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日, 11月 29, 2015

【勸世文】關於翻譯研究所,我說的其實是...



每年的這個時候約莫又是碩士班的入學考試,免不了的又會有些朋友來詢問翻譯研究所的問題,由於學弟抗議他被我美好的分享文騙進了翻譯所,我想還是把我觀察到的一些產業現況跟譯者生活的辛苦的那面與有志青年參考:


以下是走在翻譯(口筆譯)這條不歸路上常看到一些特徵:


一、 職業病:口譯常常會要想把原文「聽清楚」而把音響越開越大聲、久而久之耳朵的聽力會或多或少會受到影響。筆譯長時間盯著電腦螢幕作業,眼睛痠澀、不知不覺度數加深是稀鬆平常的事。收過良好訓練的譯者會對中文特別敏感,許多譯者會對翻譯書中西化的中文不以為然,自然而然就會對翻譯書失去胃口了。

另外,除非你固定在某家公司做翻譯(In-house translator),否則自由譯者是沒有團購、下午茶、尾牙跟同事哈拉打屁的時間,大家都以為你掛在網路上很閒,其實你的每分每秒都是以字記費的。你的唯一上司(pm)可能遠在有時差的另外一個國家,只有發案或是收稿才會聯繫。透過模糊的頭像與帳戶裡增加的微薄數字你才會感受到同事的存在。

口譯工作那更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了。人人都會羨慕口譯員打扮得光鮮亮麗,忌妒與冷嘲熱諷的話兼有之,但夾在客戶間的壓力還有考驗你臨場的反應與平時訓練,總在那熱鬧過後,你會覺得自己像是高級的免洗筷,那份疏離的感覺會如影隨形,令你無法對工作的場所或是同事產生歸屬感。習慣了腎上腺素分泌的口譯生活,很難會再回去坐朝九晚五的辦公桌推鉛筆,心理層面上與履歷表都會大喊回不去了。

二、心理承受度:若當一名譯者無法接受別人批評,或對自己的作品帶有強烈的主張,念翻譯所、走翻譯這條路那可能會過得很辛苦。活在鄉民都忙著挑骨頭而忘了吃雞蛋的年代,譯者把自己作品放在網路上,總會背上插著幾隻箭。尤其口譯是個高壓力的行業,口譯員臨陣表現不佳被換下來、或是因為那一兩個小失誤就被拿出放大鏡來檢視,這種事情也不是沒發生過。我聽聞過許多人抱著信心滿滿的態度進來翻譯所,畢業後心灰意冷從事跟翻譯一點關係都沒有的工作,也有很多學長姐唸到了碩三、碩四碩五寫不出論文就打退堂鼓索性不念了,這樣投資在研究所兩年的時間對於人生與工作的投資報酬率來說是一種浪費。

三、起薪低、賺不了大錢:我說的「大錢」指的是初入社會、畢業後的月入大概在四萬以上。的確高端的同步口譯的價碼可能一天就有一兩萬,但是這個市場在三年前左右就是人才供過於求的狀態,剩下入門門檻較低的逐步口譯與隨行口譯,因為門檻低,受訓過的口譯員在這邊與一般未經過專業訓練的人鑑別度不高,自然無法拿到高報酬。無論口筆譯,許多譯者都擁有一份正職(教書或是方便請假的工作)兼差熬過這段苦哈哈的日子。

總之,從事文字工作並不是運用英文能力賺大錢的最佳解答。做國外業務拿獎金或是當帶團的導遊可能會對個性外向的人而言比較適合。


想要至少花上兩年的時間唸翻譯研究所成為口筆譯工作者嗎?有一些問題可以先問問自己:

現實面

剛出道的譯者可能收入不豐,稿費報酬欠個一兩個月是很正常的。稿費已經十幾年沒有漲了,大家都以為懂英文就可以當譯者,在一片低薪的哀號聲中,翻譯社給的香蕉只有更迷你更小根,沒有最小根。資深的譯者/口譯員是可以做到七老八十案子排在後面等,但新人要出頭得熬過一段很長的低薪陣痛期。口筆譯講究的是翻譯的實力與資歷,如果在業界闖蕩沒有曾經遇到自嘆弗如、比自己能力還要更強的前輩甚至是後輩,那一定是井底之蛙或是欺騙自己。然而,電話費水電學貸房租的帳單不會因為你這個月收入不好就不用繳了,雖說人窮志不窮,但俗說一文錢逼死英雄好漢,收入不豐的譯者哪個沒有曾經低下頭跟親友調頭寸、到處去找百元提款機的痛苦往事?

所以,貴府的經濟狀況怎樣呢?可以接受這種一開始入行收入不豐的狀態嗎?

。中英文的基本功

「沒有內力,就不能練乾坤大挪移」。翻譯所是個不打高空、講究實戰的研究所。除了中文的底子,還要大量的時間投入練習。如果你去求教在兩岸口譯大賽勝出、通過教育部翻譯檢定或是課堂表現比較好的同學,原因無它,都是花了大量的時間每天固定做練習。「一萬個小時的練習」這種定律幾乎是做這行的金科玉律。

「口譯是一門讓人謙卑的事業」,這世界太大了,如果遇到一兩個雙母語然後又有某方面背景(比方說我們在實習課程曾遇到從小在國外長大的華人建築師回台做口譯、在青春期就跟著父母移居海外的小留學生回來當投資顧問的人材)相形之下,你都會覺得這些人先天的背景就把你後天的努力一筆抹煞了。

所以,你的英文基本功至少有雅思的七分嗎?中文呢?有沒有拿過一兩個文學獎?或是學生時期、最起碼被校刊印出來被刊登的經驗?

你可以保證以後的兩年每天都有時間練習翻譯嗎?

在翻譯所的筆譯訓練每周都有有做不完的功課、要背誦的詩詞與古文,口譯的自主訓練則會花費很大的精神與力氣,如果英文檢定只是勉強通過入學門檻,唸起來會非常地吃力。中文不好更慘,會有同學在講什麼怎麼自己都不知道的窘境。上述所說這都是切身之痛。英文基本實力累積都不是一朝一夕的,所以努力得不到肯定時會更令人傷心。

叨叨絮絮不知不覺就寫了這麼多,我想一個大原則是:「你未來想要做什麼?」

如果真的喜歡英文到無可自拔、享受翻譯,可以笑著享受實力精進的一路上的困難與挑戰,..翻譯所歡迎你!幾年前一個學姊在我進翻譯研究所時跟我說的兩句話,我深覺有道理,照抄恭錄如下:

「練習練習、再練習,加強基本功」

「進了翻譯研究所,你的考驗才剛開始呢!」


共勉之。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