玩具。



PowerUp 3.0,利用手機應用程式控制尾翼與螺旋槳,讓紙飛機變成遙控板本的紙飛機


把遙控飛行與拍攝兩者結合,產生了「航拍」,這種概念並不陌生。軍事行動運用行之有年,為打擊恐怖主義,美軍在巴基斯坦、葉門、索馬利亞出動無人機「掠食者」 "Predator"在士兵難以深入作戰的地域,搭配地獄火飛彈無差別攻擊,據估計兩千零四年來已經造成四百多人的傷亡。地點除了村落、車輛甚至小學。無人機除了殺死恐怖份子,也無辜地波及婦人孺子。軍用的無人機配置從原本的偵察為目的,到現在背上濫殺無辜的惡名。操縱者從數千公里外的戰情室喝著咖啡動動搖桿按下按鈕,在平和的一天過著普通生活的人們的命運從此被改變了。


「首先由活動跡象分析程式判定出重要目標的同黨,先用無人機攻擊中等階級的同黨,再利用其葬禮引誘重要目標出現,再攻擊葬禮炸死八十三位出席葬禮致哀的人,然而很不幸目標躲過一劫。無人機繼續維持高空偵察兩個多月,當目標跟他太太出現在岳父家時再發動攻擊,任務完成。」研發無人機(drone)並非美國的專利,歐盟各國、南韓、中國、甚至台灣也研發自己的版本。


就像其他頂尖的科技,戰場上的運用終究會逐漸造福民間人士。趁著自拍熱潮方興未艾,各家公司紛紛推出物美價廉的無人機。近幾年流行的空拍四軸直升機,讓原本攜帶高畫質影像攝影器的專業器材變成業餘玩家也可以參與的活動。齊柏林導演的《看見台灣》的熱潮,也在台灣掀起一波航拍熱。總公司位於中國深圳的大疆公司製造了 DJI Phantom,由於一位舊金山網路創業家經常性使用自拍,今年在 hiConsumption 網站上被選為十大最優的空拍機之一。



剛結束的美國消費者電子展(CES)介紹了林林總總各種不同的空拍機,,不包含GoPro相機約在內,攝影畫素達到專業級如中國大疆公司做的DJI Phantom ,Inspire。山寨版的 AEE Toruk等,約莫四萬,消費等級如AirDog一萬五,台灣也有自主研發的消費機種Free X,當然也有幾千元的新手入門機種,如Hubsan 公司出產的 X4 。這些空拍機強調的性能與市場各有不同,有些具有追蹤(可以跟在目標物後方拍攝),有些則是強調操縱定位導航、傻瓜模式,有些則只是單純娛樂用的玩具。


總部位於愛爾蘭的妥金集團Torquing Group,號稱服務主要對象為國防部及警察,工程師以設計軍警用空拍機出身,靠著成功的宣傳影片,在Kickstarter募資網站上短短45天的時間就募集了約折合台幣九千四百多萬的資金。首波募資的空拍機Zano主打五百萬畫像素,720x30fps,智慧手機操控,約折合台幣七千八左右的親民國民價格,六月出貨,勢必在接下來的幾年的小型自拍/空拍機(Nano drone)大戰中掀起一股熱潮。



儘管空拍機近幾年傳出許多負面的消息,如在紐約大樓間墜毀、侵入高鐵軌道、美墨邊境毒販用無人機運毒,但回顧歷史,軍用的科技尖端變成造惠民間的產品的例子並不罕見。現在的聞報導畫面拍攝大範圍如火災、地景、已經開始採用空拍機拍攝。亞馬遜公司已經蓄勢待發只待美國修正航空法,便可以使用無人機開始運送小型貨物,美國也有創業公司想出改造空拍機變成救人機加入搜救,用空拍機攜帶衛星電話、糧食與水拯救山難的登山客。


空拍機一直以來是好萊塢動作電影一個經典元素,而當現實生活中的殺人兵器變成了終極自拍神器,在接下來的幾年,空拍機想必又會如同行車紀錄器一樣氾濫,畫素變高、價格變低、滯空時間變長。方興未艾的空拍機的運用令人拭目以待,可見的未來,接下來的幾年內路跑或是戶外活動一定會看到一堆空拍機嗡嗡嗡吧!


【延伸閱讀】

BBC中文網:聯合國敦促美國公開無人機平民傷亡數據
CBS: Air Amazon unveils futuristic plan: Delivery by drone
Wordspy: dronie
HiConsumption: The 7 Best R/C drones available
PolicyMic: Haunting Instagrams Show What Drone Operators Would See if They Targeted Americans


星期五, 1月 23, 2015

【口譯人生】鳳蘭老師語錄


上了鳳蘭老師兩年多的課,一直以來接受細心認真的指導,著實讓我銘感五內。當初想唸翻譯研究所純粹是一份狂妄:「翻譯有什麼難的?不過就是把原文的意思用另外一種語言說,讀起來順就好」當初這份好傻好天真在進入翻譯所後很快就被磨平殆盡了,我會另外寫一篇文章紀錄這兩年多來的起伏與感想。


口譯是門非常具有挑戰性的專業課程,每一堂都得兢兢業業,上課的老師與準備報告的學生都得如履薄冰,其中的壓力與挫折感實在不足為外人道也。最近苦思論文,真的沒有閒暇再練習同步與逐步口譯了,暫且擱在一旁不表;鳳蘭老師是位不吝分享、非常鼓勵學生學習的良師大腕。「贈人以言,重於金玉。」僅用這篇文章紀念張老師上課的一些勉勵的話語與名言,與在口譯、筆譯路上屢仆屢起的朋友共勉之。


「Speak the language of audience,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同步口譯是一種在耳機裡取悅聽眾的工作,逐步口譯則是在現場讓氣氛融洽進行宛如「賣膏藥」的行業,口譯員要能顧及聽眾的族群,恰當地使用該族群及該行業的詞彙與術語。

「要加強你的基本功。」「內力不夠,就不能練乾坤大挪移。」

想當初能夠考進來翻譯研究所的英文要求是「接近母語人士水準」,有不少同學曾經在英文為母語國家居住超過七八年,甚至是雙母語。很多同學包括我都被評論英文基本功力不夠,這點在參加口譯大賽的時候,有位前輩說:「進英是每個人的罩門 (Eternal Hell)」,覺得自己英文不夠好似乎是每個口譯員的痛處,但是內力不夠的人感觸特別深。

「Sink or swim,我們在蒙特瑞就是這樣教的。」

量多才能質變,透過大量的練習才能增加翻譯的速度與準確度。

「口譯是一門技藝,是會讓人謙卑的志業。」

口譯這個行業常常會接觸某個特殊專業領域的最新動態。外商在台灣舉辦房地產投資大會、某酒杯商在台灣舉辦品杯醒酒器品杯會、亞斯伯格症年度期刊研討會、古蹟防火研討會、下水道底泥汙染防治、微創鏡手術、技能競賽與企業參與談人才培育... 面對從來沒有聽過的專業詞彙與術語,讓人嘆為觀止的專業人士分享,口譯學生為了做好每場口譯只能兢兢業業,努力再努力。

「口譯,傳訊不傳詞。」

學生口譯常宥於原文字句的捆綁,常常譯文被西化,讓人感覺聽了一長串譯文似懂非懂。鳳蘭老師勉勵學生應朝向「靈魂出竅」,甚至「講者上身」的方向努力,讓講者的語氣在譯文中也傳達出來。

「好的口譯員,不滿意臨場表現使用的翻譯使用的字句,要能夠事後找出答案。」

逐步口譯三大技巧「問、補、扔」。

如果聽不清楚講者的內容可以在翻譯前的當下發問,或是從前後文弄清楚某個字句意思再補充,或是基於時間與前後文意考量,略過不翻譯「扔」。

「在口譯的當下,如果你能夠翻譯大部分的內容,你會把不能翻譯的部份是個挑戰,像是解謎一樣享受這個過程。」

記得老師說某個中國部長致詞:「這事就跟青蔥拌豆腐,一清二白」,口譯略掉豆腐取其意:「This issue is a quite clear cut that....」(這事情非常清楚),正當大家暗自覺得轉得的好,沒有跟著「豆腐」的字面走時,部長又接著說:「但是呢,這蔥又分綠的白的,豆腐又分黑的還有白的...」

(笑話、帶有文化意象的詞 "culture loaded words"最難翻譯)

口譯是只有幾秒鐘時間思考的職業,口譯員比起思考「這個英文的說法是什麼」更常做的是「我要怎麼換句話說」。在怎麼樣都翻譯不出的當下,事後檢討答案得到答案然後記下 "add it to your arsenal",然後在日後的某個場合再遇到別人不會翻但是自己可以翻譯時,是件很幸福的事。

「(學習口譯)你不需要自傲也不需要自卑」

記得學弟說過一句話:「會來唸口譯的如果不是英文口說特別強,那一定就是臉皮夠厚。」,同儕互評是翻譯教學的常態,逐句逐字討論更是司空見慣。筆譯作業會每堂課貼在講台前給同學互相觀摩,口譯的檢討是每堂課都會有人當「祭品」當眾播放自己音檔給同學評論,老師講評。每個錯誤的文法、緊張的呼氣聲透過高敏度的麥克風、高傳傳真音響放大,在被詰問時常常會有無地自容的感覺。

據我所知,全台灣的翻譯研究所課程大抵如此進行。心臟不夠大顆、過於把別人的批評放在心上的學生會走得非常辛苦。

面對每堂課都會滿身冷汗的課程,鳳蘭老師常常幫忙學生做心理建設,常言道人上有人,要學習謙卑,但也不需要特別羨慕某些天賦異稟的同學而自卑(家學淵源、名校出身、雙母語或是外交官子女),抱持著不亢不卑的心態虛心學習才會過得健康。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